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http://senjumadara.com
搜索
楼主: Racheee

[连载] 【长篇】乐园(奴隶柱X奴隶主斑)(看清属性再进)

  [复制链接]

3

主题

114

帖子

458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572
 楼主| 发表于 2019-3-7 19:51:19 | 显示全部楼层
lilynie 发表于 2019-3-7 17:44
这个预警让人流口水啊!!!这次斑斑竟然是傲娇女王受!!!

咦。。除了傲娇女王之外,斑斑还有什么其他的属性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14

帖子

458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572
 楼主| 发表于 2019-3-7 20:02:57 | 显示全部楼层
08

离着日落还有一段时间,火核处理着叛军的事情,泉奈也没有看见人。宇智波斑回到府邸,家族的长老们等他等了大半天,现下终于见到他了,那整一个阵势夸张的就好像苍蝇见了肉。

“恶魔的后裔!他们是恶魔的后裔!”长老们不停地吼着,“请您不要吝惜您的炼火,将恶魔的后裔烧的一干二净吧!”

长老们的神情无比激昂,打了鸡血似地数落着叛军的大逆不道,一番毫无建设性的高谈阔论后,转头就拉着他要去南贺神社,声称要祈求伟大的因陀罗大人现身护佑宇智波一族。

“神明的因陀罗啊,我们神圣而高洁的正义之火啊!”他们无比高亢地重复着,“请您不要吝惜您的炼火,将恶魔的后裔烧的一干二净吧!”

他们分明叫的不是他的名字,但是又透过他叫着什么。

他被吵得头痛,火核不在身边挡着,这帮家伙像是得了势的,竟也都敢七手八脚地拽着他的手臂,顾不得什么“首领神圣不可触碰”的原则了。他们就这么簇拥着他要去后院的宇智波祖庙,传说中南贺神社的本堂位于第七张榻榻米下方的地底下,是宇智波一族信仰的因陀罗之父亲记下的历史真相。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榻榻米下缭乱繁复的咒文无人能懂,亦无人能解。斑身旁簇拥着这群踌躇满志的老头子,心知今天若是不让他们对着他念一番经,这事情还真的没完没了。

如同火核在他身旁唧唧呱呱的时候一样,斑一直走着神,站在那儿就由着这帮人念叨着咒文。没有人能够看的懂的玩意儿被神神叨叨地这么一念,倒显得是有些货真价实的信仰感来。等他们好不容易折腾完了,各自四散谢过打道回府,天都已经黑了,宇智波斑还得去继续处理托比勒捅下的篓子。

他查验了下午火核的进展,问候了站岗巡视的各级将领士兵,态度庄严地向磕头跪谢的民众们挥手致意。等他来到处理出版禁物的焚烧处时,堆积成山的《乐园》正在暗夜中火光熊熊地燃起,纷飞的烟纸碎屑随着风势飘舞,那样明亮的火光莫名让他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斑问着站的最近的一个士兵是否还有烧剩下的,士兵恭敬地禀报还有最后要处理的一个批次。宇智波斑挑起那些剩下的册子,再次翻看了里面的内容。不论他读多少次,这内容都只是托比勒的洗脑的无聊玩意儿。他读了读又翻回封面,读了读又翻回封面,直到最后合上了本子,只是盯着用作封面的那张画出神。

说实在的,这画实在是印的粗糙,低成本宣传物能有什么高明的印刷来?那样子粗陋的纸质,界限模糊的色块,错位不一的线条,估计连着这幅画本身都是被粗暴的缩印了,以至于里面的人物实际上只有两个黑点,点缀的房屋不过也是规矩的条状颜色。

可是为什么他还是会在第一眼看到的时候,下意识地觉得里面的人在笑呢?

宇智波斑百思不得其解,问身边那个士兵道:

“你觉得这画怎么样?”

士兵谨慎地回答不知。斑见他惶恐,示意他尽管直说不必介意,士兵研究了一会,依旧谨慎答道:

“属下看来,这便是一张普通的风景画。估计是叛军专门的策略,好用来迷惑视线,让人误以为里面内容并无不妥。”

这话说的很对,为了掩人耳目散布叛乱的册子,用上一张风景画确实是上乘之选。

他见这个士兵也确实有些理解力,于是接着问道:

“可是为什么要取名叫《乐园》?”

为了吸引眼球,难道不是应该叫什么《宇智波必亡》或者《宇智波邪恶》这样的吗?

士兵也拿起来另一本,反复读了几遍后,终是有些困惑地问道:

“属下看来,这本册子并无标题,不知首领是在哪儿看到的《乐园》二字?”

