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http://senjumadara.com
搜索
查看: 354|回复: 0

[短篇/完结] 无限梦魇

[复制链接]

1

主题

51

帖子

46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97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补充一句,最后的“晚安”是斑用伊邪纳岐在柱间面前假死,并且取得了柱间的细[img]file:///C:\Users\ADMINI~1.PC-\AppData\Local\Temp\%YYB%{ZPY21{$@5_CID@3TO.png[/img]胞,准备月之眼计划去了







  我是宇智波斑,生在战乱时期的一个忍者。我以为我的生命会像普通忍者一样征战一生,最后死在战场上,但是我没有。



  我在休战的日子在河边练习打水漂时,遇到了一个西瓜皮头的少年,他与我着有共同的理想,对我来说他是我的生命中照出的一道无法替代的光。



  可到后来我们彼此因为姓氏决裂 ,在战场上我们也经常见面,虽然没有任何语言,但我们都明白彼此心里堵着很多话,可惜,也只能想想罢了。



  泉奈死前把眼睛交给我,让我保护好宇智波,但是听到柱间说结盟,我还是动摇了,拉住了他握苦无的手。




   可是就算是结盟,柱间的弟弟还是对宇智波有偏见,这种偏见慢慢演变成村民对宇智波的偏见。为了和平,我向族人提出了搬离村子的意见,可是族人都不愿跟随我,他们都更喜欢柱间带来的和平,就这样,我被剥离出了宇智波一族。

    我不明白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什么,我的弟弟又是为了什么而死……我迷惘了很久,直到我破译了碑文,我才找到了一条属于我的实现梦想的道路。



   我把柱间约出来道别,跟他坦白了要寻找新的道路的事情。

    “没人,能站在我的背后了……”
  我转身要离开,不想直视柱间的眼睛,害怕会被他再次动摇。因为不敢直视,所以斑永远不知道当时柱间的眼睛是多么绝望黑暗。


  走了没几步,我就感觉晕头转向,我知道那一定是柱间的花粉,想转头呵斥柱间,但是却被柱间的花藤绑住,失去了意识。



  醒来时我正被绑在一个地下室的一个石台上,整个地下室都布满了柱间的查克拉,但柱间好像不在,我一定要趁这个机会逃出去!!

  但是我还是没能成功,被正好赶回来的柱间抓个正着。他野蛮的把我身上的族服脱掉,并用可以汲取查克拉的藤蔓把我绑住,扔到石台上。

   他拿着我的族服把玩,意味深长的看着团扇标志
  
  “就是他们欺负斑的对吧”他扶着我的肩膀,看着我的眼睛说道。
  “斑明明为了和平做了这么多,为什么他们看不见呢……”柱间垂下眼,斑在一个刹那间,仿佛看到了之前那个单纯的柱间,而不是这个崩坏的千手柱间。
  在我睡着后,柱间离开了地下室,之后都是柱间的木遁提供我的饮水和食物,偶尔他会带一些吃的来看看我,但不会给我松绑,只能接受他一口口喂给我吃
  





   
   “唔……放开我”我再一次逃跑失败,被柱间摔在墙上,又重重的倒下
  “我会不惜一切手段阻止你离开的。”
   “斑为什么总要离开呢,在这里,我可以一直保护你的。”
  “柱间,你这样挽留我是没有用的,只要我没放弃我的理想,就不会放弃逃出去的!!”
  “…………为什么一定……”
  “求你了……不要这样……”
  “你的理想究竟是什么……为什么……就不肯待在我的身边……”柱间大声嘶吼着
    看着柱间的无奈,我再次心软,抚摸他的头发想安抚一下他
  柱间许久没有发话,我也没有继续反抗,顺着他的头发,捋了几下他的蟑螂须

  突然间柱间就像发疯一样咯咯的笑,然后在衣兜里掏出了一个卷轴,取出了一把闪着寒光的剑。

  “你要做什么,柱间,醒醒啊!!”我越来越慌张了,平常逃跑向柱间撒个娇,基本上柱间都会冷静下来,最多再把藤蔓绑紧一点,今天柱间是怎么了…
  “这样的话,斑就不会跑掉了”他按住了我的腿,举起了剑
  “柱间——”
  “不要乱动,很快就好了”
  随着他的剑的落下,我的小腿也与我的身体分离






  后来他给我止血、缠绷带的事我记不太清了,之后的几天里我也在失血过多的昏迷中度过,醒来之后我还是在那面墙前,柱间站在离我几步远的地方。








  我们都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又都堵在嘴边,最终把话咽下去,只剩沉默。

  柱间以竖起牢笼的方式打破了这沉默。临走前对我说
  “斑,再好好想想吧”


呵呵,你又想让我想什么呢?





