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http://senjumadara.com
搜索
楼主: Racheee

[连载] 【长篇】乐园(奴隶柱X奴隶主斑)(看清属性再进)

  [复制链接]

3

主题

114

帖子

458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572
 楼主| 发表于 2019-3-13 19: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10

斑过去泉奈的宅子一问,竟也无人见过亲王。连着两天,一个影子不见却连个口信也没有,泉奈不会是这样没有考量的人。

他担心起来,叫来几个心腹调查泉奈的行踪。这几个手下很得力,没过多久便回报说,亲王没等晚宴结束便已经离席,北门的士兵报告说亲王一行凌晨时分自行出城,也有人看到他当晚到曾到过祖宅。

他稍微一推敲,估摸泉奈应该是在出城前给他在宅子里留下了消息,紧接着暗骂自己真是脑子进水了,不但连着两天都夜不归宿,连带着自己的宅子都没有好好检查一番。后来他真的就是在书房找到了泉奈留下的亲笔字条,字句简单明了,无非是说需要短暂离开首都几日,一切安好,请哥哥不要担心。

泉奈叫他不要担心,斑反而更担心了。他隐约觉得是北地出了什么状况,思考再三过后还是去了一趟城外的营地,泉奈带回来的北境守卫军就驻扎在那里。他神色凝重地叫来了将领们,又轮番过问了普通的士兵,对于亲王的走向和北地的现状,北境军们却一问三不知,被下过死命令似的一丝不透。

宇智波斑当然知道这死命令是泉奈下的,心头噼里啪啦地响了一轮。北境军们哪个不是战场上九死一生,为着分明是泉奈的错处罚他们说不过去。他巴不得亲身飞去北地抓住泉奈问个明白,可他毕竟还是一国之主,职责所在不能随意离开。于是他只好生着闷气,回到了首都之后马上就叫来了火核,要他务必彻底查清楚泉奈究竟在折腾些什么。

火核这头领了命令下去,斑突然意识到这会儿除了等待,一时之间倒是无事可干了。他向来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要他这么干等着无疑要把他逼疯。他为着分散注意力,坐下来拿起一份文件,眼角却瞥到桌面上一只茶杯。

不知怎的,这只茶杯以前看起来好好的,今天却是怎么看怎么也不顺眼。

他直接摔了那只碍事的茶杯。

冷静,他想,读文件。嗯,首都民众一致赞扬宇智波一族的仁政......亲王成年之际普天同庆......亲王成年......亲王......密密麻麻的文字突然蠕动起来,宇智波斑怎么读也都读不进去了。他把那文件扔在一边,起身绕着不大的书房转了几个圈儿,猛地抬脚一下踹翻了那张书桌,堆积的文书啪啪地掉了一地。

这头他闹出的动静这么大,外边儿的侍从们赶紧地进来,又被他火气冲冲地赶了出去。他这是为了他们好,谁知道他在这般恼怒的时候会对旁人做出些什么事儿来,可侍从们却是不会领他的好心的,他们那样惶急地退下只让宇智波斑觉得自己更让人讨厌了。

于是宇智波斑恼火地又推到了好几个两人高的书柜。

他正看着那些个经典古籍们在地上栽着跟头,下一刻干涩的疼痛突然侵袭了他的双眼,眼前一阵阵模糊起来。

斑不得不扶着墙壁慢慢坐到了地上,他知道这是自己的眼疾犯了。宇智波家为了保证血统纯正一向只允许族内通婚,不少人都患有轻度的眼疾。而斑的状况不知为何却是尤为严重,一旦情绪激动便会视力下降,如果不断刺激甚至会有失明的危险。他想也许这也就是祖训强调克己禁欲的缘故吧。无人亲近也无人可亲,因为情绪的大规模波动会导致他的失明,说到底就是干脆什么情绪也不要有就是了。

他靠在墙上,仰头注视着屋顶扭曲地摇晃着,不知为何想起了哈希喇玛。

…...作为千手族人能征善战的首领,哈希喇玛是不是也是斩断了所有的感情?如果是这样的话,《乐园》是他画的吗?失去了情感的话,他还能画的出来这样的画吗?

