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http://senjumadara.com
搜索
楼主: Racheee

[连载] 【长篇】乐园(奴隶柱X奴隶主斑)(看清属性再进)

  [复制链接]

0

主题

78

帖子

1248

金钱

战斗单位-AB

Rank: 8Rank: 8

积分
1326
发表于 2019-3-21 23: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呜哇,好久不见的长篇,肉啊,终于过了这么长时间又回到论坛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14

帖子

458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572
 楼主| 发表于 2019-3-24 12:06:15 | 显示全部楼层
Spica 发表于 2019-3-21 11:53
柱間的語言能力恢復得愈來愈好了...恢復正常的時候要怎麼辦...

柱间会慢慢恢复正常的昂,恢复正常的时候啊。。。。斑斑倒吸一口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14

帖子

458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572
 楼主| 发表于 2019-3-24 12: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叶,兼雨 发表于 2019-3-19 23:39
哇秋太太又更新了我好高兴哇!这个柱柱儿在奴隶期感觉也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呀

哈哈哈哈是呀继续写呀!!!你也还在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69

帖子

46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15
发表于 2019-3-25 18:00:58 | 显示全部楼层
诶不知道朱迪记忆恢复之后会面临什么样子的尴尬呢。。一边是(已经被自己酱酱酿酿过的)好看斑斑一边是要去带领的族人_(:з」∠)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14

帖子

458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572
 楼主| 发表于 2019-3-25 23:04: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洛云川 发表于 2019-3-25 18:00
诶不知道朱迪记忆恢复之后会面临什么样子的尴尬呢。。一边是(已经被自己酱酱酿酿过的)好看斑斑一边是要去 ...

那自然是一手美人儿一手江山啥都不能丢是不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6

帖子

348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424
发表于 2019-3-26 10:13: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柱间其实就是彼哈希拉马,斑爷被吃了个干净还什么都不懂,柱帝也真是厉害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8

帖子

71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49
发表于 2019-3-31 01:36: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设定太戳我了,柱间恢复正常后一定会震惊自己做的一切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64

帖子

389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553
发表于 2019-3-31 16:04:25 | 显示全部楼层
六道兄弟这段,有点像圣经的感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14

帖子

458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572
 楼主| 发表于 2019-4-1 18: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12

调查的结果很不好。

今年气温反常地低,首都的降雪无伤大雅,可对于北方而言则糟糕太多了。还未入秋的时候,北境的作物就死了一大半,军粮短缺已经好些时日。而所谓的近期冲突减少,这是根本不存在的。千手率领的叛军们不知是被逼到了绝境,还是趁着北境军虚弱借此打击,入秋之后,边境便一直争端不断,双方死伤不计其数。

然而对于这些危机,泉奈却一边隐瞒不报,另一边强力地镇压,饥寒交迫的北境军出现了内乱。泉奈成年晚宴那夜,监狱的起火以及混入城中的叛军竟都是北境军的人。仔细一想也是,除非出了内鬼,不然防备森严的木叶又怎么会轻易出事?

也正是因此,亲王才不得不连夜赶回北境,继续镇压军中的反叛分子。直到火核领命去查,泉奈虽远在北地,竟都能指派居于首都的手下们要将他封口,火核是好不容易才逃命出来。

斑每听上一句话,脸色就暗上一分。等到火核的报告讲完,他甚至生不出愤怒的感觉,涌上心头的可以说是震惊也不为过。

他不敢相信,面上一如从前温和乖巧的弟弟,怎么会在过去这些年里生成了如此一个暴戾的性子。火核已经是斟酌过才给他上报的内容里,泉奈的手段听来无一不是冷血而残忍,尤其是那一些处罚军内反叛分子的极刑,实在是连他听了都有些不忍。

见他不说话,火核也只能跪在地上一声不出。过了好一会儿,斑才最终问道:

“他回来了没有?”

