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http://senjumadara.com
搜索
楼主: 海裡一顆桃

[短篇/完结] 【柱斑】La Rosa Negra(人鱼X海盗船长)10/16 Ch.20&尾声121L

  [复制链接]

3

主题

140

帖子

1422

金钱

战斗单位-AB

Rank: 8Rank: 8

积分
1562
发表于 2017-6-18 20:22: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yulin 发表于 2017-6-18 20:19
看到第四章還沒有肉,我勉強相信一下→_→。不過柱帝就是切黑,要是有原型一

定是墨魚。
辣雞系統,居然給我就這麼發了=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31

帖子

170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301
发表于 2017-6-18 21: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柱间选择色诱,斑爷表示这个场景太刺激,好想真刀真枪的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9

帖子

419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478
发表于 2017-6-18 21:59: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太的文笔真是棒棒的,原谅我看了后居然想问。。。为什么斑斑晚上不能出船长室,和月亮有关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82

帖子

870

金钱

战斗单位-六道

Rank: 4

积分
952
发表于 2017-6-19 09: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柱间的套路我表示,很好很强大233333333333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15

帖子

52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67
发表于 2017-6-19 18:40:26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加勒比海盗里的人鱼可以变成人形,不知道这里可不可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0 19: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5

       斑穿着那身湿衣服躺在床上,但是他一直没有睡着。那个传音海螺放在自己的枕边,却没有像前一晚那样一直传出声音。
       你最好给我好好反省一下,狡猾的人鱼。斑看着海螺,心里不住想道,你明明只是一条危险又可疑的深海人鱼,只是因为有趣,黑玫瑰号的船长才会让你留下。
       明天,明天我一定要拿你是问。他抱着这样的念头,睡着了。
       然而第二天一大早,当斑走出船长室时,却发现原本应该睡在船舱门上的人鱼,不见了。他往满是水的船舱看了看,里面游满了各式各样的海鱼,却独独没有那条大鱼的身影。
       难道他出去捉鱼了?斑这么想道。
       斑在甲板上坐了三天,渔网的破洞都要被缝补完了,那条人鱼仍然没有出现。斑继续处理着网子,他从未认识到天色会变化得如此之慢,在这一片了无人烟的寂静地方,似乎过了大约有几十年的时间,远处的太阳才渐渐没入海平面以下,直到月上中天,仿佛已是世纪末头。