宇智波斑不由得从袖子里摸出来了那张画来。《乐园》在他的袖子里已经被揉的皱巴巴的,于是他便仔细将它展平来,双手熨了又熨,然后睁着他视线力微弱的双眼,凑的极近了的去看河畔的两个人。

那两个人倒映在他的眼里只是两个模糊的黑点,宇智波斑却想象的出那是清晨的河畔旁,阳光很是明媚,有两个人在湖畔笑着。他们的快乐这样有感染力,以至于连宇智波斑都闭上了眼睛躺倒在地,双手将这张画贴在自己的胸口,就好像那张破烂的印刷画是什么信仰一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冷静了下来,眨了眨眼睛也意识到自己的视力恢复正常了。书房早就被他折腾的乱七八糟,书柜桌椅倒了一片,四处都是掉落的纸张和书籍。他把《乐园》举到眼前又看了一眼,起身仔细从地上挑选了一本硬皮却轻薄的书,将《乐园》展平之后,认真地夹在书页的正中央,然后合上,走回了自己的卧室,拉开衣柜收进了抽屉里。

他想了一想有些不放心,要是真的有人知道他偷偷藏了叛军的封面画,后果还真的不会怎么好。于是又重新拉开柜子,这次把书藏在了衣服的最底下,末了了还要把上面的衣服弄的零乱些,好显得随意自然些。

等到他折腾完这么一通,一天也就这么过去了。他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还是没有进食,一直被他忽略的胃终于开始隐隐作痛。木叶的首领自然不缺人服侍吃饭,可他现下根本不想看到仆人们诚惶诚恐的脸,不做思考地就跑去了医馆就要去找柱间。

“下雪啦!”

宇智波斑听到街面上有人在欢呼,他这才看到暮色之下开始飘落的点点雪花,纷纷洒洒的样子快乐的很。木叶四季气候温和,下雪的机会屈指可数。他想起不少人都和他提起来今年冬天异常的寒冷,尤其是火核总是唠叨着自己要多穿几件衣服来着。他也隐约地高兴了起来,踏着这些个小雪花一路奔到了医馆,正好看到柱间不知道何时也已倚在了门框,正微微仰着头,神色温存而柔和地看着飘落的雪花。

奴隶的那双眼睛干净的很,又清又亮的直让宇智波斑心头一跳。他蓦地生出一种诡异的酸涩来,恨不得自己就是这雪花,能这样得到柱间唯一的关注似的。

…...停停停!

他想,这种想法听起来如此的怨妇,这肯定是他想错了。

宇智波斑努力地想了想,终于认为是在嫉妒柱间健全的眼睛了。毕竟,连泉奈都说过要挖掉柱间的眼睛呢。

一想起泉奈,他又烦躁了起来,本来想要和柱间说话的热情也褪了。可没想柱间偏偏在这时看到了躲在墙角的他,脸上可谓是瞬息万变,确实怎么看都是惊喜交加的兴奋。

“斑!”

柱间喊了他一声,蹦跶着步子冲他跑来,几步一把搂住了他。宇智波斑内心怦怦跳着的,面上还是平淡不惊地问:“吃饭了吗?”

他是想带男奴去吃个晚饭,没想男奴却高兴地回答:

“吃了!”

许是见到斑的脸一下子垮了,柱间又马上大声改口:

“没吃!”

宇智波斑是真的被他逗笑了。

他扯了扯男奴那件麻布衣服。他怕这个家伙冷坏了,想叫人给他从自己衣柜里换一件保暖的衣服,又意识到他衣柜里除了族服就没有别的了。他迄今的一切都过的很乏味,现在有了个活宝,竟也多了许多新奇的事情去做,比如说拉着柱间去挑选好看的成衣和鞋子。他一贯不在意自己的外貌,可是他打扮起来柱间倒是觉得蛮有些意思,挑三拣四选了一番买了好几件,然后从里面随手甩了一件葱绿色的长袍和外套,让店家马上给奴隶换上。

宇智波斑原先就知道柱间长得好,可这衣服一换,那个精神气儿便整个不同了,如此英俊逼人的一个模样,直教他看的心头乱跳的。

不能再给他穿绿色了,斑胡乱地想着。这件衣服回去就得给他扒了,买了的那些衣服回去也都给烧了,以后柱间还真的就穿奴隶制服好了,长得这么一个祸国殃民的胚子就算了,还敢这么出来招摇的话怎么得了。