火核为难地摇头。是啊,谁的话对泉奈来说都是不管用的。

除了他的话。

…...只是不知道现在,他的话也不知道管不管用了。宇智波斑叹了一口气,看来他还是要去一趟北地了。火核则像是看穿了他的想法,马上着急到:

“您是木叶的首领,理应坐镇首都......”

斑挥手打断他道:

“国都要灭了,还什么坐镇不坐镇。”

火核马上闭口不答了。宇智波斑知道他会想通的,北地若是失守,国虽不至于马上被灭掉,但是局势险峻却是毫无疑问的。

“那属下马上令人准备行装,我们即日出发。”火核终于还是说。

“不,你留在首都。”斑命令道,“我不在的时间里,首都的局势需要你来维护。除了你,我托付给谁都不放心。”

火核继续争辩:“可是属下不跟在身边的话,您的起居和安全要怎么保证?”

宇智波斑知道他这是硬要塞给他几个属下跟着。他着实不介意这个,自己转身回了卧室,随便收拾了几件衣服,这次事情紧急,他轻装简从,根本不打算准备马车,别上匕首佩剑便出门了。火核吩咐下去的几个心腹也早已整装待发坐于马上。然后他见火核本人又从后面追了出来,心知又得给唠叨一会儿,干脆直接一拍马屁股,腾的一下便奔了出去。

马蹄蹬得哒啦哒啦地响,猎猎的风在他耳边响起,脸颊被冷洌的风一吹,宇智波斑的心情反而轻松了起来。他不管身后的人跟不跟得上,也不管什么北地局势什么的了,又甩一马鞭,马儿带着他跑的更加的快。身边的建筑物迅速地向后退,他一路冲出了城门,前不久的积雪囤在郊外,基本还没有融化,马蹄步步踩出一朵朵梅花来。

他享受了好一会儿难得的寂静,直到他敏感地感觉到身后一个灼热的视线。

宇智波斑猛然回头,一下子便看到了柱间。

奴隶不知道怎么抢的来一匹马,现在已经一路追上了他。他那久违的好胜心被勾了起来,策马一跃,身下的坐骑嘶吼一声,直向遥远的北方飞驰。柱间也像是不甘示弱一样,一直紧紧地咬着他的位置,竟还能逐渐地追到了他的身侧。

斑看到柱间的直发在风中飘然,那样专注的神情让他心跳有些快。

“斑!”

柱间这时喊他,神采飞扬得一点也不像个傻子。

斑也在笑。四周的积雪更是衬的他发色愈墨,肤白胜雪。

他也喊了一声:

“柱间!”

两个人就这样一路跑了不知道有多久。等到马匹最终跑不动了,天色早就暗了下来,也不知道把后面的人甩了有多远。他们到了落脚的下一个城镇,宇智波斑懒得去寻官衙,干脆在旅馆要了一间房,也亏得他还记得一路上给那帮可怜的手下留了记号,心理毫无愧疚地就带着柱间住下了。

方才他在外面吹了那么老一阵子风,现在室内的温度暖和起来,他那冻的麻木的脸渐渐像是蚂蚁爬过一般开始痒了起来。他下意识地就直接往脸上挠了挠,刚挠两下就被柱间抓住了手腕。

“别抓。”柱间道,“抓花了。”

宇智波斑想了一会儿,这才明白柱间是说他的脸。

“无所谓。”他用另一只手又挠了一下,就算把脸抓花了,他也一点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有所谓。”柱间坚持道,一手捉住了他手腕,“你很好看。”

斑愣了半会儿,竟不知如何反应。阿谀奉承他的人无非都称赞他英明神武之类的,再加上他是一国之主,一族之长,火核的首领,泉奈的兄长,而“很好看”这样的形容词......这完全超出了他对自己的认知。

奴隶突然轻轻摸了摸他的脸。

“没有人和你说过?”

宇智波斑听了直摇头。柱间是好看的,泉奈也是好看的,至于他自己的模样?好吧,其实他一直以来都没有仔细关注过自己的长相,也许不至于太难看?

“也是,他们肯定不会告诉你。”奴隶得出来了自己的结论,“也只有我受得了你。”

斑在心里打了一连串的问号,“他们”是谁?还有什么是“只有”和“受得了”?