宇智波斑接过士兵手上的那本一看,确实没有‘乐园’的字样。他正想着许是印刷参差不齐的缘故,拿起自己手上的那一本来——

——他手上的这本,也是同样的情况。

宇智波斑有些不敢相信。他有些紧张地一本一本从那堆册子里捡起来,不管是看到的哪一本,每本都是同样的风景画面,同样的文字内容......而同样的,确实没有哪一本是叫做《乐园》的。

…...原来这是他自作主张取的标题。

宇智波斑心神大惊,以至于他捏着这张印刷画的手指都在发抖。神色如常地应付了那个士兵之后,他转头便像个小偷似的,悄悄撕下那张封面并藏在了袖口。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怎么做,可他又确实是很想这样做,于是他便做了。

他一边抓着这张印刷残次品,一边保持脸上的冷淡和平静,徐徐看着最后一批次的《乐园》在夜色下熊熊地燃烧着。以他宇智波斑的身份,他完全没有必要做这种督查的事情,可是他依旧是看到最后一颗火星熄灭,一切重归于灰烬,就好像什么都不曾存在过。

这时候都已经是下半夜了。

宇智波斑从昨日的晚宴之后到现在都未曾进食,他想要去找泉奈或者是火核去吃饭,走着走着却又走回来了医馆。

他有点想念柱间了。

那个傻子正毫无戒备地四肢大开地躺在病床上,身上的绷带早就换过一遍,早些时候看到的那些点点血迹也都被清理了干净。宇智波斑看着他毫不设防的睡脸,犹豫了一会,终究还是坐在了床边,伸出一只手来握住了奴隶的手。柱间的掌心粗糙地硌人,但是手掌却很大很烫,温暖的就好像《乐园》烧起来的火。

宇智波斑忍不住把自己的手掌贴上去,五指穿过去将奴隶的手掌紧紧扣住。

他究竟还是没有明白自己的心情。


-----
斑斑,其实你的心情就是:“我真的很烦做首领这一堆破事,托比勒(扉间)搞坏事,火核不靠谱,长老们一帮傻b,弟弟又有事情瞒着我,我只有和柱间在一起最快乐,以至于我一看到(其实是柱间画的)画就很开心,还自己潜意识里取了名字——可是我打死不想承认!”的心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1

帖子

287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328
发表于 2019-3-7 23:27:05 | 显示全部楼层
死不承认的斑爷很可爱啊,现在这种社会制度下,总觉得谈恋爱都摇摇欲坠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69

帖子

46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15
发表于 2019-3-8 10:11: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前几天想上来看看更新的时候也发现帖子被删了……_(:з)∠)_辛苦楼主再开贴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3

帖子

105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18
发表于 2019-3-8 20:28: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啊啊啊真是好可爱啊!太太写的真好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82

帖子

36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218
发表于 2019-3-8 23:31: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写的真好,突然被删帖楼主还真惨啊,版规那边好像有说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8

帖子

66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14
发表于 2019-3-9 08:16: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D:o:P:$;P:lol:loveliness:来了,不错不错哈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14

帖子

458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572
 楼主| 发表于 2019-3-9 08:47:09 | 显示全部楼层
09

斑是在医馆的病床上醒过来的,一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柱间放大的脸。他和奴隶额头对额头,鼻尖对鼻尖,柱间那双黑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瞧着他,两个男人的下身一大早的更是精神得很,整彼此坚硬而湿润地贴着,斑一下子就脸红了。

…...该死,不会是两天都掉进了同一个坑里,又被这家伙睡了一次吧。

柱间一见他醒了,脸上瞬时咧出来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凑近亲了他的额头一下,然后双臂铁箍似的把他更紧收近了怀里。宇智波斑眼珠子一转,估计是昨天半夜自己坐在床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这里睡着了。他仔细感觉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关键的部位都没有什么异常,看起来两个人只是抵足而眠了一个晚上,并没有发生什么色欲熏心的事情。

只是现在两个人的胸膛相贴的没有一丝缝隙,他能够从心口响应着奴隶强健的心跳震动。

砰、砰、砰。

斑有一种自己心跳因此而渐渐加快了的感觉。

砰砰、砰砰、砰砰。

他难得有些困窘,一推柱间就要爬起来,奴隶却一下子按着他的背。宇智波斑一个激灵,那双手掌的温度透过布料传到了他背部到皮肤,战栗突然就这样渗入了他的脊髓。他无故想起来被叼了后颈的猫,那样本能的僵硬竟然神奇的相似。