一天,两天……柱间这一阵子没有再来看过我。这一阵子里,汲取我查克拉的藤蔓长了花刺,开了花。一片鲜红中有一片树叶,刚好长在我右手的手心。这片绿叶是我总在徘徊,总是想起建村时和在石碑前柱间对我说的话。或许……我可以在试一试?这是柱间的梦想啊,我明明可以辅佐他的,他也一定会想办法让我在村子里受到平等的待遇……一定会的……


   荆棘刺入皮肤的痛感,把我带回了现实中

   想什么呢,宇智波斑清醒一点。

不禁对自己滋生的想法嗤之以鼻,如果真的这么简单……那我为什么还要选择这么极端的方式来实现梦想 。

  虽然我一直在劝自己 但事实证明我的心多多少少还是动摇了,以后该怎么办……我还是很迷茫,或许我该找柱间谈谈??






  
  终于有一天,柱间回到了这个囚禁我的地方。他一身的酒气眼神迷离涣散,还透露着无奈与悲伤。就算酒精的味道再大,我也敢用我下半辈子不吃豆皮寿司赌他肯定没醉。

  他走到了木笼里面,倚着墙,把我从背后抱到他的身上,不断收紧怀抱,即使被封锁查克拉我也能感觉到他在我耳后的呼吸频率


沉重而低缓——————



  “柱间,别抱我,会受伤的……”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我还是没有反抗——————我根本反抗不了,也打不败他


  “…………斑”柱间一字一顿的吐着这三个音节,好像在思考什么事情

  “我在听的。”
  “今天……我结婚了,但我并不爱她,甚至不想与她同住……可不可以留下来陪我”

  我没有回话,一直都没有,不知道是震惊,还是……替挚友高兴?





  渐渐的,我感觉柱间的动作越来越奇怪,直到他拿出苦无,我才慌张起来。

   他用苦无在我的侧肋深深地刻上了他的名字,我想用手去抓,却被柱间狠狠地按在地上,把我的手用刚刚那把苦无钉在地面上



    讽刺的是,刚好穿透了那片叶子。



    “我在洞房花烛之夜跑来见你,你是不是应该给我点相应的补偿?”



“柱间,不要这样,我们谈谈吧,我或许可以试试你的方法”




他只是愣了一刹那,仅仅一刹那而已。然后他拿起一个项圈,带在我的脖子上,拽着项圈上的铁链,让我的唇凑近他。





  接着他猛烈的进入了我的身体,没有任何前戏和润滑,疼的像是把我撕碎。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情欲,还是爱意,或是无处发泄的愤怒与悲伤。我能做的只有朦胧的盯着天花板,被柱間剧烈的插入,不停流着生理泪水随着他的动作嘶吼喘息。被柱間一下又一下的抽插著,直到他的精液灌入体内的深处,他才停下了进攻。我因为身体承受不下去而晕厥。


  在那之后,我不知睡了多久,也不知柱间在那之后做了多少次,只知道醒来后我依然很凌乱,下身泥泞不堪,干掉的精液扒在我隆起的小腹上。之前身上仅剩的短裤和内衣全被柱间撕碎,扔到了一边,他没有继续绑着我,也没有锁住我,对我来说就像是一种讽刺。


  之后我没有再乱跑,柱间却还是没放我走。或许是忘记了,也或许是玩囚禁游戏上瘾了?最坏的可能就是他精神已经崩坏的无药可救,但我还是希望能和他好好聊聊,像以前一样坦诚相待。

  他之后时常来我这,发泄他的欲望。他有时甚至会一边用以前那种天真的语气告诉他一些趣事,或重复我们小时候的光景,一边操弄我的下身。他还是会自言自语的挽留我,但是我的回复他却好像听不见一样。








他从没说过爱我。










  “斑……你知道吗,我还是不喜欢水户,这么久了我还是没碰过她,我大概不是一个好丈夫吧。”

  “怎么办,木叶和你……我该怎样取舍……木叶的村民都需要我,但我想保护你,我不想让你出去受伤……”

   这是唯一能让我动摇的心稳定住的两句话,我一定会完成月之眼计划的。哪怕那时世界上只剩我一个人面对这无限运转的空白世界,我也愿意






柱间,我会为你创造出一个没有战争,没有排挤,有我陪在你身边的世界的






因为……


因为我爱你


晚安,我的柱间………………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  

GMT+8, 2018-12-10 12:13 , Processed in 0.261541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