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http://senjumadara.com
搜索
查看: 5467|回复: 122

[限制级] 【柱斑】时间与树(2/16一发完结 | AU甜饼)

  [复制链接]

6

主题

72

帖子

627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699
发表于 2017-2-16 20:25: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时间与树


门前的铜铃在摇曳的风中传来清脆的响动,柱间从老旧的楠木账桌后抬起头,看见一个男人掀开了厚重的织布帷幕,弓着身子穿过了那道低矮的木门,正午的阳光照在男人深色的马靴上,柱间发现他的鞋面上有一些积尘,但对方似乎并不以为然。
“你好,有空房吗。”
柱间坐在账桌后面扶了扶眼镜,他并不近视,但总是带着平光的玻璃镜片,复古的古铜色镜架让他看起来并不太像一个纯粹的贩夫走卒,更像是大隐于市的学者或者政客。

“单人间没有了,标间可以吗?”
男人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盯着他看了半晌,然后才恍然大悟般的说了声可以,掏出钱包来,将身份证和押金递给他。柱间这才注意到对方的行李很少,少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漓海是西南的边陲小镇,茶马古道的必经之路,每天出入民宿的客人不少,往来的多是游人和附近的茶商,但面前的男人显然不属于这两者中的任何一类。柱间饶有兴趣的打量起面前的这位生客,对方穿着短打的英伦马甲和白色衬衫,粗布的牛仔裤末端蹬着高筒的马靴,配上头上的牛仔帽让他看起来像是美洲西部穿越而来的掘金人。

身份证上印着男人的名字,宇智波斑,刻板的姓氏后带着一点钟灵的隽秀,出乎意料的很符合面前这个人的人设。
柱间很快的为他办好了入住手续,将房间钥匙和证件递给对方,斑伸出手接了过去,轻声说了一句谢谢。顺着对方一截白皙的手腕看上去,正对上那一双好看的眉眼,柱间注意到对方似乎若有若无的朝着自己勾了勾嘴角,牵动着眼睛下方浅浅的卧蚕一起形成了一道小小的深洼。柱间礼貌性的对眼前的客人报以微笑,对方深深的望了他一眼,提着自己的东西走了。

那人走后柱间不由得回味起对方临走前那如有似无的一撇,说不出来是为什么,总觉得别有深意。


到了凌晨时分,寂寥的小城还未迎来新一天的晨曦,柱间趴在账本面前打了个哈欠,正昏昏欲睡的时候,冷不丁的被面前的电话铃声吵醒了。
—— 叮铃铃
铃声在寂静的黑夜里显得有些刺耳,柱间揉着眼睛拎起话筒,说了声您好。
电话那头的声音淡淡的,柱间能分辨出声音的主人来自下午那位新来的住客,据说是房里的空调坏了,请他帮忙看一下。
柱间应了一句马上就来,提着一整串钥匙就上楼去了。

站在房门口对着一大把钥匙一个个的找房间号,还没等他找到,门就从里面被打开了。
客人面色不善的站在房间里,蹙着眉头,抱着手臂一言不发。不等自己说明来意,对方就让出位置请他进去。
柱间拿遥控器试了一下,又查看了电源开关,空调始终没能成功启动,也查不出是什么原因。
"这怎么办?"
柱间回头抱以抱歉的表情:"真的十分对不起,空调可能是坏了。您看我给您换一间房间?或者加条毛毯。"
听见他的回答,男人的表情更加不悦了,一脸说不出味道的怪异。
"给我拿一条毛毯吧,麻烦了。"
"是我们服务不周到,非常抱歉。"
男人看着他不说话,柱间见他脸色越来越冷,都快结上霜了,赶紧识趣的溜了。

等他扛着厚重的毛毯再次上楼,斑已经靠在门边等他了。
接过东西,也没等柱间开口,对方二话没说,转身砰地一声将门合上了。
知道碰了个钉子,柱间也不恼,悠哉悠哉的下楼,给自己煮了壶热茶,在等待茶水烧开的3分钟时间里,柱间心中不禁嘀咕着,这个客人脾气真不小啊。

这位难搞的客人不知不觉在客栈里住了小半个月,每天进进出出,从生客变成了熟客。柱间渐渐摸透了他的作息,经常是睡到下午才出门,到半夜里他昏昏欲睡的时候才带着一身寒意风尘仆仆的回来。
漓海镇很小,就是每个犄角旮旯都摸透了也用不了3天,这个客人一住就是十天半个月,也不知道他是来这里做什么的。尽管心里始终犯着嘀咕,但柱间一次都没有开口问过,客人的私事,不是他一个坐大堂的可以过问的。