柱间倒是显得很高兴的,拉着他的手一前一后的叫,又叫“主人”又叫“斑”,那个傻气乎乎的样子,斑想了想,似乎除了他以外,还真没有谁会对一个傻子这么用心吧。

雪越下越大了,洁白莹莹地落在房屋和街道上,夜色之下整整一个朦胧绮丽的梦境一样。柱间在“哇”——“噢”——“噫”地说着不知道什么,几个孩子在周遭奔跑着打闹,宇智波斑的心情竟也是很好。他微微眯起了眼睛看着柱间眼睛亮亮地说着话,感觉到四周不时有人多看柱间几眼。他那狠毒的心思倒是淡了,莫名也有了一种把宠物收拾干净带上街面溜达的自豪感来。

原来这就是下雪天啊,真好呢。

斑把柱间带到自己最喜欢的寿司店,店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却是对这位客官的口味熟悉的很。没过多久,一碟看着就很可口的豆皮寿司便呈了上来,味道是他最喜爱的,米粒颗颗软糯而弹性,豆皮既韧且脆。他忍不住吃的有点快,过后不久就感到有些撑了。

“你吃。”

他把碟子推给柱间,柱间吃了一个,然后用手捉起了又一个寿司送到他嘴边。

“斑也吃。”

斑摇摇头,他饮食一向不规律,这次饿了两天,胃甚至因为刚才的食物而开始微微痉挛起来,以至于他隐约想要反胃了。

柱间却坚持地要他吃下去。

“斑吃饱。”

斑解释道:“胃疼。”

这是一个很好理解的词汇,柱间却忽地愣了一下,手上的寿司“啪”地掉到了地上。宇智波斑习惯了他常常一惊一咤的,倒也不觉得奇怪。只见柱间隔了半晌,不敢相信似的去摸他的小腹。柱间的手掌很暖,轻柔地在他的腹部打着圈圈按摩着,腹部有许多重要的脏器,宇智波斑倒是觉得柱间摸起来怪舒服的。

“孩子。”

柱间轻轻地唤了一句。

宇智波斑吓了一跳,猛地拍掉了他的手。

什么孩子?他的脸青一阵白一阵的,男奴这是以为他怀孕了?

柱间倒也不恼,反倒凑近了他,像是看什么珍宝一样的。宇智波斑被他闹的惊悚的很,抬头迅速看了一眼周围。幸亏店里客人不多,柱间说话的声音也小,不然他还真的要把整家店灭口了才行。

“你想要孩子?”

他尴尬地问,柱间点头,伸手又要去摸他的肚子,却还是被打开了。

“你想要孩子的话,要和女人做。知道吗?女人才能生孩子。”

宇智波斑不舒服地解释着,他还真的不愿意想柱间和其他女人生孩子的情形。

“要斑生。”

见他又要发怒,柱间就一脸眼巴巴的神情,斑的巴掌倒是怎么都拍不下去了。他知道奴隶智力低下,而现在更是连他和女人的区别在哪儿都不知道。

…...指不定那个晚上,男奴就是把他当成了一个女人上了的。

宇智波斑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了,柱间竟也并没有继续要来缠他,只是捉了他的手握住。斑的体温一向偏低,柱间暖和的手掌握的他很舒服。

两个人默默无言的一会儿,然后斑意识到自己不应该生气的。他自己虽然对女人没有特别的兴趣,但是他是要履行责任为宇智波一族带来继承人的。柱间也是一个男人,一个男人想要孩子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至于分不清男人和女人,也是他宇智波斑不想要治疗他的傻病的,难道还能怪柱间吗?

他这人心性又狠又冷,但却自认颇讲道理。他自己的人生已然是没有什么好期待的了,而他现在既然是喜欢这只宠物的,自然要对他极尽疼爱才是。于是晚饭过后,他想着正好有空,突然兴起就拉着柱间去拜访了犬塚一族的府邸。

“选择配偶吗?”犬塚一族的族长想了想,首领怎么突然想养宠物了。

他简单讲述了一下他对于狗狗繁育的知识,完全看不出那只“宠物”就站在他的面前:“务必要避免近亲繁衍,然后尽量选择相同的品种吧。当然了,模样越是好看的话,后代也是会更加好看的。”