仿佛感受到了他的紧张,柱间稍微放松了一点力道,一只手一下下在他的背上轻轻地安抚着他。

对于宇智波斑而言,这可算不上什么愉悦的体验。他的背后一向敏感的可怕,只要有人站在他的身后他一下子便能感知到,他本能地知道若是有人站在他的后方,他甚至连小解都会困难。

不过木叶最高统治者从来都是拥有充足的隐私,这么多年来也没有人胆敢惹他不悦。只是这个奴隶,宇智波斑叹气,再这么躺下去,他可不敢保证发生一些什么,饱暖思淫欲这句话说的可是没有错的。

于是他推了推奴隶,终于还是起了床。柱间跟着他也爬了起来,却又就这么坐在床上搂着他不愿意松手。

“主人。”

他那个意思显然是想多说些什么的。然而无奈奴隶语言能力有限,千言万语到了嘴边也就只是这么一个词。那样满怀喜悦的语调,听起来却好像是“早上好哦”,又或者是“哇好开心”的意思。

“傻子。”

斑笑了,用力揉了揉他睡的有些毛茸茸的头。

“主人!”

奴隶提高了一个调又喊了一声,那个高兴劲儿都让宇智波斑有一种他自己很受喜爱的感觉了。

他犹豫了半晌轻轻道:

“斑,我叫斑。”

奴隶歪了歪头,凑近又亲了一下他的额头。

“斑。”

宇智波斑的心尖忍不住颤了一下,记忆中这是第一次他被直呼其名。

“嗯。”

斑应了一声,却又暗骂自己愚蠢。他早就做出了觉悟,他是父母的长子,泉奈的大哥,火核的首领,长老们的因陀罗,从来就没有人真正唤过他的名字,就连他自己,很多时候都快要想不起来他的名字是什么了。

既然这辈子不为自己而活,名字这样的象征符号自然也是可以抛弃的。现在他真的是鬼迷心窍了,突然有了什么自我的错觉,又不是一个毛头小子了,这个奴隶是贪图他提供的舒适,他怎么还要因此变得如此奇怪。

许是听到屋内响动,医官马上来敲门了。就算柱间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宇智波斑也还是掰开了柱间的手手脚脚,准了医官们进来给奴隶检查身体。他看着他们给柱间换着绷带,那个之前令他血脉喷张的身体......斑不自觉吸了吸鼻子,添了那么多道深深浅浅的伤口,反而更加、更加血脉喷张了。

等到绷带换的差不多了,宇智波斑便问:

“他的伤势如何了?”

年纪较大的医官恭敬地回答:

“这位.....伤口恢复的很好,事实上老夫从医多年,还从未见过如此迅速的康复病例。”

斑点头,听了这话只当是他们在恭维自己。

“他的脑子呢?有没有办法让他比现在聪明一点点?”

那位医官拱了拱手。“关于首领吩咐的此事,昨日都已经会诊过了。经过检查后,我们发现他的后脑曾经受过重击,很大可能因此在大脑内淤积了脓血,从而影响了他的记忆和智力。”

宇智波斑皱眉,这和他潜意识里希望的不太一样。如果柱间就是一个痴呆的傻子倒还好办,至多在自己身边当作宠物一辈子照抚便是。现在医官却说这个奴隶是因为脑内淤血才导致的记忆和智力衰退,也就是说,柱间本来也是一个正常的......奴隶......那他就和其他的奴隶没有区别了。

他想了想又问:“性命要紧吗?”

医官谨慎道:“目前来看还并未有生命危险,只是这淤血一直不取出来的话,以后......难说了。”

宇智波斑点头,挥了挥手意思他们下去。这时候,一个稍微年轻的却似乎认为这样消极的不治疗并不可取,在一旁插嘴补充道:

“首领要不要考虑往他的头颅接入导管,只要顺利将淤血导出便能彻底根治了。”

斑的脸色开始变得不好看,年轻的医官应该是没有看明白,又继续说道:

“如果首领不放心,我们可以采用缓和一些的手法,先口服相应的药物开始抑制病情,效果如果好的话,逐步将淤血化掉也不是不可能的。”

宇智波斑扫了他一眼,那样冷漠的神情让年轻人突然害怕起来。木叶的首领嗜血无情,这个家伙竟然在没被问话的情况下自说自话了这么久。年长的医官突然率先跪了下来磕头谢罪,紧接着众人便跟着刷刷跪倒了一片,谢罪之声不绝如缕。这个排山倒海的阵势之下,那个年轻人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竟然也是吓得直直站着不知如何动作,直到那个年长的医官用力扯着他的衣服,年轻人才恍然大悟似的跪了下来。

“属下知罪。”

听他的声音还很是清脆,音调也是偏高,想必甚是年轻。

斑觉得有趣起来:

“你的方案既大胆却又慎重,年纪轻轻,有这样的见底,也是个人才。你怎么会有罪呢?”

