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http://senjumadara.com
搜索
楼主: Racheee

[连载] 【长篇】乐园(奴隶柱X奴隶主斑)(看清属性再进)

  [复制链接]

0

主题

25

帖子

65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90
发表于 2019-4-14 16:44: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超级好看啊这篇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7

帖子

38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15
发表于 2019-4-17 18:27: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还没看过,是长篇啊,先看看,别是斯巴达克斯设定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3

帖子

1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4
发表于 2019-4-17 21:49:1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设定超级带感的啊啊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6

帖子

17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73
发表于 2019-4-18 00:35: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ω⊙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3

帖子

70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83
发表于 2019-4-19 04:29: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hhh看文越看越起劲,设定很棒啊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14

帖子

458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572
 楼主| 发表于 2019-4-20 17: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章开始要努力泼狗血了。。(捂脸

-----------

13

随着他们距离北地愈来愈近,积雪愈来愈深,路上的城镇也更凋敝。宇智波斑心情愈来愈差,柱间的精神气也是低落的很,不时还会头疼。宇智波斑只道是他脑袋的重伤没好,身上的新伤又未愈,难以受住旅途颠簸。因而每当柱间在他们在途中休憩时缠着他念《乐园》,斑也竟有耐心编下去了。

等到翻到最后的一页,分明是毫无一人的大片龟裂土地,他也竟能指着文字瞎编道:

“从此,因陀罗和阿修罗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了。”

宇智波斑忘不了柱间呼出了一口气,一团水雾映的他的双眼亮晶晶的。

“他们兄弟,真的在一起了吗?”

斑低头看了看那行字,那分明写的是:

“有风从那里刮起,因陀罗埋葬了他自己。”

他面不改色地点头,男奴笑的很开心,伸手小心地摸了摸书页,轻声叹道:“兄弟。”

是啊,因陀罗和阿修罗是兄弟。斑想着,他和泉奈也是兄弟。这一路上,心腹们都已经向他明里暗里提示,泉奈兵权过大,可能生出反心。

“就如同罪恶的阿修罗啊......大人不得不防。”

因陀罗和阿修罗的传说是宇智波一族统治的正当信仰根基。宇智波一族宣称他们是神圣因陀罗的传人,而敌对的千手一族则是恶魔阿修罗的后裔。罪恶的阿修罗野心膨胀,不愿受兄长统领,狠心而残忍地逼死了因陀罗。弑兄后的他下到地狱,受酷刑折磨死不如生,日夜忏悔他所犯下的罪行来。

手下们说的隐晦却明显,他们是害怕泉奈如同阿修罗一般对首领不利,然而宇智波斑无非也就是敷衍几句,心想着若是泉奈真想夺权,便让他夺了就是。就算狠心如同他宇智波斑,却是如何也不能让泉奈下地狱的。

…...像因陀罗一样在风中埋葬了自己,也不是什么坏事。

“我也和因陀罗一样,有个弟弟......不,有好几个弟弟。”

男奴忽地开口,宇智波斑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一听这话顿时惊醒过来。

他勉强镇定下来接道:

“哦?那你说说看?”

柱间显然是因为想起了一些过去而高兴着:

“我有一个弟弟十分的冷静严肃,小大人一样的担着半个家......另一个弟弟很是聪颖过人,年纪轻轻就熟读诗书......我还有一个幼弟,虽然喜欢哭鼻子,可是性子也是十分的倔强坚强的。”

下一刻他却又捂住头,面色极为痛苦,明显是又犯了头疼。宇智波斑揉着他的脑袋,一边轻声问他:

“那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男奴哆嗦着嘴唇,分明努力在想,可却也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只好不断地摇头。

宇智波斑本来想多套出一些消息来,可是到底不敢继续追问下去,只是抱了他的脑袋在怀里摸了摸。他知道奴隶的记忆正在慢慢回来,又生出了那狠毒的心思来,之后竟然暗中吩咐一名手下去寻一种方子,务必是能毒得柱间将过去彻底遗忘了才好。

这个世道,最不缺的便是这些邪门歪道的玩意儿,手下没花多长时间便找了好几个毒回来。可宇智波斑不知道是什么缘故,怎么都还是不满意,药粉几次送到手上,到头来又以乱七八糟的理由一一扔掉了。

他不愿意承认自己心软了。

每次被柱间信任的眼神注视着,每每这个时候他的心都会不由自主地温暖起来。如果柱间喝下了药水,连把他都忘记了的话,那可要怎么才好?

