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http://senjumadara.com
搜索
查看: 3133|回复: 31

[限制级] 【柱斑】超度(人鬼情未了)5.6更新/11L

[复制链接]

6

主题

167

帖子

647

金钱

战斗单位-六道

Rank: 4

积分
814
发表于 2016-5-4 17:07: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入坑,控制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开始写起来了。

我爱他们,从颜到身到心。(不小心污了)


Chapter 1
“……大岛先生,我们已经打电话多次与您沟通,您的利息率已经上调,如果,我是说如果,这个月您还不补交贷款的话,我们可能要走法律途径了,您的信用度已经……。”
“不,不……您听我解释,我是真的遇到了那种东西。鬼魂你知道吗?可能是比鬼魂更可怕的东西,厉鬼啊,有一双闪着红光的眼睛,就这么盯着你……这可真是……太可怕了。”
松山柱间无力地用食指松了松皱起的眉头,对方的这个推辞他已经听了不下两个星期,在二十一世纪还如此相信鬼神论的人已不多见,如此相信鬼神论还胡言乱语说那个红眼鬼让他把钱去给亡妻的母亲治病导致没有钱交本月的贷款的人更是少之又少,现在又让他这个被调职到小城市的支行行长碰到,柱间不禁头痛起来。
松山柱间被调职到这个木叶市已经两年了。木叶市虽是城市,在柱间眼里顶多算个小镇。全市人口上上下下不超多十万,超过五千万日元的贷款项目也是基本没有,公路上没有几辆正在奔跑的汽车,即便没通地铁,半小时一个班次的公交也足以撑起这片地方的公共出行。年轻的学生们踩着脚踏车,清脆的车铃惊醒了路边睡觉的野猫。这片土地没有高楼,每户人家都拥有自己的一栋小房子,带上一个小院子,有人养条小狗,有人种些花木。邻里之间的距离不近不远,团聚在一起,形成无数个同心圆。城市三面环山,一面临水,郁郁葱葱的森林完美印证了“木叶”这个名字。森林里只有一条轨道,列车从城市的东边穿过城市中心的闹市区又从西边穿出,惊起一群归雁。过着轻稳的生活步调,柱间几乎快要忘记那些年在首都城市打拼的日子了。
“所以……这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鬼呢?大岛先生您就不要再拿这个理由……”柱间一直是个好脾气的人。他初到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城市就以自己的真诚让自己的部下接纳了自己,小银行的业绩虽没有很大的提高,但也初见进步。至少,他已经能让自己的这家银行融入到这个城市里去了。大岛先生是他们的一个大客户,半年前他成功加盟了一家餐厅,却因为缺乏资金迟迟不能敲定地皮,在朋友的介绍下找到柱间的银行并成功申请了贷款。这个客户摆在以前,柱间定是不重视的,但现在他不得不用各种手段盯紧对方。
“……别再拿红眼鬼这种无理的理由搪塞了。大岛先生,如果三天后您还是用这个理由推辞,那我们法庭上见吧。”柱间有些生气地挂断电话。突然放大的音量在安静的环境下尤为醒目,周围喝下午茶的食客纷纷扭过头。柱间不好意思地清清嗓子,急忙喊服务员结账。

柱间万万没有想到这家咖啡店的店长会出现在自己面前,这位宇智波先生他只有过一面之缘,看柱间的眼神却复杂得让人捉摸不透。
“松山先生,为什么您不愿相信有红眼的鬼魂?”
“……我很抱歉,我不应该在店里大声说话。”
“松山先生,为什么您不愿相信有红眼的鬼魂?”宇智波带土不带任何语气重新问了一遍。
“我……大概是因为我是个无神论者。”
“那您相信自己亲眼看到的东西吗?”
“……”
“亲眼看到的东西,就一定是正确又真实的吗?”带土追问。
“我很抱歉。”
宇智波带土突然凑近柱间的脸,他的脸被造物主分割成两半,一半英俊成熟,一半又如老年人的皮肤褶皱不堪。柱间一直认为他是个传奇的人物,年轻有为又伤痕累累,听说他原本是来这里寻根,却不知为何在此长期定居下来。在松山柱间还在纠结该怎么向这位年轻的店长道歉时,他看到对方的双眼猛然变红,红色的眼球旋转出三个漆黑的玉钩。
“现在,您相信有红眼睛的鬼魂了吗?”


