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http://senjumadara.com
搜索
楼主: 阿隐

[限制级] 【柱斑】落地开花(斑失明注意)10.2完结在200楼

  [复制链接]

0

主题

37

帖子

51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88
发表于 2016-6-13 21:4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了!!柱斑之間的互動超甜的,感謝餵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224

帖子

5770

金钱

木叶摩天楼外交部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999
 楼主| 发表于 2016-6-13 21:58:54 | 显示全部楼层
火180 发表于 2016-6-13 21:27
作者大大,斑爷的眼睛最后会好起来吗?

这个卖个关子呀。现在暂时不透露。
嫁ダラは正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03

帖子

263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366
发表于 2016-6-14 11:31: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几个昨天发病的时候没来得及提到的地方 现在想想都特别甜特别好吃…………
  关于斑那个可爱的食物癖好 他喜欢吃甜食这一点真的太可爱了…………………被柱间道破的时候还会不爽hhhhhhhhh 我这个之前吃到甜食就皱眉头的人 掉进坑之后都开始觉得豆皮寿司好吃了…【叛徒喂 】柱间说他口味可爱的时候还把他捞到怀里蹭一下………一言不和就开撩wwww……怎么这么可爱nsxaaxsjxwm…………
  斑吃东西的时候好可爱啊!!!会把头发撩到后面 ,竟然还摘手套【不过眼睛的原因嘛,确实这样比较容易感知】柱间你看着斑的白手能好好烤肉吗…抢肉笑死 マダラらしいのこと
我看那里的时候自动脑补斑斑把烤的香气四溢的肉塞进嘴里腮帮子鼓鼓的 然后理直气壮的说我这边的肉还没熟…………啊…………啊啊啊啊……【这饭吃不下去了掀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224

帖子

5770

金钱

木叶摩天楼外交部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999
 楼主| 发表于 2016-6-14 23:49:19 | 显示全部楼层
纱織 发表于 2016-6-14 11:31
几个昨天发病的时候没来得及提到的地方 现在想想都特别甜特别好吃…………
  关于斑那个可爱的食物癖好 他 ...

喜欢甜食是反差萌啊,我觉得他比较严格,就说了比较中肯的评价,然而被戳破了喜欢什么的又不能反驳……柱间这是纯洁的朋友和兄弟的举动!现在斑还不会觉得哪里不科学……但是之后有了什么就肯定……大家都懂。
我喜欢写他一些小动作,原作里他很多小动作都在卖萌,手套只摘一边,我觉得这样特别色气……因为我这边的没熟所以我拿了你那边的,你自己的肉没保护好不怪我。这样的斑。
嫁ダラは正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5

帖子

14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69
发表于 2016-6-15 02:34: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好棒啊这篇文 清清淡淡的感情从字里行间溢出来简直太赞了( _)
给太太笔芯!顺便求店主的心理阴影面积23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224

帖子

5770

金钱

木叶摩天楼外交部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999
 楼主| 发表于 2016-6-15 21:49:08 | 显示全部楼层
*忙里私会。



5、

村子向北的边界处被陡峭的岩壁环绕,那是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儿时常聚之所,十几年前他们共同的理想于此处萌芽,撞破乱世的废墟中干裂的泥土,缓慢而坚定的伸展着躯干,如今密布的根茎早已牢固的深埋地下,在烈阳风雨之中独木成林。

宇智波斑捏着一片绿叶的茎,拇指抚过表面,脉络的中心有一个圆形的破洞。

岩顶的风大抵是温顺的,千手柱间站在一旁,俯瞰着足下目光所能及的风景,他在笑,话语声跟随落叶,在空中盘旋下坠,又被风吹远。

「我觉得,这好像在做梦一样。」
他说。
「我再找不到别的词汇来形容这有多美好了。」

宇智波斑把那片叶子放到左眼前,透过空洞去看,眼前的光影在小片的遮挡下微妙的明暗。
「这不是假的。」

「是真的。」千手柱间很快的给予肯定,「我想说……我很高兴。」

斑的眼睛微微眯起,他视野的一切宛如湖中倒影,被树顶滴落的朝露惊扰,水波潋滟的支离破碎,那棵理想的巨木隐于绿叶,在那一小块空隙中定格,近在咫尺。
然后他闭上了眼。

「……木叶隐村。」

他喃喃的念,看到的是薄睑在阳光下温暖的颜色,印象中绿林和南贺川,岸边灰白的碎石石子划过河面起伏的线,切磋对决时惊起小憩的飞鸟,千手柱间扬起的手臂,他怀里紧拥着高举起的梦境——是这片土地所有的往昔,他都还记得。
由他所命名的战火中的静水,忍者们起点的和平。