他自诩颇识人心,可是柱间的脑子在转什么,他却没有搞明白。他正想去追问,不想奴隶先行一步就把他拽进了怀抱,下一刻温暖的侧脸就已经贴着他冰冻的脸颊了。

“你为什么总是这么凉?”奴隶低声问。

斑倒是从来没觉得自己凉。柱间肤色偏黑,明显是来自于北方的下等种族。北方夏日酷暑,冬天则严寒,下等族群在体温上面可能会更加高些,好适应寒冷的气候。而宇智波一族久居于温和的大陆中央,南边温暖的海风常年吹拂,即使是冬天也都是大多温和舒适的。

“是你太热了。”斑不自觉地蹭了蹭,其实他很喜欢柱间的温度,烫的他心头很是温暖。两个人就这么温存地抱了一会儿,等到宇智波斑终于暖和起来了的时候,后面的手下们也都陆续地赶到了旅馆。

这些人都是经过良好的训练,不然不可能这么短时间内就能追上。现在见到首领身旁多了一个低等种族的奴隶,他们也都是颇有礼数的并未多说什么。宇智波斑见火核不在身旁啰嗦,便让柱间和他们一行人坐在一桌。几人迅速地吃过晚饭,宇智波斑没有什么胃口,草草吃了一些。明日又是接连一日的奔波,他知道自己可不能再像今天这般任性地独自出行了,就寝前花了一些时间和手下们敲定接下来几天的路线安排。

等他们都各自告退后,他推门入房,抬头就看到柱间抱着一本书坐在床上,正借着暖黄的烛光很认真地看着门口的方向,像是一直在等他。

“斑!”

一见他进来,柱间马上就喊他,宇智波斑有一种自己娶了个小媳妇的错觉。

“嗯,看什么书呢?”

他也坐了上床去,随手拿起来了柱间抱着的那本书。单调的黑色漆皮封面烫了两个金色的字体,烛光的摇摆下模糊而迷离的幻象一般。

乐园。

宇智波斑吓了一跳。他不敢相信地眨了眨眼,再次仔细地辨认着这两个字。

确实是“乐园”没错。

他心神不宁,很是急切地翻开了第一页,入眼的就是一片皎洁的月光和五彩的云朵:

“月亮首次升起的时候,天上有朵朵五彩缤纷的云彩。月亮何时升起,因陀罗便何时出发,云彩何处停下,因陀罗便在何处安营。神明的因陀罗啊,我们神圣而高洁的正义之火,祂的无私佑护是宇智波一族的至高荣耀。”

原来小时候他读的这本因陀罗和阿修罗的故事书,名字就叫《乐园》。

见他没有动作,柱间等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碰了碰他的手臂。

“因陀罗和阿修罗的故事,后来怎么样了?”

宇智波斑这才回过神来,咳了一声毫不犹豫道:“我不是和你说了吗,他们幸福快乐地在一起了。”

柱间点头,然后快乐地追问道:“可是他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呢?”

斑想着,要糊弄一个傻子还不容易。他随意地翻着书页,本来打算敷衍过去。

“啊,我们上次讲到......”

可是没等他说完,柱间就迫不及待地哗哗翻到了明显被他翻过了好多次的那一页,连书脊都已经在那里微微凹陷了。

画面上是一个人的背影,夜空中是洁白的月亮。

被那样一种认真的眼神看着,宇智波斑最后只能给他念到:

“因陀罗说,我的刑罚太重,过于我所能当的。你的仇恨太深,过于你所能当的。我看重你,你却要制伏我。我如今离开此地,此生不再与你相见。我将流离于这世上,凡遇我之人必将杀我,你手中也将沾染兄弟的血,有声音从地底不断向你哀告。”