这天天刚黑,客人就回来了。柱间还好奇今天怎么这么早,那人经过前台的时候眼睛斜都不斜一下,余光缺若有似无的朝他这里飘,柱间抬起眼瞅着他,一看吓了一跳。客人的小腿被划破了一道老长的口子,伤口上的血迹已经凝结在一起,剩下一道血疙瘩横亘在皮肤上,看起来甚是吓人。
"你受伤了。"
斑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腿,低声说了句没事。
柱间这才发现他的嘴唇白的不正常,不由分说的将他拉到座位上,低头去翻找药箱。
"怎么弄的?"
"哦……被林子里的树杈划的。"
好不容易翻到一瓶双氧水,柱间又转头去另一个柜子里翻纱布,找到以后蹲下来检查了一下他的小腿:"伤口有点深,要消毒。"
男人似乎觉得他有些过于大惊小怪了:"我用清水洗过,都不流血了。"
柱间置若罔闻,扯过他光裸的小腿搭在自己的膝盖上,将浸了双氧水的纱布轻轻的覆在上面:"会有点疼,忍一下。"
斑由着他摆弄,难得的听话。

空气里很安静,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柱间手脚麻利的在纱布上打了一个绳结,放下剪刀:"应该没问题了,明天你再过来我给你换药。"
斑忍着笑意看着自己小腿上的一排蝴蝶结,昂着下巴问他:"手法很专业。"
柱间背过身去收拾东西:"我是学医的,以前。"
"从医的来开客栈?"
"这家店不是我的,帮朋友照看而已。"
斑哦了一声,低声说道:"真是个不错的职业。"
柱间像是没听清:"什么?"
"没什么"说着斑已经利落的放下裤管,站了起来:"谢谢。"
"小事而已。"
柱间目送他上楼,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忍不住叫住他:"等一下。"
"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看到对方回过头的眼神里,竟然藏着一抹欣喜,还有一些期待。
"记得不要让伤口沾水。"
"这个我知道。"说完,斑有头也不回的走了。

第二天换药的时候,斑问柱间沈氏祠堂怎么走。
"别动。"柱间按住他,低下头专心致志的替他揭纱布,纱布连着一块凝固的血痂,扯开的时候斑皱着眉头嘶了一声,估计是感觉到疼了
"疼吗?"
斑倒抽着凉气言不由衷的说:"还好。"
柱间抿着嘴笑了,说你就逞强吧,但是手下的动作还是不由得放轻了。
"你要去沈氏祠堂?"上双氧水的时候,聊起别的分散他的注意力。
"恩……哎疼疼疼……"
柱间手脚麻利的给他敷好:"祠堂在镇子西门附近的一个巷子里,就是那边年久失修,已经很破落了,也没什么人去。"
斑颠了颠手里的相机:"工作需要。"
"你是摄影师?"
斑点了点头,似乎并不想多提自己的事,主动岔开了话题:"那边怎么走?"
"不远的,找到北门,沿着江边一直走,走到尽头再向南边拐100米,看到一条深巷以后直走200米再向西走50米,看到一个渡口坐船去漓海西门,到了西门再……"
"等等……你等等……"斑被他绕的晕头转向,掏出纸笔给他:"写下来,写下来。"
柱间咋舌,恍然大悟的样子:"你路痴啊?"
斑满头黑线的说你想多了。

斑志得意满的带着柱间写满了批注的地图出发了。
结果一直到半夜还没回来。

例行检查完客栈的电源门窗,柱间回到座位上的时候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已经超过12点了。
所有住客都回来了,只除了那个下午出门前拍着胸脯保证自己一定能找到路的人……
当——当——当——
挂钟的敲击声回荡在寂静的黑夜里。
柱间低声叹了一口气,合上了前台的电闸,在客栈门前挂上满房的吊牌,自己拿了外套和手电筒,出门去了。