       到最后,对于斑来说,他已经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那条人鱼已经离开了黑玫瑰号。
       他看着空荡荡的甲板,还有依旧敞开着的船舱,前几日的吵吵闹闹仿佛只是幻梦一场,尽管斑也清楚地知道,那些并不是梦,那些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只是,梦醒之后,依旧还是,只有他一个人。
       斑抬头,看着天上那轮细细的下弦月,连投下的月光也是如此惨淡不堪。其实过不了几天,就会到新月之夜了。
       其实他一直想着,人鱼会不会觉得日落之后就进房歇息的人类太过奇怪了,或许他能在不久之后的没有月亮的时候,一直待在甲板上。尽管海面上漆黑一片,却可以让他短暂地忘记发生的一切,可以短暂地做回自己。或许还能和人鱼畅谈整整一个晚上……
       然而,现在这个幻想是不可能了,那条人鱼已经离开了。斑虽然没有料到结局会如此之快,但是现在,他接受了这个现实。
       离开他,也好。斑在火光的照射下举起手,至少在人鱼的记忆里,他会一直都是个好看的人类。
       黑玫瑰号的船长拔出佩剑,黑玫瑰号再次浮出了水面,她一如既往地轻巧美丽,曾经是海上最快的三桅风船,没有任何一条船能够追得上顺风行驶的黑玫瑰号,因此也从未有人抓到过她的船长。
       不,她现在依旧是最快的船,斑举起刀尖,直指鲛人海域的方向,整艘船也随之加速行驶了起来,猎猎海风吹拂在斑的脸上,吹落了他的帽子,将一头长发吹散在空中。
       "……”
       然而正是在此刻,斑隐隐地听到了从不知何处,传来的虚无歌声。黑玫瑰号停了下来,歌声也变得愈发清晰起来,那声音是他有些熟悉的。
       但是这歌声到底是从哪里传来的呢。斑四处张望,侧耳聆听,直到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口袋在随之震动。
       斑将那震动的东西掏了出来,正是人鱼给他的传音海螺,此时,因为传来声音而在震动着,仿佛是一个跳动着的小小心脏。
       “你开得太快了,我都要跟不上了啊。”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笑意,从海螺里传了过来。
       那个声音除了柱间还会有谁,这大海之上又怎么会有第三只传音海螺,斑一时内心竟然什么感觉都存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人鱼:“你……你怎么……为什么……”
       这时,又听到船的侧舷处传来了响亮的拍水声,斑走过去往下一看,正是那条纯金色鱼尾的人鱼。
       柱间朝他招了招手,脸上满是兴奋,还没等斑问他为什么要回来,人鱼靠近了船只,如同献宝一般高兴地说道:“斑,我为你带来了礼物!”
       斑想起之前的震动,问道:“什么礼物?歌吗?”他俯下身,手肘撑在栏杆上,“你消失了这么多天,就是为了唱歌?”
       即使惊喜被提前揭晓了,人鱼也丝毫看不出失落,柱间压低声音,十分故作神秘地说道:“这,可不是普通的歌啊。”
       他缓慢且优美地绕着黑玫瑰号游动着,海螺里的声音却愈发清晰。
       “你相信有海神的存在吗,斑?”
       斑笑了笑,回道:“我信,或是不信,与你要唱的歌有什么关系呢?”
       “当然有关系。”柱间信誓旦旦地说道,“因为我要唱给你听的,正是来自海神的祝福。”
       人鱼停了下来,他张开双臂,仿佛是等待心爱之人投入怀抱,他的双目认真且温柔地停留在斑的脸侧。一时间,大海仿佛为了人鱼而停滞了下来,可是很快,那向来杂乱的波浪声竟有些沸腾起来,海水涌动之间,带来了意料之外的和谐前奏。