“斑大人,那个负心汉真的会把钱给我母亲去治病吗?”
“这是自然。”宇智波斑懒散地躺在一块巨石上,他的黑发倾泻在他身后,整齐地铺在石头上,深黑的勾边浴衣袖子和同样颜色的手套让他的手腕显得更加雪白。他的右脚趾勾着木屐,整条右腿翘在左腿上,深色的浴衣下露出两条纤长的裸腿。他紧闭着双眼,无声了一会,轻轻说:“你先走吧,我接受你的谢意了。”
一阵衣物摩擦的声音响起后,宇智波斑睁开眼,那个身形娇小的女人已经离开了,留在之前她跪拜的地方上有个小小的青色酒杯。斑知道,酒杯里头定是今天清早采摘来的花露,他拿起酒杯抿了一口——紫荆花和水仙花,紫荆甜味更浓,水仙的香气更胜人一筹。
他眯着眼看了眼夕阳,三两口解决了一杯花露,伸了个懒腰,心想今晚就不去那个男人家中了,这个男人软弱无能,被自己这个恶鬼吓了一下就六神无主开始想用贷款的钱支付丈母娘的医药钱。其实这个男人在外面养了个女人,斑跟踪了不到一日就看出了猫腻。宇智波斑做鬼做的久了,这类负心汉的事情看得早就麻木,可怜刚才那个跪见他的女人还什么都不知道。斑先前察觉此事时,这个女人一天到晚哭哭啼啼,见到自己便哭得更厉害了。他想了想,没告诉她你男人在外偷鸡摸狗的事,默念有时候还是无知更幸福。
宇智波斑是木叶市一个有名的恶鬼,有名到木叶一带的鬼魂们都依附在他身后。斑自己也不知怎么就变成了这里的老大,各色各样的魂魄们不愿升天,叽叽喳喳成天在他耳边吵个不停,就连他悄悄去采花露都会被发现。不同的脸,同一种哭,莫过于因为自己在尘世间还有未能放下的爱人或者仇人。后来,也不知是谁谣传宇智波斑喜爱花露。各类以花露为礼有求于他的人络绎不绝出现在他面前。他发现自己只要稍微帮个忙,准确的说,就是在凡间的人类世界中插一脚,各色小鬼们就会破涕而笑并为自己递上新鲜的花露。有时候尝到满意的味道淡淡夸奖一句,他们便高兴地不行,然后开开心心上路去三途川了。
太阳终于下山,闲来无事的一天终于过去,白日里阳气太重,饶是斑这样的亡灵也会被日光逼得喘不过气来。斑抚平浴衣的褶皱,迈着步子向老地方踱步而去。



——“现在,您相信有红眼睛的鬼魂了吗?”

“……还没到吗。”柱间停来喘了口气,他一直顺着河流而上,算下时间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
那日,宇智波带土的话在柱间的大脑中久久不能消散。事后带土交给柱间一张字条,上头只写了三个字“南贺川”。
“你往上游走,河床会渐渐变浅变平,他就在那里。”
“你也见过那个鬼?”
“……啊,见过几次。”带土的表情看不出恐惧,他红色的眼珠怔怔地看着前方没有焦距。过了好一会,他才对柱间说,“虽然你不一定会见到,但是你,一定要去。”