夜里小镇零落的几盏路灯起不到什么作用,柱间打着手电一路走一路找,差不多绕了小半个漓海,最后才在北门附近的渡口边上找到人。
看见柱间出现在眼前,斑还是懵的。
"你怎么来了?"
柱间心想我不来你今天就要在外面过夜了,好在嘴上却没有说出口,只是一把握住那人的袖管:"走吧,带你回去。"
不经意间触及到对方冰冰凉的手指,柱间想也没想就一把抓住,塞进自己的温热的掌心里捂着,却没想到被人直接甩开了。
"放开!"斑看起来有些抗拒,神态也很不自然。
柱间好脾气的将手电筒递给他:"我在前面走,你跟着我。"

走了几步,身后的人就不走了。
"怎么停了?"天寒地冻的,谁都不想在外面吹风。
"我没有迷路,我就是想一个人呆着。"
柱间都被他逗乐了,心说你没迷路在渡口瞎晃悠抓瞎嘛?这人以前总是那么晚回来,不会每天都是这样在外面溜达到大半夜找不到回去的路吧?
见柱间憋着笑的表情,斑更生气了:"说了没有就是没有!"
"好好好,先回去行不行?"柱间觉得自己真的和哄孩子一样了。
谁想面前的人还是不依不饶的:"你干嘛来找我?"
能干嘛?知道你找不着路了怕你在外头过夜啊!
"大概是想你了吧。"
"大概?"斑歪着头。
"恩,走吧走吧。"柱间冲他摆摆手,这一回斑总算是跟了上来。

回到客栈,斑一言不发的上楼,重重的甩上门,从头到尾连句谢谢都没说。
柱间摸着头,心想难道我去找他还找错了?
客人的脾气看来是真的很大啊,一看就是以前被宠坏了。

第二天斑窝在房间里到下午都没有出来,柱间盯着他紧闭的房门老半天,纠结着要不要去敲门。结果天快黑的时候斑自己走下来了,柱间赶忙叫住他:"你的腿让我看看。"
划伤的那么严重,昨天就不应该出门的,谁想到他还搞到那么晚。
斑像是还在生气,看都不看他一眼,自顾自的走了。
柱间呆在原地想了半天,思考着自己到底是哪儿得罪他了。想了一会儿索性看开了,毕竟他早就应该习惯对方的坏脾气的,从前是,现在也是。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mJTRa 禁闻视频 t.cn/RJAQKcb 在我短短的一生里,百年一遇的洪水见过10次,500年一遇的海啸见过2次,千年一遇的地震见过2次,唯独五年一遇的全民大选一次还没遇见过。  发表于 2019-7-4 20:5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72

帖子

627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699
 楼主| 发表于 2017-2-16 20:38:47 | 显示全部楼层
漓海的人口不多,原驻居民就更加少了。
柱间2年前刚来这里的时候还没那么多的游客,后来当地的酒吧街兴起,越来越多的文艺青年和寂寞男女涌向这座小镇,与旅游业一同兴起的,还有漓海艳遇之都的美名。

斑走到酒吧门口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他进去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叫了羊角面包和三明治,一边吃一边听吧台边的驻唱歌手弹吉他。
睡了一个白天,也是饿的狠了,等到面包和三明治下肚,才略生出点喝杯酒的意趣来。可还没等他招手,侍者就端着盛放着鸡尾酒的托盘朝他走过来了。
"这不是我点的。"
斑看着面前的长岛冰茶很无语,这种烈酒根本不是他的菜。
"是那边的那位先生送的。"服务生笑眯眯的替他引见,坐在他斜对面吧台上的一个陌生男人冲他摆摆手,笑容不可说不轻佻。

斑面无表情的叉起最后一只羊角包放进嘴里,当着男人的面毫无形象的干嚼着。
男人的目光游离在他的身上,透着赤裸裸的,想要将他扒光的欲望。斑想着这人现在说不定已经在意淫自己接下来在床上的表现了。
"我叫Jim,你呢?"
声色场所里的男人似乎就只有这几个名字,这个叫Jim,也许下一个就叫Mike或者Jake,总逃不出这几种。
斑拿起餐巾擦嘴,擦完了就随手丢在桌子上:"Madara。"
"真是个不错的名字!"男人舔了舔嘴唇,故意凑的很凑近了说:"小蝴蝶。"
这个称呼让斑背后一阵恶寒,他发誓自己真的很想一拳打爆对方的狗头,让这张讨人厌的脸现在就从自己眼面前消失。但是很奇怪的,他却没有这样做,甚至暧昧的冲对方笑了一下,这笑落在对方的眼里,无疑和勾引没两样了。
"你很好……"
男人说着就得寸进尺的握住了斑的手背:"很年轻,很漂亮。"
男人的用词在斑看来无疑是在找打,特别是被握住的那一瞬间他背后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抗拒,被摸过的每一寸地方都极其不自在,狠不得当下就把手缩回来。