       “我能否将你比作夏天?
       你比夏天更美丽温婉。

       狂风将五月的蓓蕾凋残,
       夏日的勾留何其短暂。

       休恋那丽日当空,
       转眼会云雾迷蒙。

       休叹那百花飘零,
       催折于无常的天命。

       唯有你永恒的夏日常新,
       你的美貌亦毫发无损。
       死神也无缘将你幽禁,
       你在我永恒的诗中长存。

       只要世间尚有人吟诵我的诗篇,
       这诗就将不朽,永葆你的芳颜。”*

       斑倚在栏杆上,静静地看着、听着,直到柱间结束了歌唱,而他的歌声却依旧悠扬地在大海之上回荡着,久久没有散去。
       斑曾经也听过那些雌性人鱼的歌唱,但是她们大多为了蛊惑船上的水手,歌喉柔软甜美,饱含着未知的魔力,只待人类被迷惑的一瞬间,将猎物拖入海中。
       而眼前的这条雄性人鱼,却完全地不一样。就像他自己所说的,这是海神的祝福,而祝福,是需要真心的。斑能感觉得到,当柱间全心全意地在唱出这首歌时,就在自己的胸腔内,心在砰砰地跳动着。
       只可惜……
       斑垂下眼眸,低声说道:“谢谢你的心意,柱间。但是……我想海神大概是永远不会为我这种人祝福的……”
       闻言,人鱼明显一僵,斑也意识到自己的失言,连忙补充道:“你的歌很好听,柱间,我觉得……用来求偶倒是很不错,我想,这大海之上没有一条雌性人鱼会拒绝你的。”
       柱间抬起头,无比认真诚恳地说道:“这首歌,我只为你一人而唱。”紧接着,他又问道:“你,愿意接受吗?”
       斑震惊地睁大了眼睛。
       他突然意识到,人鱼……柱间这是在用唱歌向自己求婚。明明已经两次三番地拒绝了来自人鱼的表白,此刻,在消失了几天之后,他却仍然回来了,还要向自己求婚。
       他看着人鱼充满期待的英俊脸庞,老实说,这条人鱼的确充满魅力,他歌声中的感情是真切又纯粹的,就连斑自己的内心也被打动。
       若是在从前,也许他根本无法拒绝,即便物种不同,但他一直都相信在大海中存在着无数的可能。
       可是现在……斑无意识地抓紧了船栏,他根本不能接受人鱼的求婚,绝无可能。
       他清了清嗓子,说道:“好吧,虽然大海不会祝福我,但是你的祝福,我就收下了。”人类男子看着人鱼的双眼,竭力真诚,“谢谢你,柱间。”
       柱间的眼睛闭上了短短一瞬,再睁开时,他又笑了起来:“那我还能上船吗,船长?”
       “没用的人我是不会让他上船的……”斑有些冷酷地说道,但是他突然语气一转,“但是,朋友的话,我允许了。”
       柱间发出了一阵欢呼,他一头窜入水下,那鱼尾拍打着水花,待整个身体都没入海水之后,柱间又从水中高高跃起,跳到几乎与斑齐平的高度。他也丝毫没有放过这个机会,转而喷了斑一脸水。
       待斑抹去水往下看去时,人鱼竟然用双手扒拉着炮筒门,斑可以想象得出他是怎么一整个身子都挂在船舷上的,这让他忍俊不禁。刚刚做了坏事的柱间也正一脸无辜着,用尾巴拍打着船身。
       “别拍了!”斑感觉整条船都在左右晃动着,他赶紧往下喊道,一面抽出了佩剑。当黑玫瑰号再一次缓慢下沉时,已经在炮筒门处等候多时的柱间一股脑地钻了进去,那硕大鱼尾爆发出的力量不仅让船颠簸了一下,更是改变了她航行的方向。
       而斑看着调转了的航向,却突然隐隐地感觉到,被改变的还不仅仅如此。

*这首诗歌出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第18首

       TBC
——————————————
       海上歌王,就是这么自信!为柱间大大爆灯(不是)
       这次要说个好消息,因为LFT上的粉丝数快满1400了啦!!(青蛙乱舞.jpg)感谢大家的喜爱和关注!!为了回报大家,接下来我会努力争取日更的!所以还是希望追文的小伙伴能多多给我评论!日更能坚持几天就靠你们啦(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2

帖子

209

金钱

木叶摩天楼外交部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91
发表于 2017-6-21 14:25: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求日更求日更求日更!!!! 呜呜呜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1 16:52:03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好日更,就是日更!           