柱间举着手电筒环望一下四周,此时他已经距离城市中心很远了。南贺川是火之国远近闻名的一条河,流量不大,长度不长,却充满了历史和文明,隐藏在其中的秘密数不胜数,大多数秘密如同一缕尘埃同化在了空气里。木叶整个城市被南贺川贯通,往山涧走去,水流会因为地形变小,被岩石分割成无数条小溪流的南贺川,从上游滚淌下来,从未停止过脚步。
月夜黔清,初春的山夜依旧寒意刺骨。黑夜被手电的光照耀,被惊醒的雅雀们发出婴儿般啼哭的凄叫。现代文明打扰到它们了。
河岸上铺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块,表面被河水冲刷得平整。白日里向天空无限伸展自己枝叶的树林在夜风的吹拂下摇曳树叶。微凉的风吹在柱间的皮肤上,空气安安静静的,之前因为爬山快速跳动的心脏也渐渐被安抚下来。柱间迷迷糊糊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让他莫名的熟悉,在这里,他仿佛十分幸福,在他静静去仔细回想的时候,又感到一种伤感般的怀念。
“噗通——”一块掌心大小的石块从对岸被扔了过来,石块在薄薄的水面上扑腾了两下,没达到自己面前便因为重力被留在了小溪的中央。
“噗通——”
“噗通——”
柱间疑惑地用手电的光照对准河岸。一个人都没有。
松山柱间反射性向身后退了一步,一阵寒意从脚迅速蔓延到大脑。周围依旧很安静,月光将水面染上银色,水面和石块都黑漆漆的,水和岸仿佛融为了一起,进退维谷。
快逃,
快逃,
快逃。
大脑无比清晰地叫嚣着这个声音,他无力地挪动自己的腿,发现自己已经害怕到动弹不得。他想,自己可能就这样到头了吧。这辈子,他因为工作上的意外被调职到这里,也一直被严谨的弟弟嫌弃,还可笑的一点不爱自己的未婚妻……其实,也没有什么可留恋。只是死在这荒野林间让他有些不甘心。他渐渐感到自己的体温开始下降,刺冷的空气灌入他的肺部让他难以呼吸。
“柱间!”
一个少年突然出现在对岸,他眨着漂亮的大眼看着柱间,深邃的双眼皮配上鼓起的巨大卧蚕让他的眼眸更显黑亮。他穿着一件深色的和式便服,浅蓝色的腰带在他的腰间系着一个可爱的蝴蝶结,整个人看起来活泼极了。
“……你认识我?”
“你怎么才来?我等你好久啦!”少年微笑着站在对岸,柱间手中的手电落在地上,声音瞬间被空气吞噬,柱间安安静静看着他。
“你快过来,柱间,你快过来!”
“……过来,为什么要过来。”
“不要怕。”少年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他向柱间伸出手,五个手指洁白如玉:“我这里有幸福,你快过来。”
“哦……那,你等等我。”身体重新充满了力量,他的腿突然变得有力,他要迈过眼前黑暗的小溪走到少年身边。
“你不可以过去!”身后又响起一个青年的声音。柱间转过头,看到一个矮他半个头的长发男人,他桀骜不驯的头发微微翘起,嘴唇呈现水润的粉色,那双漂亮得与那个少年如出一辙的眼睛死死盯着他,就算柱间不认识他也知道他现在的怒气。对方又重复了一遍,“你不准过去!”
柱间好心跟他解释:“可是他说他有幸福。”
青年握紧了拳头:“这世上哪有什么幸福。”
“可是……”
“骗人的,都是骗人的!他在骗你!”他不可控制地大喊。
站在柱间身后的青年突然发疯似的一把抓住柱间的手,拉着他跑向小河的下游。对方的黑发因为奔跑轻轻打在柱间脸上,他吻着他的黑发,好像威风一样,让他一瞬间有要落泪的冲动。柱间觉得自己的身体被前面的人带着越来越轻盈,他渐渐跟上了对方的步伐,他们离开了那片黑漆漆的寂静,他感到自己踏过草地,也踏过水塘,踏过石板、沙漠,接着他的面前出现无数条红色的光线,眼前这个青年的身影被红色渐渐淹没,他先是被剥夺了视觉,而后,自己手上对方的手的触感和温度也渐渐消失了。
心底有什么被骤然撩拨起来,发出振聋发聩的轰响。倦意一下子席卷了柱间的全身,他好像死了一样地睡了过去,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
车再等等...再等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5