「梦境终会成为现实,没有什么做不到的。」斑缓缓地睁开眼帘,「我会守护好它。」

千手柱间看到斑笑了,那轻若点水的弧度几乎是细腻的,耀眼的日光抚过白净的侧脸,流淌过肌肤的每一处细节,静寂的近乎柔和。

「斑。」他出声唤道。

「嗯?」

柱间停顿了一下,而后清晰的问道,「就任火影一事你考虑了吗?」

「什么?」宇智波斑放下了捏着叶片的手,偏过头看他。
「原来你是认真的么。」他少见的流露出些许困窘,「我以为你肯定是开玩笑,没当真。」

「当然是认真的。」柱间说,「我认为你合适当火影,即便是现在双眼的状态不好,可你依旧是你,是宇智波族长,和我一起创立了木叶的宇智波斑,这没有任何改变。」
他陈述着对未来的憧憬,每一个平稳的吐字都包含着几乎满溢而出的热切,「我希望由你来引导大家。」

「那个时候作为村子的象征,我打算在脚下的岩壁上雕上你的脸,已经联系好了工匠。」他接着说,「不过……你的表情太凶了,需要稍微修改一下。」

「等等,」斑忍不住开口,「这可不是我的风格。」

「和你怎么想的无关。」柱间笑着,神情颇有些恶作剧得逞的愉快,「你只要尽情的害羞便是了。」

宇智波斑似乎欲言又止,然后他别开了脸,还是选择了沉默。

指腹摩擦着短茎,那片绿叶被他捏在手里转了转,他侧身面向柱间,递上了拿着叶子的手。
千手柱间疑惑的去接,破洞的树叶被稳稳的按在了他的掌心。

「我拒绝。」斑平静的说。

「等等,斑——」

斑打断了他,「一村之长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投入批阅的工作上,如你所说,我还是我,然而眼睛的影响无论如何都无法避免,身为宇智波的族长我很清楚这些。」他稍作停顿,声音缓和了一些,「我知道许多人都信任着你,我也一样。」

千手柱间小心的握住了那片叶子,低眼看向自己的手,「如果只是阅读的工作,那总会有办法,不止是你的部下,就算是我也可以帮你念下去。」他说着再次抬起视线,四目相对,深刻沉静的注视着。

「我也相信你。」

高耸壮丽的巅峰,人们赞颂千手柱间,誉他为忍者的神明。
滋润了大地荒芜的清泉,扬走了尘埃和灰烬的凉风,给予了太平之树安稳和养分的日照本身——目盲也无法阻隔,这一切就似他看他的目光那般,流光倾泻,夺目的粒子在空气中跳动,明亮又和煦。

他们迎来了又一次短暂的沉默。

「好吧。」斑还是开了口。
「不过,要等到我的眼睛治好再上任。」

「斑……」

「你会治好我的。」斑说着,本该上扬的尾音稳稳的落了下去,「不是么?」

跃过河面的石子发出咚的一声,在心底下沉着浮起一串串清澈的气泡,摇晃着,膨胀之后破碎。
千手柱间愣了愣。

「我知道。」
然后他沉下了声,「我一定会的。」



例行的会议后,千手柱间在走廊里找到了斑。
他稍贴近了点,问,「你眼睛还好吗?」

宇智波斑没停下脚步,「今天很好。」

他们之间时常弥漫起的气氛比起沉默,更接近于宁静,两人缓步走出了楼道,不同于以往会在此时洒下的明媚,这季节总是喜怒无常的,这会的云层稍积了起来,白日里还算刺眼的天色,午后就这么不管不顾的沉了下去。
微凉的风擦过手臂裸露的皮肤,钻入袖管,渗透进平稳的体温。