                                                                                            Chapter.6

       待到新月的夜晚,斑在船长室脱下有些沉重的外套和佩剑,一身轻装地回到了甲板上。
       柱间有些惊讶地看着重新出现的他,愣愣道:“今天,你不……那个,休息啦?”
       斑在暗淡的火光中笑了笑:“天天休息得那么早,也很没有意思,所以今晚来个例外。”他走近了些,蹲下来才能看清柱间的脸,“怎么,你不欢迎我吗?”
       柱间赶紧摇了摇头,他的眼睛即使在夜晚中也闪闪发亮:“那我们继续聊天吗?”
       斑挑起眉毛:“只聊天多没有意思,你去船舱里把酒桶搬上来。”他见柱间仍然满脸的疑惑,又慢慢地用怀疑的语气说,“我在上面写了字的,你应该……”
       柱间这才反应过来,他气呼呼地接着说:“我认识!我当然认识了!”
       斑点点头,又警告道:“不许翻那些箱子,只是去拿酒桶。”
       人鱼像是被他之前的话刺激狠了,猛地一头潜入船舱里,末了,还用大尾巴朝斑拍水。
       斑被淋了一头一脸,其实他也没有刻意去躲闪。
       “这下我们两清了!”他朝水中说道。
       回应他的则是一连串咕噜咕噜的气泡。斑笑了笑,站起身,取了火把,将几个许久不用的火盆都点燃了,一下子,便亮堂了许多。斑坐在船舱门旁,等着柱间把酒桶搬出来。果然,如他所料,木桶先从水里露了出来,斑突发奇想,一脚踩上了木桶,底下的柱间显然没有想到为什么木桶突然变重了,毫无防备地往下沉。
       可是这样的举动多来两次就会让聪明的人鱼察觉到什么不对了,斑也适时收回腿,他一面看着木桶缓慢地被柱间举上来,一面又觉得一头散发将脖子都闷出了汗,转而翻找着发绳。
       等到人鱼把酒桶弄上甲板之后,斑也扎好了头发。显然柱间面对改变形象的他又是有些意外,一时间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斑。
       斑被那样赤裸的视线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别过头去,转而试图撬开木桶。此时没带着佩刀,因此撬得有些困难,斑抬头见柱间仍然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便说道:“干什么发呆,快过来帮我。”
       柱间乖乖地点了点头,随即,就在斑的眼前,一拳砸穿了木桶的顶盖,虽然粗暴意外了些,但不得不承认是最有效的方法。
       斑取出了里面成瓶的朗姆酒,他咬开瓶塞,大口灌了一口,香醇又辛辣的酒液灌入喉咙,带来了一连串仿若灼烧的感觉。斑又拿了一瓶,扔给了柱间,柱间显然没有见过,他好奇地拿在手中看着,问道:“这是什么?”
       “你没有见过吗,这是黑朗姆酒。”斑坐在了甲板上,侧头看着人鱼来来回回研究那个瓶子。
       见柱间终于在瓶子上找不出什么花样,便像斑一样咬开了瓶塞,闻了闻瓶口,惊讶道:“好香啊。”紧接着,他补充道,“我以为人类只会在木桶里放火药。”
       斑笑了笑,又灌了一口酒后,说道:“这个也能够燃烧。”
       “是吗?那这个是用什么做的?”
       “甘蔗汁,我以前听别人是这么说的。”斑回想着,他看着柱间仰头灌了一口酒,人鱼喝得十分谨慎,没有像往常第一次喝酒的人那样被辣得呛咳不止,但还是一脸新奇的表情。
       “我见过甘蔗,我也吃过甘蔗,甘蔗不都是甜的么?”柱间提出疑问,但这下连斑也给难住了。
       他看着满脸好奇的柱间,又觉得自己不该随意搪塞过去,只好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
       柱间点了点头,并没有显露出失望之情,又仰头灌了一大口酒,这让斑不得不出言提醒道:“别一开始就喝那么多,不然很快就会醉的。”
       “是吗?我没有喝过酒,不知道喝醉是一种什么感觉。”柱间老实说道,他抬头看着斑,“喝醉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啊,斑?你是什么时候第一次喝酒的?”
       斑闻言,沉默了下来。一直以来,都是柱间不停地向他诉说着属于人鱼的生活,而他却一直刻意地回避。即使一个人出航了那么久,他也寻找到了新的生活方向,却一直被旧日的噩梦困扰着。
       不,或许说他根本没有从那噩梦中走出去过,柱间的出现也许对他来说并非是梦幻,而是从梦魇中清醒的一瞬间。
       他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斑摇了摇头,仰头一口气喝干净了瓶中的酒液。
       随即,他将酒瓶扔到一旁,拿出了一瓶新的,他没有急着咬开瓶盖,反而像人鱼一开始一般细细端详着磨砂的酒瓶,往昔的一幕幕,仿佛重现在了眼前。
       “我第一次喝酒,是15岁。”他说道,“那时我被人用枪打穿了肩膀,我的父亲为了要清洗伤口时我不会太过痛苦,给我喝了很多酒。一开始,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只觉得辣喉咙,也不知道喝了多久之后……”
       男人焦急的声音又回响在耳边。

       “斑!不能睡!把这个喝了,如果你想睡,就喝这个,我要把你的伤口洗干净,会很疼。疼也不能睡,知道吗!你听清楚了!我们不是发誓一定要去找到……”