宇智波斑又问了一些其他的问题,犬塚族长的经验也是浅显易懂的,无非便是奖罚分明便是了。

谢过了犬塚族长之后,他们再回到府邸的时间正好就寝了。雪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停了,些许的积雪停在屋檐上看起来怪孤单的。宇智波斑也不睡,就这么站在亭廊静静地看了好一会儿。柱间很安静在一旁陪着他,不知什么时候又悄悄地把他的手握住了。等到柱间伺候着他洗过了热水澡,两个人最终躺在床上,男奴手长脚长地裹着他,那样一具火热的身体便开始让他心猿意马了。

宇智波斑一向是个实用主义者,他相信物尽其用的道理,就算上次他做承受的一方,只要是最终得了趣倒也没什么不妥。他的地位不是通过插入还是被插入确立的,既然他自己没什么性爱方面的经验,而柱间在这上面看起来又很是上道的话,让对方主导也确实没有问题。

再一想,他很快也要给男奴找几个女人了,那之后的话,碰过其他人的身体他是肯定不会再要的了。这么一个好看俊朗又忠实可靠的家伙,宇智波斑确实是有些不舍得的。

“你的伤怎么样了?”他终于是摸了摸奴隶的嘴唇,“还能不能做?”

---------------
柱间:能能能!做做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58

帖子

2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60
发表于 2019-3-14 01:27:0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下章是肉,凑字数凑字数凑字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14

帖子

458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572
 楼主| 发表于 2019-3-14 21:39:25 | 显示全部楼层
11

宇智波斑也不等他回答,主动亲上了柱间那形状优美的嘴唇,然后去剥着男奴那件崭新的长袍,柱间却突然避开了。

“不行,会伤到孩子。”

斑“噗嗤”的笑了,别说他是真的没怀上了,他的胃疼也早就好了。

(预警:足交。。)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他呆愣地由着柱间擦干净他的脚,末了还要吻了吻那光洁的脚背,然后就躺下来搂住他,并且严肃道:“睡觉,不要乱动了。”

奴隶是真的闭了眼,呼吸也渐渐悠长起来。那样一副准备入睡的样子,斑心想柱间是真的没什么想法了,倒是他自己猴急地就像个色鬼。他对于贵族们那些个糜烂淫荡的行径不感兴趣,但多少还是知道一些这样那样的细节的。从前只道是这些人恶心,现在倒是略为明白了一些,原来自己和那些人没什么区别,都是仗着自己的权势,对美色一副吃干抹净的猥琐姿态。

只不过他现在宠爱的宠物,比起那些人养着的要好看可爱的多了。

宇智波斑这么一想,又稍微感觉好受了一点。这几天来的杂事其实让他透支的厉害,方才那么一折腾又耗了不少精力。柱间的怀抱暖和得他懒洋洋的,很快他的眼皮便撑不起来,转眼一会儿就睡着了。他睡得又稳又沉,丝毫没有注意到奴隶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整个晚上就这么专注地盯着他看,直到天色渐亮才终于闭上了眼睛。

因此宇智波斑早上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美人沉睡图。他的心被什么羽毛挠的痒痒的,想了一想,便轻手轻脚下了床跑去了书房。昨日的那个灾难现场早就被下人们收拾干净了,典籍书册们也都重新呆在了他们应该呆在的位子上。他挑了一本《木叶通鉴》,翻了两页之后觉得词汇对柱间而言太艰深了一些,放回去之后又选了一本《木叶图志》,仔细斟酌过后还是觉得难度太大。他又找了一番,竟然找到了父母小时候给他念过的一些故事书来,心想柱间现在和幼儿还真没什么区别,兴冲冲便拿了几本回卧室。

一回到卧室他就愣了,他只离开这么一会儿,整个房间就好像快被拆了一样的凌乱。他还没想到是谁胆敢在他的房间里偷东西,就看到柱间困兽一样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那样惨白的脸色把他吓了一跳。

“柱间?”

奴隶有些迟钝地回头,视线相交的一瞬像是终于活过来了一样。奴隶大步地向他走过来,那一个架势莫名让宇智波斑觉得他像是狩猎的野兽。防备性地退后只是本能,可他只退了一步便被柱间抓住了手臂。

“怎么了?”