斑忽然停下了步子,抬眼看了看。
「好久没活动一下了。」他抬起小臂,伸开裹着手套的五指,唇角一扬,笑了。

「陪我练一练吧,柱间。」

被叫到的人没答话,他盯着斑的脸瞧,试图在上面搜索到一些没有藏好的情绪,不过这一次他失败了,那上面什么都没有。


两人选了村子外围的一处空地。

「我先说好,即使今天状态好,你也不能用写轮眼。」柱间的语气听起来难得有些严肃,「尤其是万花筒,它不该因为一次切磋而消耗。」

宇智波斑低头把手套往上拽了拽,活动了一下手腕,「好。」

攻击在下一刻开始了。
和战场上每一次的交锋一样,宇智波斑打起来的样子一向是轻挑流畅,好似事先编排好的舞步,千手柱间比任何人都清楚,那看起来漫不经心的一次挥击,究竟有多大摧石断树的力量。
什么顾虑什么克制都会随着逐渐升高的体温烟消云散,用不上几次碰撞,他们便会彻底的投入其中。

粗壮挺拔的木遁拔地生长,一截一截的连成密林,展开的枝条如同巨人怪异的手臂,自八方追击,皆被斑所躲过,他的动作灵敏异常,即便是稍加诱导也毫无成效。

双目几近失明后,度过了起初那段不适应的时期,宇智波斑对收敛或是不使用瞳力的战斗有了一定的摸索。千手柱间想,他除了视力之外的感官似乎上升到了恐怖的阶段,尤其是作为战士的直觉,他甚至会短暂的闭上双眼,从而扩大其余体感对周遭信息的接收,以达到一个最为敏锐的状态。

宇智波斑跃过枝干的间隙,他的手从后腰摸出,两指夹着一个卷轴,轻轻一抖,摊开的卷章中骤然腾起一阵白烟,他稳地握住唤来的团扇,划破的气流作无形的刃,切割冲散,袭来的木藤在断碎时发出崩裂的声响,树叶飞舞成粉末,那阵风剧烈的打着旋,愈吹愈凶,斑后撤了一段距离,抬起双手。

火苗从他轻呼而出的气息中引燃,片霎之间吹成一片烧灼的飓风。

犹如末日之时龟裂的大地奔涌的岩浆,上天降下火海,神明在暴怒。
那些巨大的火龙扭曲着舞动着,划破地面向对手压去,树枝和火焰交错着爆裂开来,视野因过热而模糊不清。
千手柱间看到宇智波斑站在这一切的尽头,他的双眼睛翻涌着和火一样的颜色,扬起的长发和火一样热烈。

纯粹而绚丽。
他仿佛整个人都是那般耀眼的燃烧着。



待续。

**
斑失去了视力,同时也有收获。
建设初期的他有着宇智波的立场,但对守护木叶的投入也是真心的。


下更感情线应该会有进展。
嫁ダラは正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4

帖子

59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03
发表于 2016-6-15 23:26: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太太高产的飞起!!!这章好浪漫!!:lol:lol:lol!!打斗的场景真的是细节到特别方便读者脑补啊!画面感很强烈!分分钟美哭!太太超厉害!:$:$:$更期待下章两人打架的结果了!斑斑太美了!打架每次都是这么华丽美丽!!不愧是战场玫瑰啊!这俩打架都跟在秀恩爱一样!真的是/////啧啧!但是就乐意看这样的!斑斑快用你的大扇子抽我!!!!(不)太太加油!!!我先痴汉一阵的!!!(对着斑斑hshshshshshshshshshshsprprprprprprprprprprpr)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1 收起 理由
阿隐 + 1 他打起来一直很美的。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03

帖子

263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366
发表于 2016-6-15 23:47: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阿隐说这章是过渡,下一章才要进入正题 可这章吃得我非常满足,淡糖 看的时候好像陷在晒过的被子里一样满足………….刚才疯叫了半天忘了痴汉斑斑战斗的英姿………太美了啊 不使用视力的时候他不仅不会力不从心,还很快找到了其他的突破口。整个人显得比平时杀气更重 更锐利,更敏感 。感觉是一个精神高度集中 高度压榨自己的状态【听着有点心疼】这个状态下的斑更加易燃易爆,但是也燃烧得更漂亮,豪火旋风美得真是没谁了。宇智波斑这个人俨然就是火的化身纯粹又热烈,从灵魂发着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05

帖子

106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211
发表于 2016-6-16 00:56: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嗷嗷嗷好棒!敲碗等更新^p^
说起来我怎么一直都没看到小姑出场……(一直看他拆cp,没有居然感到不习惯了233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224

帖子

5770

金钱

木叶摩天楼外交部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999
 楼主| 发表于 2016-6-17 20:56:31 | 显示全部楼层
6、