       斑猛然晃神,才重新回到了黑玫瑰号的甲板上,他低头咬开瓶塞,猛地灌了自己一大口酒。然后才对一直默默听他说话的柱间说道:“其实根本没用,就算我喝了那么多,感觉整个人都飘起来了,清洗伤口时还是很疼。”
       “嗯,我知道,是很疼。”柱间点了点头,似乎已经忘记了他的问题,转而说道,“你知道吗,鲛人这种海洋的残渣真的很可恶,它们会特地去找一种带着倒钩刺的鱼骨头做武器,不仅被割破的时候会很疼,如果被它们得手,扎到手臂还算好,扎进尾巴和肚子真是要痛死了。”
       斑向人鱼投去怜悯的视线,接着,他颇有些豪气地拍了拍柱间的肩膀,说道:“我会为你报仇的。”
       只见柱间也点了点头,无师自通地举起了酒瓶,斑立即举起自己的酒瓶和他碰了碰,见柱间又是一脸状况外,斑解释道:“这叫干杯,我们……我们人类如果几个人喝酒的话,会为了誓言或者庆祝的话干杯,干杯之后,就要喝光杯子里瓶子里所有的酒。”
       人鱼用力地点了点头,随即和斑一起喝光了瓶子里的酒。
       紧接着,当斑开启第三瓶,柱间才开启第二瓶时,他像个发现新玩具的孩童一样,突然凑上来碰了碰斑的酒瓶。
       斑看向他,人鱼欲盖弥彰,试探性地说道:“额,祝你……为我报仇成功?”
       “好!”斑点了点头,人鱼还是学习得那么快,两人又是一齐喝光了一瓶。
       等又开了一瓶时,柱间故技重施,以别的借口与他碰杯,斑也奉陪了。一连来了两三轮,他是不知道初次喝酒的柱间到底能喝多少,但是这么点对他还是能够保持理智的。
       “斑!斑,斑……”柱间再开口说话时,斑就知道他离喝醉不远了,连话都说得模模糊糊,下一秒就突然整个上半身趴在甲板上,柱间抬起头,眼睛朦胧地说道,“我唱的歌……嗝……好听吗?”
       斑躲闪不及,被喷了个正着,但是他很快就认识到人鱼果然还是与人类有很大的不同,即使喝醉了,从嘴里喷出了酒气也并不腥臭,反而像是混杂了浓缩着的海洋气息,令朗姆酒也变得不一样了。
       柱间见斑迟迟不回答,他握着酒瓶拍着甲板,说道:“你……你果然不喜欢……所以才不接受……”
       斑赶紧说道:“好听,好听,你唱得很好听。”
       柱间听了,又嘿嘿傻笑起来:“真的嘛?”
       “真的,真的。”斑一向对醉鬼没什么耐心,大多是踢下海让他们清醒清醒,可是眼前的这条人鱼,他并不能随随便便地对待。突然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柱间挣扎着就要往前爬,斑赶紧按住他,说道:“虽然我知道你可以离水一段时间,可是你这是要干什么?”
       柱间猛地抬头,差点撞上斑的下巴,还好斑反应过来,堪堪躲开。再低下头时,柱间正以一个极亲密的距离内,直直地看着斑,斑从未近距离地看过人鱼的双眼,而此刻,他突然发现柱间的眼睛是何其的深邃,仿佛真的如同大海一般,叫人猝不及防地,就跌入了其中。


       TBC

——————————
       以后争取更新早一点,这样我可以早一点开下一章,不然我能一直摸鱼摸到晚上(。)大家快用评论来表扬勤奋的我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221

帖子

324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545
发表于 2017-6-21 20: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大大大加油!!!大大的新坑还是一样美味,第一次看到大大直播好激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2 17:0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日更又来了,夸我!
                                                                                      Chapter.7

       “斑……”人鱼轻声地唤他的名字,语气出奇地温柔,这么近距离的说话,之前还是柱间要向他展示捕猎技巧的时候,但有别于充满蛊惑的诱人声线,此刻柱间的声音却如同唱歌那样,斑控制不住自己的,下意识地应了一声。
       “你知道吗,你真的很美丽。”柱间的视线在他的脸上流转着,仿佛是一只爱抚的手,斑感到脸上一阵阵地发烧,“我说的,不仅是你的脸,你的手……还有很多……”
       他说得仿佛是真的一样,斑屏息着,竟然发现自己想听柱间继续讲下去。