他不敢细想,只好一股劲儿的压缩行程到最短,没过几日便提前抵达了北城。虽是中午,可这城池街道却是除了白茫茫的积雪之外,都是一片萧条,家家户户门窗紧闭,一副大难来头的样子。

宇智波斑看的忧心,直奔北边的城外军营而去。他们这一行人未报探兵,守营的士兵们纵然是惊讶,还是只能放他们入内,慌乱却有序地准备了食宿。宇智波斑等不及他们回报给泉奈,逮住人就问亲王在哪里,问过几人却都推说不知。他看出来这军内是忌惮泉奈,干脆自己去寻,半晌看到远处一个醒目的大型营帐,上方正悠悠飘着宇智波一族的暗色团扇主帅旗,便想也不想便走了过去。

守营的几位士兵几米开外就见到了他,哪里能料到首领突然到达,匆忙上前行礼,声称亲王正在帐中议事,吩咐任何人打扰不得。那几人言语之间吞吞吐吐,神色是掩盖的慌张,宇智波斑心中烦躁,管他议什么事,抬腿就往里面走。那些士兵估摸亦是怕了他的脸色,竟也不敢多加阻拦。

几步路程的距离,他就听见了帐内有些异样的响动。斑没有多想,抬手撩起帘子正准备喊上泉奈一声,刺眼的阳光下却是两条赤裸纠缠的人体,他一下子就把声音咽了下去了。

营内是明亮亮的烧着火炉,泉奈正压着一个少年。少年膝盖跪在榻上,双手被缚在身后而臀部翘起,雪白的两瓣臀肉被强硬的分开,露出的狭小后穴正流着血,可泉奈却毫不怜惜地狠狠肏干,胯下的性器怒张的粗长。

少年看着身形单薄,身体却覆着薄薄的肌肉,看着像是成年不久便送入战场的士兵,稍显稚嫩的身子正在被尊贵的亲王插的一抖一抖的。现在他的半边脸被泉奈一手掼在榻上,看不清楚,露出的另外半边脸却是痛苦难耐,苍白的脸色,半边黑色乱发,微闭的眼皮下的黑色瞳仁,宇智波斑恍神之间,只觉得那是一个宇智波。

弟弟的性癖他无意了解,可这看过以后,便不免比较起自己钟爱的男人来,怎么想怎么不一样。

他喜欢的是小麦肤色,宽肩窄腰,臀腿有力,肌肉硬实的男子。

…...比如说像柱间这样的。

这时,泉奈的腰腹摆动渐渐大了起来,皮肉拍打的声音甚是响亮,鲜红色的血液顺着少年的大腿内侧流的更快,可这少年也硬是一声不吭,尽管眼中的雾气更甚。没过一会儿,只见亲王深深埋进那个少年的体内,浑身一僵,像是在射精。

宇智波斑猛地惊醒,赶紧放下了营帐的门帘。

他没兴趣打断别人的好事,就算是事情紧急,也不差在这会儿,于是他交代了营帐前那几个卫兵,务必要泉奈尽快去见他。那之后他暂时无事可做,一时正好借此观察军情,便度着步子在军营四处走动,入目之处士兵看着虽然略显消瘦,可也算是气色适宜,一点不像火核先前回报的军粮短缺。没等他有机会查清,一个手下就有些着急地找到了他,说柱间方才不知道怎么回事,毫无预兆像是发了疯。他们几个怕伤了他,不敢下去重手,到头来却是很难制服,请首领速速回营。

宇智波斑听着也是紧张,返身迅速回到了营帐,一入室内只看到柱间四仰八叉地被几人压制在地面上,嘴里啃了一地的泥,明明被困的一动不能动,却还要挣扎着哭喊着没人能听懂的话。斑看的心疼,要底下的人放开,却不料奴隶一脱了身就冲着营帐出口奔去。

斑的眼皮直跳,伸脚一下便绊倒了他,双手一个狠抓将奴隶制服在地。

“清醒点!”

他喊,柱间却没有回答。下一刻宇智波斑只感觉手掌虎口一麻,柱间竟然霍地从他的禁锢中脱了出来。

他毫不犹豫,一脚回旋去踢柱间小腹,却被避过,脚踝顺势却被奴隶抓住。宇智波斑只一个翻身,另一腿猛地扫过柱间的侧腰,血肉的震荡伴随着一声闷响,他知道自己踢中了,却由着姿势的缘故不得不侧身落地。

“拿绳子来!”