帖子

94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29
发表于 2016-5-4 18:44: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两个都是斑爷吧,或者说是斑爷的记忆吧,柱帝是轮回了吗,连姓都改了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66

帖子

26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92
发表于 2016-5-4 19: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个人是小时候见过吗?还是轮回呢,期待下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167

帖子

647

金钱

战斗单位-六道

Rank: 4

积分
814
 楼主| 发表于 2016-5-4 19:07:32 | 显示全部楼层
秋风起 发表于 2016-5-4 17:26
诶开头好喜欢!
小带土可爱xxx
斑爷果然还是心软啊,被小鬼们簇拥着,真好^q^

开车我要斟酌着开,尽量开好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167

帖子

647

金钱

战斗单位-六道

Rank: 4

积分
814
 楼主| 发表于 2016-5-4 19: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abc 发表于 2016-5-4 17:27
先抢沙发,我得说两个可能都不是斑,接下来如果是穿越就有趣了

两个斑斑的身份事后一定揭开谜底~~~
不过本文不是穿越文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3

帖子

21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04
发表于 2016-5-4 21:2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啊,这种人鬼情未了的感觉好忧伤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31

帖子

171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402
发表于 2016-5-4 22: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歡這種設定!!
喜歡喝花露的斑斑好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2

帖子

88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00
发表于 2016-5-5 11:13: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人鬼情未了!有趣,期待后续:lo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11

帖子

213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324
发表于 2016-5-5 13:29: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人鬼情未了什么的,想想就好伤感呐,而且超度,所以最后会是be吗?楼主文笔很好,加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167

帖子

647

金钱

战斗单位-六道

Rank: 4

积分
814
 楼主| 发表于 2016-5-6 17:18:36 |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 2
素色的窗帘被微风撩拨,清晨微冷的空气将玻璃沾染了雾气,屋檐间休息的乌鸦叫声凄冽,黑色的翅膀扑打几下又不知飞去了哪里。日头躲在云霏之后,淡淡白光渐渐把小城照耀得透亮。夜间薄霜还未褪去,马唐和荩草执着地向上长着个头,小野菊沐浴着今日第一滴露珠,静悄悄团聚成两三簇躲在人家矮楼的栅栏内。
松山柱间猛然睁开眼,熟悉的天花板映入眼帘,身下是柔软的床铺,窗外,隔壁主人在家门口向伴侣说着什么,而后与妻子亲切地道别。他大脑空白一片,经历过荒唐的夜晚,他又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仿佛一块大石落入平静的湖面,他只觉有层层涟漪在心中波涌起来。
他回忆起昨晚的每一个细节,骤然记起昨晚那双晶亮的眼睛。柱间轻轻叹气,心烦意乱起来。
思考片刻,他抓起床头的手机,给自己请了病假,他坚定地站起来,将自己身上昨日的衣服换掉。全部稳妥后,他决定再去那条小溪边一探究竟。