奴隶点点头,这是他上次听到的部分,然后迅速地翻到了下一页,手指霍地戳着插画的正中央。

画面上,因陀罗和阿修罗正彼此对峙着,其中一人身后是巨大的墨绿色佛像,另一人则是几乎同样大小的紫色巨型盔甲战士。

底下有两行字。

“阿修罗说,我既是与你为仇,谁又告诉你要你流离。你为何不在我面前承恩,谁又能给你肉吃。你独自担待不起,莫非是你听了我的声音就感到害怕,你做的是什么事。因陀罗说,你不与我一道。我使你厌恶了,现在我若在你面前承恩,求你立时杀死我,莫叫我见证自己的苦情。”

斑在心里读了读这两句话,又看了两眼那张明显是“准备打架”的插图,心里骂了好几百遍。

他怎么忘了这书还有图片?柱间虽然不识字,可他就算只是看图,看到最后应该也看明白结局了吧?那自己当时瞎改结局又是为了啥?

他的心思绕了好多个复杂的圈圈,最后双手一合,干脆地把书合上了。

“我累了。”

他直接躺上床,稍微调成姿势就把眼睛闭上了。他一副拒绝继续交流的姿态,耳朵却要竖起来仔细听着柱间的动静。奴隶把书收了起来,然后小心下床去吹烛火。斑眼皮前的光线一暗,然后柱间就回到床上抱住他了。

宇智波斑的脸又烫了起来。被进入的那唯一一次他不甚清醒,可只是那一次,柱间的肉体就和快感直接联系在一起了。即使是闭着眼睛,他也能够感觉到柱间强烈的注视,更不用提他自己正在勃起的性器正戳着对方结实的大腿上。

于是他试探性地蹭了蹭柱间的大腿,顿时感觉到那处肌肉紧绷了起来。斑很是得意地去摸对方的阴茎,然而没等他摸到,柱间就并不领情地手脚并用夹住了他,使他并不能动弹。

宇智波斑再次被拒绝,又想起来了自己如同那些面目猥琐的贵族,到头来难为情地只能躺好,努力地想一些无聊的事情好让自己分心,只要睡过去就好了,他想,睡着了就没事了。

可是时间不断过去,他的勃起却依然肿胀着不见消退,睡意也不见起色。他有些自暴自弃地闭着眼睛翻了个白眼,柱间却好像感觉到了他的烦躁,嘴唇亲了亲他的脸颊,然后试探着抚上了他的后腰。

宇智波斑紧张地抖了抖。他的后背很敏感,后腰一处则更是如此,可他竟是由着柱间揉了揉那处凹陷的腰窝,然后手指一伸,顺势滑入了后穴里,一根手指准确无误地压上了一个地方。

他忍耐不住地叹息一声,甬道不自觉地收缩着欢迎着那根粗大的手指。那是一种陌生却熟悉的快感,胀胀地却又酸的发麻,身体就好像要被奴隶揉出什么水一样来的柔软。

见他喜欢,男奴便反复地按摩着那个凸起,熟悉的如同自己的身体。宇智波斑双腿发着颤,勃起的性器还抵在柱间的大腿上,正随着那根粗糙手指的动作不住地滴起水来。他伸手去摸,没摸两下就被柱间制止了。奴隶执起了他的手亲吻舐舔,虽不让他手淫,可就凭着后面的抚摸,没过多久宇智波斑便脚趾蜷起,再也忍不住射了出来。

他已不是处子,却毕竟还是缺乏经验,射过一次后更是全身发汗,有些虚弱的安定下来。

只有柱间能带给他这种畅快,他荒唐地想着,就算以后给了柱间女人,他要不要也还是把他留在身边呢。

“有风从那里刮起,因陀罗埋葬了他自己。”

他突然想起了一句话,应该是《乐园》里的,然而他没能坚持想多久。从前的他不但总是多思,还不停地醒眠。可是现在只要碰着柱间,他便睡的安稳,温暖的黑暗让他久违的安心,没过多久便靠在柱间的胸膛上迅速入睡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1

帖子

77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48
发表于 2019-4-1 18:54: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loveliness::loveliness::loveliness::loveliness::lovelines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  

GMT+8, 2019-10-18 03:21 , Processed in 3.920331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