这样的宇智波斑确实是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过了,千手柱间甚至无暇去抱怨对方到底还是使用了三勾玉,他知道那只是下意识的,眼瞳为高昂的情绪开启的一道无归的门扉。
投身于战斗之中的宇智波斑的一切看起来无比的生动,他挥动团扇时手腕划开优雅的弧线,那一刻的笑容总是肆意又狂放的,他立于在焚烧殆尽的灰烬中央,如创世之初不熄的炎,在所到之处绽出一地凄艳的红。
那身影让千手柱间太过于熟悉了。

烧毁的木遁后方涌出更多粗壮的树枝,须臾之间就要遮天蔽日,斑跃起身子避开缠绕着飓风向他袭来的那条木龙,落下时与柱间一步之遥的擦过,他握紧扇子横向劈过,跳开几步,定住神,发现气息渐弱的那个并非本体。

木遁分身化作枯木腐朽碎裂,宇智波斑的眼球快速的游移着,最终看向了上方,周遭的地面钻出了数根扭曲的枝条,束上手腕和脚踝,疯长着紧紧的勒住他试图撤离的身子。

千手柱间落在斑的身前,他看到对方眼里的黑色勾玉正旋转着,他已经有太久没见过这双眼睛这般神采的模样了,那里面翻滚交织的情绪在这样的距离下清晰可见。他不由呼吸一顿,几乎是着迷的、舍不得将目光移开半点。

两人周身凭空的浮现出须佐能乎湛蓝的骨骼,束缚的木遁顿时爆开裂纹,些许木屑掉落在地,柱间没有迟疑,他一把抓过对方拿着扇子的右手死死的钳住,另一手按在了他的双目上。

「斑。」
他尽可能的把迫切的语气放缓,「把眼睛闭上。」

他又将身体贴近了几分,发现对方不知是有意挣动还是因为什么其他的理由微微颤抖着,柱间的掌心覆盖着眼睑,感觉到柔软的睫毛紧贴着皮肤随着抖动而擦过。下一刻须佐能乎更加剧烈的燃烧,火光升腾,他忽然觉得自己的手心也被灼到了,烫的发疼。
不过他很清楚,那只是体温升高而造成的错觉。

身前的人没说话,一时间竟也没有做出其他的动作,他正在克制的身躯显得僵硬,紧接着施力挣开胳膊上的束缚,两指并拢竖于唇边。
千手柱间条件反射的将斑的头掰向了一边。

几粒火星子刚烧起来就暗了下去,柱间的视线扫过自己的手背,停留在对方因不适而抿起的薄唇上。
他莫名的想再看一看那对写轮眼了。

热浪将空气烧的稀薄,战斗中所有的放纵和执念被揉成了一团,乱七八糟的,从内部挤压着激烈鼓动的胸腔。宇智波斑微张开嘴,他抽了一口气,似乎想要说什么。

然后千手柱间鬼使神差的咬住了那干燥的唇。
他在上面狠狠地撕咬了一阵还未过瘾,单手下压强迫斑扬起脸,舌尖粗鲁的顶撞着齿冠,从微启的缝隙中一口气钻了进去。
就如同要在对方的身上补充缺少的氧气那般,柱间吻得热烈而狂躁,两片湿滑的软肉紧贴着,互相摩擦起火的越发滚烫。宇智波斑僵在原地,被推来挤去的舌头不知如何躲闪。于是千手柱间衔住了那处往外拉扯,整个含上去吮出黏糊刺耳的响声,他感觉得到斑的眼睑正止不住的发颤,两人的唾液火热的混合,在纠缠不休的唇齿间翻搅着淌过下巴。
这没能维持多久,宇智波斑僵在半空的手很快的反应过来,他猛地掐住了千手柱间的肩膀,对着嘴里那条放肆的舌头狠咬下去,险些撕下半块肉来。

「嘶。」
千手柱间被推开了,他皱起眉,嘴里蔓开一股铁腥味。

幽蓝色胸骨的空间内一时间满是两个男人粗重的喘息。斑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柱间,眼底燃着的什么东西几乎就要让虹膜上的纹路进一步的发生变化。
须佐能乎的骨架昂起身躯,似在咆哮,柱间这时回过神来,他看到对方干脆利落的挣开了木遁的钳制,急着想要说点什么,却被团扇挥出的风吹的眯起了双眼。