天空细雨蒙蒙之时,柱间才到达目的地。出门时天朗气清,他没有检查气象预报,冒冒失失跑来,好在早春之雨堪称温柔,还不至于将他淋得惨烈。
白天再看这条河流,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柱间拿起一块鹅卵石打了个水漂,石头弹跳了三下顺利达到了对岸。
绵绵细雨滋润万物,勃勃生机在微妙地改变,野花新长了一个花苞,樟树新冒了一根嫩芽,树上的鸟巢又迎来了新的小主人。柱间站了一会儿,低头看看手表,正午十二点。
他下意识地又打了几次水漂。石块撞击的声音清脆悦耳,在这片安静的林子里尤为突兀。
他孜孜不倦,在打到不知第几个水漂时,一阵木屐踏地的声音,缓而不慢地从深林一侧传来。脚步声平稳,鹅卵石地于脚着木屐而立并未有任何不妥。
“啧,你还要来送死?”说话的人右手戴着手套,撑着一把黑色的和式油纸伞,左手隐匿在黑色浴衣袖内,黑色的头发蓬乱在脑后,微长的额发遮住一只眼,仅露出一支泛着红光的妖致大眼,复杂的图案镶嵌在内,眼角水光晶莹,却不像是要落泪的样子。柱间从他素白的双足粗略扫过骨骼分明的脚踝,再略过他纤长的身体,险些被他鲜艳的眼睛勾去行动力。
柱间咽了口唾沫,一时间竟不知说什么好。毕竟,对方是个鬼……
“你昨夜被水鬼抓住了魂魄,差点死在这里。这条河对你而言是是非之地,想活命的话就别再来了。”宇智波斑看着他的脸不耐烦地说。
“……什么水鬼?”
“死在水里的女鬼,当时你若是踏入她的陷阱,灵魂就会被她吞噬掉。”
“但是……”我明明当时只看见了你,并未见什么水鬼。
“这雨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了了,我就不送你了。”
“昨晚是你把我送了回去?”
“……嗯。”
“那,也是你恐吓了大岛先生吗?”
大岛?斑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大概猜到了事情的经过,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松山柱间有些犹豫地开口:“所以……你究竟是好鬼还是坏鬼?”
宇智波斑差点笑出声,他半眯着眼,勾起嘴角一脸狰狞。他无法定义自己做的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他是个恶鬼,因此所做之事应该皆为罪恶。
春风拂过他的脸庞,万物生机如星芒般洒落于他的双眸。柱间见他癫狂的样子,暗觉这个鬼灵心中定有万千虹光,是他这个普通人不可触及的。从未见过这般场景,柱间紧张起来,心间却又隐隐跳动起兴奋的心愫,他想与他交好,他意识到,今日或许是就最后的机会,他抓住那根救命稻草,又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我不知道。”
“哈哈。怎,怎么可能……”柱间看着斑渐渐生气的脸,无措地说道。
宇智波斑一语不发抬头看着自己的伞,斟酌了一会儿,像是松了一口气,有意无意地说:“我缺失了大部分记忆,但他们都叫我宇智波斑。”
柱间细细咀嚼这个名字,再开口时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就是那个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宇智波斑?”
“呵,大名鼎鼎?我大概知道宇智波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不用恭维我。”
完了,完了,这个鬼不仅是个大美人,更糟的是他生前仿佛是个无恶不作的大恶人?
“怎么?现在想跑了?”
“没有。”柱间为自己正名,“你看起来没有恶意。”
“不要轻易揣测我。柱间,我只是现在不想杀你。”
柱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他飞快地调动高中历史残留在脑海里的知识,他只隐隐约约记得,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当年联手创建了第一个忍者村木叶,后来宇智波斑又因叛乱被千手柱间杀死。第四次忍者大战宇智波斑复活和木叶决斗,但资料的残缺让这段神话般的历史扑朔迷离,不管专家学者如何挖掘深究,这个秘密也是不可能被完全揭露了。
难道是因为我也叫柱间,所以他要报仇杀死所有叫柱间的男人?
宇智波斑看着他一阵青一阵白的脸,嗤笑一声:“蠢货。”他抬起藏在衣袖中的左手,一把扯下自己敞开的衣领,松松垮垮的衣襟从左边滑落,露出圆滑的左肩,只见紧致的肌肉附着他的左臂,左胸一片灰白,透出死人僵死的气息,隐隐透出一张沉睡的人脸,仔细一看,是柱间的脸。
松山柱间如鲠在喉,不知该说什么好。