宇智波斑问,柱间的手却抖得筛子一样的,连带着被他捉住的手臂都在颤抖。

“我以为......你又走了。”

奴隶很紧张,看起来甚至有点害怕。

“我以为......你又不要我了。”

宇智波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隔了好一会儿终于道:

“......哦。”

他实在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他对柱间挥之即来用之即去的态度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是啊,谁不想要跟随着他以换得更好的生活条件呢,奴隶有会被抛弃的危机感也是正常的。

“斑......”

柱间低低地叫了他一声,靠近了一些,然后把他拥入怀里。宇智波斑觉得他有些粘人,但终究还是平淡地接受了这个拥抱。

不知道以后柱间有了自己的崽子之后,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粘他呢?

“你能不能,不要离开我?”

说完这句话,奴隶就低头吻了他。这是一个悠长而缠绵的吻,湿润唇舌搅动的声响很令人耳热,而宇智波斑向来就受不住这个,没过几个回合就被吻的浑身发软。宇智波斑没有搞明白,为什么两个人每次肌肤相贴之际,总会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呢?

鉴于他那有限的性爱经验,他只能归咎于自己色欲熏心,一旦开荤了就停不下来,真的所谓是“色”字头上一把刀。
一吻过后,两个人都有些气息不稳。为了显得自己有点内涵,尤其是不要显得自己和其他贵族一样那么猥琐色急,宇智波斑饶是冷静地咳了几句,喊了下人们去准备早餐,然后靠着墙壁坐在地上。

“坐下。”他说,“我教你认字。”

柱间说到底还是跟了他的人,如果连大字也不识一个岂不是让人笑话了。

他翻开了第一本书,首页入眼的便是黑暗中皎洁的月亮和五彩的云朵。他也不管柱间还没有坐下来,只是缓缓地念着,手指一字一句地指着书上的字体。

“月亮首次升起的时候,天上有朵朵五彩缤纷的云彩。月亮何时升起,因陀罗便何时出发,云彩何处停下,因陀罗便在何处安营。神明的因陀罗啊,我们神圣而高洁的正义之火,祂的无私佑护是宇智波一族的至高荣耀。”

斑把这一段重复了两遍。他的声音平和而沉静,奴隶听着他的嗓音渐渐安定了下来,然后也紧紧挨着他也坐下了。斑又念了一遍,照样是一个字一个字地指着,直到柱间催他往下念了,才翻到下一页继续读下去。


“神见他独居孤单,便造出来他的弟弟。神领着弟弟到了他的面前。神说,你是我的眼睛,他是我的躯体,你们都是我的骨肉。兄弟要离开父亲,正如果实要离开树木。”

宇智波斑又读了两遍。插画正中央的老头子神情肃穆,左右两侧各自站立了一个少年。一个果树在他们的遥远的身后,枝头一边各垂下一颗鲜红的果实。

“因陀罗的弟弟名唤阿修罗。因陀罗爱他的弟弟,阿修罗却说,我憎恶你的力量,我要与你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我的后裔,也要彼此为仇。流着你的血的,无论是兽是人,我必讨他的罪,你的血必被人所流......”

这时,下人们正好把早餐送了过来。他才用了几口,柱间就用手戳着书页,双眼亮晶晶地要他继续念。他看着好笑,便继续念了下去:

“......你既是父亲的眼,我便诅咒你必将失明。你本是黑暗,便终将回归黑暗去。”

翻到下一页之时,插画中只有一个人形影单只,离开的背影上空依旧是皎洁的明月。

“因陀罗说,我的刑罚太重,过于我所能当的。你的仇恨太深,过于你所能当的。我看重你,你却要制伏我。我如今离开此地,此生不再与你相见。我将流离于这世上,凡遇我之人必将杀我,你手中也将沾染兄弟的血,有声音从地底不断向你哀告。”

斑的语速很慢,听着带有一种飘渺的怅惘,读完之后却也未接下去念了。柱间听了这段也是很难过,神色哀伤地摸了摸画面上那个黑色的背影,眼睛红红地好像要哭出来。宇智波斑是早就过了会因为故事而感动的年纪了,看着柱间难受的模样,竟也被惹得少有的伤感起来。

“好了,这个故事不好听,不讲这个了。”

宇智波斑语调稍微提高了一些,想让自己听起来活泼一点。这个故事的结局并不美好,他不忍心读来让柱间难过。他想把书合上,柱间却抓住了书页不给他动作。

“后来呢?”他红着眼睛追问道,“因陀罗和阿修罗,他们后来怎么样了呢?”