正在认真思考着是要先甩开手还是直接暴捶一顿,男人的背后就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先生,可以 请你把手放开了吗?"
斑抬起头,嘴里的鸡尾酒差点一口喷出来。
男人显然没想到会有人着么不识好歹,满脸写着好事被打搅的不耐烦:"你是谁?"
柱间笑着,眼神却直勾勾地盯着两个人交叠在一起的手:"抱歉忘了说,我是他男朋友。"

夜里风凉,斑一个人飞快的走在前面,柱间不紧不慢的跟着,也不说话,前面的人去哪他就去哪。
就这么一前一后诡异的绕了漓海走了半圈,在路过一个深巷的时候斑冷不丁的转过头,怒气冲冲的冲身后的人喊道:"你跟着我干什么?"
"怕你再迷路了。"
"当我是三岁小孩吗!你到底想做什么你说啊!一直耍着我好玩吗?有意思吗?"
柱间沉默了片刻,一把将他推进了巷道里,夜声人静,几乎能听到彼此说话的回音。柱间将他抵在墙上,膝盖强行挤进他的两腿之间:"你什么时候连那种货色都看得上了?就这么想挨操?"
斑恶狠狠的瞪着他,眼睛红红的:"是啊!我找了一年多就是为了你等你这顿操!"
柱间盯着他,那眼神看得斑心里发毛,斑看见他凑的越来越近,附在自己耳边温柔的说着:"乖,现在就给你。"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一阵胡天野地的厮混完,斑失神的靠在墙上,全靠柱间撑着才不至于滑落下去。
晚风太凉,他拥着柱间的衬衫不自觉的打了个喷嚏。柱间搂着他,小声在他耳边说着抱歉。
"回去吗?"
斑吸了吸冻的通红的鼻子,声音嗡嗡的:"再等等……"
"要感冒的。"
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呼出的气体在空气中化作了白雾:"你说,你怎么不再装的久一点。"
柱间苦笑了一下:"我也想啊,可惜忍不住。"
斑不以为然的拿眼睛斜他:"你也会忍不住。"
"是啊,碰到你的事就会这样。"
斑不回答,站在原地发了会儿呆,沉默着把衣服一件件穿好,站起来,走了。

回到住的地方,柱间直接跟着斑进了房间,斑没有拦他,任由对方剥光他的衣服,两个人双双倒在床上。
柱间扶着自己又硬起来的东西想要进来的时候,他拦住他,怔怔的问:"你是谁?"
柱间摸着他的脸,眼神和从前一样温柔:"我是千手柱间。"
斑笑了一下,主动送上自己的嘴唇。
这样就够了,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

晚上两个人躺在一起,斑靠着柱间的肩膀假寐,做完以后虽然累,神志却异常清醒,现在更是一点睡意也无。
柱间用手指绕起他额前的碎发,一圈一圈的绕着玩:"什么时候回去?"他知道他早买好了回程的票。
"谁说我要回去了……"
柱间在他耳边轻笑了下:"别赌气了,票都买好了就回去吧。"想了想又补了句:"我过段时间就回去。"
斑一骨碌坐了起来,露出一截光裸的肩膀:"谁管你回不回去了!"说完还觉得不够:"你就是不回去我也不会再来找你了!"

明明在一起那么久,柱间都是纵容他的,无论他闹出再大的动静,离家出走还是砸东西,柱间都毫无条件的宠着他,惯着他的坏脾气。
直到有一天柱间拉着他的手对他说,他觉得很累,如果斑下一次再不辞而别,他也许真的会放弃。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神情疲累,不可谓不语重心长。
但是斑却似乎是毫无意识的,他只想着自己还在生气呢!柱间朝他说这些是干什么呢!想分手吗?好啊以为他会怕吗?!