宇智波斑用拇指抹去嘴角的黏滑的口水和血沫,收起忍术,不发一语的转身离去。

千手柱间站在原地,抬手抵住了丝丝抽痛的额头,想要留住对方的话语在嘴边拼凑了一阵,最终还是咽了下去。




第二天木叶下起了雨。

宇智波斑敲开了千手族长办公室的门,将怀中的一份报告推到桌上,他根据之前的要求简单的说明了一下这周进行的工作。
那口吻平静无澜,没有掺杂半点该有的心绪。

千手柱间凝神倾听,又从抽屉里翻出一页整理好的文件,并未将其交出,而是节选了所需的情报,口头上传达。
他念着,目光顺着手中的纸张,缓缓的落到宇智波族长的双手上。

斑没有带伞。

实际上身前的人的确淋的差不多透了,低垂的发丝正在淌水,透明的雨珠汇聚在尖端,一滴一滴的,跌落的无声无息。
阴雨天总是灰蒙蒙的,纵使在室内,烦闷的潮气也一样会从缝隙钻入,渗透视野,被浸湿的宇智波斑的皮肤更显苍白,血色浅淡,看上去都是冰凉的。

做了大致的总结,两族之间近日的资料交换就算结束了。
那些都是太过琐碎无味的,没有多少交流和探讨,斑伸手索要有具体记述的那张纸,柱间还是没给他,「我有伞。」

「嗯。」

「你等我一会,处理完剩下这些,我们一起回去吧。」

「你有多余的?」

「就一把。」

斑把手收了回去,「两个大男人挤一把伞,」他笑着道,「无聊又悲哀。」

「你都湿透了,这样下去会感冒的。」千手柱间把文件折起收到了自己的衣内,面露担忧。

宇智波斑没回话。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斑没多停留,转身就要走。
柱间赶忙把人叫住,他反射性的站起身,一手扶着桌面,另一手本想抓住对方的衣袖,却连边都没擦到,就那么僵在了半空。

「治疗的药剂我有了一些进展。」他忽然说道,「去我家里一趟吧。」

宇智波斑依旧侧着身,「我去你那等。」他说完又拧起了眉,沉思片刻,神色松了一分,「算了,你继续。」

他抱着双臂依靠在门边,头微低,一言不发的等待。
千手柱间见人无意再离去,便坐回原位,他整理了一下桌上零散的文件和卷轴,静下心埋头翻阅起来。

这是他们在那之后第一次进行对话,千手柱间不能否认,他的心底或多或少有那么一些紧张,又或者是期待,并非饱含歉意的,而是酸涩和蜜意交杂,轻轻地、甚至是温顺地牵扯着他。
他没有放任自己去理清思绪,即使那看起来就是一团纠结的线,然寻不到两端,用力的撕扯之后,说不定最终只是一个重归起点的圆环

他们已经拥有了许多个年头,从相遇到诀别到再聚,说长也把战乱年代的平均年龄走过了一多半,说短也只是白驹过隙流年荏苒,他一度认为他们回到了儿时,把散落了一水的碎片拾起后拼回去,却发现自己有些记不清它原本该有的样子了。
像潮水退去,留下了一岸细润剔透的白色砂砾。

千手柱间放下笔,把文件拢成一叠后抬起头看对面的人,宇智波斑依旧站在门口没动,长发被雨水坠的不似往常那般乱翘,丝丝缕缕的帖服在脸颊上,露出了完整的面容。

他们的头发都留长了,发尖从头延到腰,更多道不清的东西被斑掩藏了起来,他给它们加上铁锁,盛在密封的器皿中,再抹去遗留的痕迹,仿佛那些都是恍惚之间的错觉。

这一切太过于平静了,就连自己胸膛内的那颗脏器此时此刻也维持着恒定的节奏,它跳动着,似乎二十多年以来从未这般的理所当然,这般的清晰活跃的跳动着。

柱间拿过倚在桌边的伞,起身过去,「走吧。」


到了楼道的入口处他停下脚步去撑伞,斑径直的走了出去,这会的雨已经下的很大了,宇智波一身墨色的衣服被淋的更加暗沉,连袖口和衣摆都凝起水珠。
他好像就要这么化在这雨幕烟煴中了,漫天成帘的雨水,无比亲密的打在身上,淌过掌心,又从指缝里滑了出去。

千手柱间快走了几步,他想要用伞去遮这位莽撞的同行人,斑明显不太愿意。
「住手。」斑出声制止他贴上来。

尝试不成,柱间也只得收回了手。

「好吧。」他把伞合上,并不气恼,反而笑了出来,「那我也不用了。」




待续。


**
暴风雨前的雷鸣?
嫁ダラは正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  

GMT+8, 2019-1-23 08:56 , Processed in 2.375951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