宇智波斑眼见着属下们迅速将奴隶捆了个结实,也不去洗手上刚才沾上的泥,近身一手钳住了柱间的下巴,恶狠狠地问到:

“突然发什么神经?”

柱间依旧在挣扎,一番打斗之下他浑身上下也都是泥,喉咙里的声音咕噜咕噜响的,发出的声音整个一如从前在市场的那个痴傻的奴隶一般。

“说人话!”

宇智波斑也火了,一脚踹在男奴的胸口,柱间整个摔在了地面,他还似不解气的不住往他的要害上踢,直到连他都踢的有些累了,这才注意到柱间已经一声不吭很久了。

“喂!”

他赶紧蹲下把柱间整个翻过来,只见奴隶紧紧闭着双眼,整张脸却都是泪水,嘴角都破了皮。他拍了拍柱间的脸,才发现奴隶没了血色,体温更是低的不像话。宇智波斑就这样一下慌了神,赶紧吩咐下去找医生,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手指在发抖,解了好久的绳子却怎么都解不开。他干脆掏出一只小匕首,刷刷两下砍断了绳子。

“柱间?”

宇智波斑抱着奴隶,只觉得他越来越凉,喊了他好几次都没有回应。即使医师来的及时,看着柱间被抬到后室的榻上,然后像一只动物一样的被摆来摆去,斑心口那点暖度却不停地变冷。

“首领......首领?”

他的手下们在他的耳边唤他,他却隔了半晌才听到。

“什么事?”

那个手下少有地犹豫道:

“亲王正在营外......是否,还应传他入内?”

宇智波斑这才醒过来,这不是他才让泉奈过来的吗?他用袖子擦了一下脸,努力冷静了心神,走回来了前室,挥挥手示意放泉奈进账。

他因为心中有事,甚至都没有打什么圆场,单刀直入地质疑了泉奈关于北地军粮短缺和军队叛变的事情,而泉奈也完全没有回避,一条条禀明了关于他是如何联合羽衣一族建立了联盟以增补粮食和剿灭叛军,甚至在几日前一次小型战役中击败了千手一族。

至于为何不回报,泉奈笑着解释:

“长老们为人迂腐,火核为人婆妈,而我只是不想你操心,哥哥。”

宇智波斑皱了皱眉头,勉强接受了这个答案。

“原来你心中有数,看来是我多管闲事了。”

可宇智波泉奈却道:

“哥哥怎么会多管闲事呢?从小你就不管我,我其实巴不得你多管管我。”

斑从来都是希望着泉奈自由自在的,听他这么一说,倒是有些不明白了。

“管你?我要怎么管你?”

泉奈上前一步,额边的碎发一飘,斑这才注意到,他的弟弟眼睛也是深邃的很。

“比如像现在这样啊,你长途跋涉跑来北地找我,管我该做这个,不该做这个......哥还记得我小时候可淘气了吧?甚至还害得你从树上摔下来断了腿......当时的我,错越犯越大,我任性地就是想知道哥哥会包容我到何时,哥哥究竟会在什么时候开始生气。”

说罢,泉奈上前一步,像是要给他一个拥抱,宇智波斑却正好后退了同样的距离。泉奈的双手最终不轻不重地变成搭在了他的肩上。

两兄弟均是一愣,

“哥......这是怎么了?”

斑也觉得自己奇怪来着,想来想去也没有想明白,勉强回避了问题道:

“总归是北地局势稳定就好,我放心了。”

说罢就要退掉泉奈的手,不料他弟弟的手劲却越来越大。

“是因为那个奴隶吗?哥是因为他,要让我们兄弟之间生分了吗?”

宇智波斑一听,便知道他在说的是柱间。

“你别把他扯进来,他一个傻子能因为他什么事。”

宇智波泉奈却不愿意就此罢休,双眼死死盯着斑道:

“那个奴隶究竟有什么好的?竟然能够这样迷惑哥哥?”

宇智波斑默不作声,而泉奈见他不说话,却以为哥哥正在醒悟,乘势追击道:

“哥哥喜欢男人的话,就请让我帮您寻思几个可靠的,总比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畜生好了多去!”