紧接着他们爆发了在一起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争吵,柱间脸色森然的叫斑不由的生出惧怕来,但他是管不了那许多的,顺着自己的脾气收拾东西走了,带上了他的相机,去到一个陌生的国度完成他之前还来不及完成的采风。
可是等他回到家的时候,柱间却不在了,他的衣物,鞋子,背包和行李箱,一切一切和他有关的东西全部都不在了。斑太阳穴突突的疼,他觉得自己可能把事情搞砸了,摸出手机拨了电话过去,电话那头自动语音不带感情色彩告诉他,这部电话已经被停机了。
这才想起柱间走之前,曾经拉着他的手告诉他自己很累,想要放弃了。斑这时才意识到也许柱间在那一刻就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放弃自己了,那句语重心长的话并不是警告,而是在陈述一个既定的事实。

柱间就这样消失在了他的生活里,连带着他们曾经在一起的点滴痕迹,全部抹了个干净。
在体验过了一小段无人约束的自在生活后,他开始疯狂的想念柱间,他固执的不肯搬离两个人曾经共同的家,无数个午夜梦回,他从梦中醒过来,偏执狂一样的对着手机,翻找着每一条信息和每一通未接电话,甚至连邮箱里的垃圾信件也一封封的翻出来看,他无法相信,曾经口口声声说爱他的柱间,怎么会走的这么决绝呢?

身边的柱间不知道他心里这些弯弯绕绕,搂着他的肩膀,紧挨着他:"你先回去,我把这边交待一下,最多一个月就回去好吗?"
"如果我不来,你是不是永远都不会来找我?是不是想守着这个鬼地方一辈子了?"
这个问题似乎是让面前的人有些为难,柱间想了半天才回答道:"我是没想好。"他当初确实是做了老死不相往来的打算,但是时间一久,也禁不住思念的情绪翻涌,斑来之前他已经有回去的打算,只是没想到斑比自己更忍不住。装傻是情急之下的应激反应,斑既然愿意陪自己演这场戏,他又何乐不为。
"哼——"
柱间让他靠在自己身上,伸出手揽住他:"以后不要再随随便便就离开我了。"
斑从他怀里钻出来,靠在床头,想了想说:"没有什么可以绑住我,除非我自愿被束缚。"
柱间听了以后表情玩味:"那你现在愿意吗?"
斑不说话,任由柱间摸着他的发顶,两人对望了数秒,然后相视一笑。

半年后。
斑早起下去买早点时候,发现信箱里多了几张明信片。
明信片上盖着漓海的邮戳,背景是他曾经住过的那家客栈。
"什么东西?"
柱间突然出现在背后,吓了他一跳。斑条件反射的将明信片藏在了身后。
"没什么……编辑寄来的。"斑打了个哈哈,坐到座位上接过柱间递过来的热牛奶,捧着喝了一口。

柱间去上班以后,斑才把悄悄藏起来的明信片翻出来。
借着阳光轻抚着上面蓝黑色墨水写下的字迹,宁静的江水,老旧的鼓楼,两个熟悉的陌生人,已经忘记了当初是抱着怎样的一种心情写下这段话,更没有想到随手投进时间信箱的明信片会回到自己的手上。
—— 希望我们永远相爱
兜兜转转,唯有庆幸没有真的错过。


《时间与树》全文完


——————————————————————
春节的时候去了一次外地,这篇文就是在当地花了2个下午写出来的。
虽然原作里柱斑二人曾经视理想高于一切,可是写完了意外发觉这样略带点文艺气息的故事也很适合他们口牙
希望大家也能看的开心,飞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87

帖子

262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349
发表于 2017-2-16 21:39:09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感觉在哪里看过类似的故事情节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67

帖子

332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499
发表于 2017-2-17 00:14: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有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啊,不过这次是朱迪先出走的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00

帖子

182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382
发表于 2017-2-17 00:41: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甜蜜的au。原来吵完架大家都想低头了2333柱斑如果生在和平年代大概就是这样吵吵闹闹恩恩爱爱吧^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66

帖子

965

金钱

战斗单位-AB

Rank: 8Rank: 8

积分
1031
发表于 2017-2-17 02:28:49 | 显示全部楼层
斑爷好像猫啊,时不时就要溜出去玩一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20

帖子

176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296
发表于 2017-2-17 06:57: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咦咦看前文像是柱间失忆?但是照顾人的柱帝好苏(*/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11

帖子

213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324
发表于 2017-2-17 07:44: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明信片啊,突然好遗憾自己在大学没写给自己给,10年的时间其实也不是很长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54

帖子

295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449
发表于 2017-2-17 15:35: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只有失去过才会懂得珍惜索性斑斑明白的不算太晚:victory: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18

帖子

233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351
发表于 2017-2-17 17: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好勤奋的说!
好好吃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  

GMT+8, 2019-9-17 04:19 , Processed in 0.316648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