宇智波斑看着柱间湿润的双眼,话到嘴边又说不下去了。他犹豫了片刻,终究是波澜不惊地更改了结局:

“后来啊......因陀罗和阿修罗幸福快乐地永远在一起了。”

柱间一听这美好的结局,立马喜笑颜开了。斑看着他高兴,自己也暗暗雀跃起来。

两个人又吃了一会儿早餐,宇智波斑便换了一些轻松愉快的画册来读,像什么《彩色的犀牛》,《爱漂亮的老虎》,《不高兴的牧羊人》之类的。柱间听的很入迷,不时还要对里面的情节作出评价和提问,比如说“这只犀牛好笨哦”,又或者是“老虎有没有照镜子”之类的。宇智波斑听着他傻乎乎的问题总忍不住取笑他,但还是听的很开心,尤其是柱间认真和他讨论:

“不高兴的牧羊人其实很高兴。他内心很高兴的,但是他面上不愿意承认。”

柱间那样一种生动和漂亮的神情,斑看的有些沉迷。

宇智波斑一口气讲了好几个故事,本来想歇息会儿的,柱间却听上了瘾,一声声央求着他继续讲。直到下人们来敲门提醒他是午饭时间了,宇智波斑才觉得喉咙火烧似的难受起来。不知不觉间,他讲儿童故事就足足讲了整一个上午。

柱间听了要去吃饭,马上气鼓鼓地抱着那些童话书。听到宇智波斑保证回来继续念之后,才勉强接受似的一本本放下,并趁他不留神之间迅速地藏起来了那第一本书。宇智波斑想起来自己也是这样藏起来了叛军的张贴画,好笑地戳了戳奴隶的额头,柱间坚持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恋恋不舍地放下书本跟着他一道去吃午饭了。

宇智波斑饮食时间虽然不规律,可要求却是一向严格只吃素食。他知道不少人爱食荤腥,也不知道柱间的口味究竟怎么样。见柱间很有胃口地大口吃饭,心里默默地也是开心的。

“多吃点。”

他把一碟蘑菇推到了奴隶前方,柱间看起来很爱吃这个。

“不够吃的话我再让他们多做点。”

奴隶向他笑着,一颗米饭沾在他的嘴角显得很滑稽。宇智波斑手指悄悄捻了一点寿司上的黑芝麻,嘴上说着帮他的脸弄干净,借机在他的嘴角贴了那颗芝麻。柱间浑然不知,开心地顶着那颗大黑痣继续吃饭,宇智波斑却被笑的前仰后合,然后蓦地想起了《乐园》来,里面的那两个人是不是也像他和柱间这样快乐呢?

火核抵达的时候,则正是赶上了午饭的结束。宇智波斑的笑容还挂在脸上,他的亲信却浑身泥泞步履蹒跚,没能行好一个礼就跪在了餐厅的正中央。

关于泉奈在北地的调查出来了。


-----------------
啊,最难写的部分是因陀罗的神话部分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0

帖子

20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40
发表于 2019-3-14 22:29: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喜欢这种设定啊,再加上是我喜欢的cp,啊,我死了л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9

帖子

67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56
发表于 2019-3-15 00:53: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开始我以为柱间失忆有阴谋,现在看来是真的失忆了,而且早就认识斑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65

帖子

37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02
发表于 2019-3-15 18:46: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o:o:o:o:o:o:o:o:o:o:):):):):):):):)我又来了,这次吃的好饱,毕竟我今天一天没吃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0

帖子

43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63
发表于 2019-3-15 19:24: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太写的好棒啊!这种设定超带感的wwww我已经忍不住脑补接下来的内容了 虽然现在柱间可怜兮兮的但是无论如何底子里都是黑的吧ww期待下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7

帖子

152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89
发表于 2019-3-15 22:28: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重新发了一遍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92

帖子

40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32
发表于 2019-3-17 20:30: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大大写的肉!大大辛苦了!讲真之前还以为论坛要没人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2

帖子

47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89
发表于 2019-3-17 21:48:06 | 显示全部楼层
总有奇怪的感觉,该不会某人故意装傻吧,哈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  

GMT+8, 2019-10-18 01:48 , Processed in 2.025332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