这句话不知道哪里戳中了宇智波斑的痛点,也或者是处处都戳中了。他抓住泉奈的手腕拉开了自己的肩膀,一下子把他推开了老远。

“你别管我的事情。那一个你养在营里的小白脸,我也没有管你。”

刚说完这句话,他就后悔了。他本不该拿他不该看到的事情指责泉奈,就好像他不愿意泉奈拿柱间的事情责难他一样。

眼看着泉奈的脸色可是青一阵,白一阵,斑正想说什么安抚的话,泉奈却突然颤抖嗓音道:

“可是我一点不喜欢那个家伙,他只是个千手的战俘,床上也没趣的很,要不是看在那半边......”

泉奈忽地打了个冷颤一样,噤声不说话了。宇智波斑只明白了那个小白脸是个“千手”,后室却出来了一个心腹,低声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

柱间醒了。

宇智波斑心总算放了大半,停了半晌,终究还是和泉奈解释道:

“泉奈,你长大了,有自己的秘密和心思,我没有批评你的意思。在你的事情上,只要不涉及国事,我从来都是给你充分的尊重。我希望你也能以此道理来体谅我。关于我的奴隶的事情,以后我们便不要再讨论了。”

说罢,他揉了揉眉心,也没有理会泉奈是否听进去了,转身就回到了内室。只见柱间一动不动地被绑在床上,虽然一声不出,却睁着一双黑溜溜的眼睛不停地流着泪。

他问了问医师的意见,说是奴隶这是受了什么刺激才犯的疯病,心神震动之下造成的昏迷。现在既然给他灌下提起血气的药水,又给了镇静的药剂,只能寄希望于他休息几日,神志最好能够恢复正常。

柱间晶莹的泪珠顺着他的眼角哗哗地渗入枕头里,宇智波斑看的也很是难过,走近了摸了摸柱间汗湿的额头。

“他说的不像是我们的语言。他到底在说什么,你听得懂吗?”

这军医驻扎在北境也是很有些时日,斟酌片刻后回答道:

“北方蛮夷的语言粗鲁难懂,可凭我略微懂那么的一点,能听得到他在叫一个名字,文意难以复述,但听来像是他的‘弟弟’。”

宇智波斑本打算继续问下去,可无奈这语言实非老军医的专场。于是他只得谢过医师,吩咐手下给他打赏,转头看到柱间已经闭上了眼睛,像是终于累了而睡过去一样。

他终于还是解了那些防止柱间逃脱的绳子,自己犹豫了一会,即使时辰还早,他终究也躺上那张榻。躺了半会,他忍不住探起半个身去摸柱间脸上干涸了的泥印和泪印,不嫌脏地将柱间的脑袋放到了自己的肩窝。

“傻子,你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又变回去了?”

他揉了揉柱间紧皱的眉头,凑近去亲了亲了奴隶的眼睛。

“你是不是很疼爱你的弟弟?我也是,我可疼我的弟弟了,但是我今天为了你和泉奈吵架了......你说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争点气?”

宇智波斑继续揉着奴隶的眉头,轻轻叹了一声。

“越往北走,你就想起的越多?你是不是这里的蛮夷?嗯?只想的起你的弟弟......可是你的弟弟死在了我们宇智波的手上?还是说你的弟弟正在这营中的俘虏?”

他不知道柱间听进去了多少,只见奴隶的眼角又落下一滴泪来,低声用呢喃了一个名字。

宇智波斑听懂了。

“板间。”

-------------
斑你最后问的所有问题的答案都是正确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14

帖子

458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572
 楼主| 发表于 2019-4-20 21:4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木火的HM 发表于 2019-3-31 16:04
六道兄弟这段,有点像圣经的感觉

六道这段就是宇智波一族的信仰,可以算是他们的圣经也不过了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58

帖子

2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60
发表于 2019-4-21 05:5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阵没更新了,更新撒花
别告诉我被泉奈上的就是板间,所谓的狗血就是这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58

帖子

2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60
发表于 2019-4-21 08: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又读了一遍,我确定是板间了
让我来猜一下剧情,柱间和板间就是在泉奈北上平叛的过程中一个重伤失忆,一个被俘,不过柱间是怎么流落到南方的?巨巨还在苦苦支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

帖子

22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29
发表于 2019-4-22 16:4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呀!!!!!!太刺激了!!!!我尖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  

GMT+8, 2019-10-18 02:48 , Processed in 0.56105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