斑拉上衣襟,眼神在柱间身上打量了一番。他并没有有关柱间的记忆,因为这张脸,他在松山柱间两年前第一次来到木叶就把他调查了一番,他是个普通人,看不见灵物,兢兢业业在银行工作,根本不会引人注目。
他的记忆是缺失的,他原以为所有人死去便会渐渐忘却生前的一切,但别的鬼魂并不是这样,他们向自己诉说自己的故事,他们也诉说千手柱间是个如何伟大的男人,惩恶扬善,荡气回肠的传奇人生让人赞叹不已,虽没有完整的文献历史,但从零零落落的资料里已经可以如此推断。
很久以前,在他已经忘记自己名字的时候,一个女娃从她自己的遗物中翻出一本书,拿着初代火影千手柱间的岩影照片,跑到自己面前炫耀偶像的生平,那口气就跟真的见识过,绘声绘色地讲述着。宇智波斑没听进多少,只是默默看着照片上的岩雕,想着自己胸口的人脸。
“大人,你的眼睛,偶尔不是会变红吗?你看这里写的,写轮眼,宇智波一族的血继界限,初开眼时会变成带勾玉的红眼球,而后勾玉增加,最终进化为万花筒。”
“美吉你别胡说,写轮眼早就不存在了,恩公他肯定不是……”旁边的男孩叫嚷着。
“跟千手柱间一个年代的宇智波一族,有哪些人拥有万花筒?”没料到他会这么问,面前的两个孩子吓了一跳,美吉战战兢兢又翻了几页书,轻轻读到:“宇智波斑,宇智波泉奈。这里还写着宇智波斑拥有永恒万花筒,而宇智波泉奈早逝。”
“宇智波斑就是后来和千手柱间创建木叶的人吗……”他若有所思地想着,两个孩子狐疑地看看他,知趣地退下了。
翌日深夜他前往图书馆,翻阅不下百本书籍,只求在文字间找到真相。埋身于书库三日后,他终于得到了答案。宇智波泉奈去世时年仅二十四,而自己现在的样貌明显已过而立之年,“宇智波斑”这个名字就是他要寻找的答案。
一个恶人,一个恶鬼,游荡在荒野山林不知过了几百年,无法超度重新成佛转世,也算是世道轮回,善恶有报。

“咳,你干嘛把我的脸刻在你胸口?”
“这是千手柱间的脸。”
“他,他……我……”
“还不赶快滚。”
一阵惊雷,这话像是一下子触动了天上的雷神,原本飘洒的细雨打开了恸哭的阀,泫然间大雨倾盆。风声呼啸,斑的头发扬扬洒洒,带着细雨的风一下吹入油伞内,让他的额发染上朦胧的小水滴。柱间与他两眼相望,小跑过来挤进他的伞内。油伞倾斜几下,从一侧落下积聚的滚大雨珠。斑被吓了一跳,淋湿了半个身体。
斑嗔怒地看着他,柱间微笑着低声说:“这雨可真大。”
“……”
“我这样走回家,可是要费好几个小时呢。”
柱间装模作样望望伞外滂沱的雨:“斑,你不能丢下我。我就是为了找你才来的,难道说你是真想杀我?”话落,他又露出一副悲伤的样子。
宇智波斑看着他嬉皮笑脸的模样,觉得很怀念,好像很久以前也曾这样,有人故意捉弄他,看自己妥协后又满怀笑容跑过来拥抱他。
估摸了一下时间,他心想送佛送上西,撑着伞不管柱间如何改变姿势,驼着背想把自己的身体藏在这把对两人有些小的油伞内,不紧不慢地走向深林。
他何曾想到,松山柱间在路上也会如此喋喋不休。
“斑,你果然是个重情重义的好鬼。你念在我和千手柱间长得如此像,名字也一样,就救了我,还给我撑伞。”
“斑,忘记自己的名字没有关系,你还记得别的事吗?要不要我帮你,我可以帮你去找找宇智波斑的资料,说不定你能记起些什么。”
“倘若我没有来到木叶,你也不会见到我。冥冥之中,这就是天命啊!”
“斑,你快和我说说话,我是真的想帮助你。”
……
他忍无可忍停下来,怒斥道:“我和千手柱间是仇人。”
“不可能。是仇人的话,你又怎么会和他联手建村子呢。啊——虽然你最后是被他杀死了,但是你别难过,我去帮你查真相。”
“你怎么知道我难过?”
“因为,我们是有缘人。”

————————————————
再次TBC!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  

GMT+8, 2019-10-14 18:29 , Processed in 0.253996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