年轻人只是不停重复是自己惹了首领不悦而谢罪。

宇智波斑心知他资历尚浅,必定琢磨不透他的心思。他看了看柱间,那个家伙依旧是依恋地看着他,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

他揉了揉眉心,突然觉得这么为难这帮医生们又是何必呢?

“你们起来吧,别跪着了,该回去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医官们像是不敢相信地抬头看他,他又沉下了脸:

“难道还要我再重复一次吗?”

这下子他们倒是争先恐后地站起来鞠躬感谢,脚步不稳地一个个匆匆地离去,生怕一个不小心把脑袋掉了。

“你,”他指着那个年轻人,“你先留下。”

年轻医官便不得不站住。

“你叫什么名字?”

年轻人看起来意外的很,想也不想便答:

“千代。”

斑轻轻敲了敲床沿。

“千代......我没有记错的话,千代不是一个名字,而是一个姓氏。木叶很少人知道千代一族的存在,他们久居于西边的砂隐村落,傀儡技于世闻名。你怎么不愿意呆在家里,大老远的跑过来木叶了?难道是想做间谍?”

千代氏似乎知道自己犯下的罪,直挺挺地又跪了下来。

斑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千代回答,心里便做实了自己地猜测。

“和绝大部分的世家一样,千代一族的傀儡技历来传男不传女。方才问你名字,你却本能地回答姓氏,而只有女子是从属家族不被给予名字的。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从家族里偷学来的傀儡技,不过就算是在木叶,医事也是只有男子才能从事的。你用傀儡技伪装成男子,若是以为就此便无人能够看穿,未免是过于自大了。”

“千代氏自知犯下隐瞒身份的重罪,自知死罪难逃。只是小女子已被逐出家门,自身从未有过间谍的行径,毕生若有从医机会便从不能放弃。一人做事一人当,求首领莫要降罪于砂隐村。”

宇智波斑不耐烦道:

“起来,又没说要治你的罪,你别跪了。”

千代氏犹犹豫豫地站起身来,不敢相信地瞄了他一眼。

“你的傀儡技确实不错,我第一眼仍是看不出来,可是你知道我是怎么起疑的吗?是你的声音,虽然你已经压低了声调,可这不是声调的问题,你自己回去好好摸索一下声音技巧吧,下次别被其他人看穿了。”

他这个意思,便是默许了千代氏可以凭着现在的身份继续从医了,姑娘也是明白的很,硬生生对着他磕了几个头道:

“千代氏谢首领成全之恩!”

宇智波斑示意她可以下去了,千代氏感激涕零地不知再说什么,只是不断重申愿意竭尽所能为病人治疗,请首领务必放心。她以为他的不悦是在于她隐藏了身份,可这却不是宇智波斑之前冷脸的缘故。

他料想千代氏是琢磨不透他心思的。

“关于这件事,你的方案理论上来讲确实可行,我也不是不相信你的能力。至于我为什么不用,回头向你那个医馆前辈请教吧。”

千代氏略带疑惑地退了下去,身旁的柱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睡着了。

…...治好吗,宇智波斑想,如果治好了这个奴隶,柱间就不是现在的这个傻子了......柱间是谁?柱间从前发生过什么事?清醒过来之后,是怕他恨他?还是讨好他利用他?倒不如像现在这样什么都不懂,吃饱了睡,睡饱了吃,自己也不必避讳些什么,至于淤血以后的事情,那就以后再说吧。

这样一种怪异的安慰感让他沉迷不已。

他掖了掖柱间的被角,起身返回自己的府邸。经过昨日长老们的那么一闹,现下的宅子倒突然显得极其安静起来。他漫无目的地走过会客厅,宴会厅,议事厅,起居室,一系列的空置卧室,来到后花园的时候,早上的几声鸟啼嘤嘤的,突然显得异样的嘹亮。

斑突然意识到他已经两天没有看到泉奈了。


----------
千代氏就是那个原著里会用傀儡的千代婆婆,也是很出名的医疗忍者哦!介绍她出场未来自然是有用的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6

帖子

29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45
发表于 2019-3-9 14:24: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肉好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186

帖子

483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669
发表于 2019-3-9 14:42: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唉,这个社会也挺复杂的啊……_(:з」∠)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  

GMT+8, 2019-10-18 02:02 , Processed in 0.25933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