       但现实却让他有些失望,柱间又猛地倒了下去,语气活像个三岁的小孩,叫道:“我的尾巴好干啊……不舒服……”
       斑听了,只能认命地把柱间一寸寸挪回他的船舱水池里,他惊讶人鱼竟然这么重,不过也有可能是对方和自己都喝多了的缘故。好不容易把柱间推了回去,柱间又突然用手中的空酒瓶撞了撞斑手中的酒瓶,说道:“谢谢你!”
       说着,开始咕咚咕咚喝起了空酒瓶,但是斑也奉陪了。他一喝完,柱间马上就拿着两瓶新酒,把其中一瓶塞到了他的手里。
       只见柱间模糊不清地说了什么,与他碰了碰,斑问道:“喂喂,你还能喝吗?”柱间随即一仰头,酒液全数倒在了身上,但这还不是结束,柱间倒完酒后身体东倒西歪地,竟然差点要扑到熊熊燃烧的火盆上。
       斑大声呵斥道:“把酒瓶放下,你不许再喝了!”他说着,把火盆往远处踢了踢。
       柱间听了他的话,乖乖放下了酒瓶,却十分委屈,仿佛根本不知道刚才自己做了什么,他嘭的一声把头磕在木板门上,小声说道:“你讨厌我了吗……”
       斑说道:“我没有讨厌你。”
       柱间又突然抬头,眼睛亮亮地说道:“那你就是喜欢我了?”还没等斑反应过来,柱间一把拉住船长的衣袖,说道:“我想听斑唱歌……”
       这下又让斑不确定柱间到底是真醉,还是故意再给他挖陷阱,让他跳下去。
       “我想听斑唱歌!我想听斑唱歌!”柱间像小孩子一样嚷嚷着,只要斑不答应就死不罢休的样子。
       “好了好了,我唱还不行吗!”斑只能应了下来,他一手掐着柱间的脸,说道,“我唱完了,你就去给我睡觉,知道了吗?”
       柱间十分乖顺地点了点头。
       斑站起身,忽然又有些不好意思,因为这歌他只听别人唱过,自己唱还是头一回。为了鼓气,他一口气喝光了酒,扔下酒瓶时人都有些晕乎乎的。他在甲板上走了几步,拔下插着的火把,如同挥剑一般挥舞了起来。

       “让那些人,他们既有吉星高照
       到处夸说他们的显位和高官,
       至于我,命运拒绝我这种荣耀,
       只暗中独自赏玩我心里所欢。

       王公的宠臣舒展他们的金叶
       不过像太阳眷顾下的金盏花,
       他们的骄傲在自己身上消灭,
       一蹙额便足雕谢他们的荣华。

       转战沙场的名将不管多功高,
       百战百胜后只要有一次失手,
       便从功名册上被人一笔勾消,
       毕生的勋劳只落得无声无臭:

       那么,爱人又被爱,我多么幸福!
       我既不会迁徙,又不怕被驱逐。”*

       斑忽然发现,这首歌的内容,何其恰当地应和着,他自己。

       人鱼似乎天生对旋律有着出色的掌控度。即使斑有些遗忘,柱间仍自发地为他接了下去,到最后,磕磕碰碰地也算是完成了一首歌的演唱。可就在最后一个音节落下的一瞬,斑突然意料之外地踩到了地上的酒瓶,整个人重心不稳,要倒下去时,一个怀抱稳稳地接住了他,虽然也让斑半个身子都浸入了水里。
       斑尚且还因为一边挥舞火把一边唱歌,有些气喘,身子也有些热了起来。
       他并不想询问柱间的评价,正在斑心中暗自庆幸柱间这时已经喝醉了,醒来之后也有可能并不记得这段记忆,柱间突然凑近了过来,他的鼻尖若即若离地贴在斑的耳朵上,嗅闻着什么味道。
       最后,柱间声音低沉地开口道:“你好香啊,斑。”
       “啊?”斑脑袋有些昏沉,他愣愣地应了一声。
       可柱间又马上否认了:“不,不是香味……”他仔细地闻了闻,最后实在低不下头了,干脆把斑放在了水里,他揽住斑的腰肢,再一次埋在耳廓处嗅闻了起来。
       斑又一次紧贴在坚硬又炙热的胸膛上,之前被倾倒的朗姆酒被人鱼的体温蒸腾,散发出了比入口时还要美妙的香味,这让已经有些醉酒的斑不由得有些熏熏然起来。
       “你好热啊……”柱间声音沙哑道,但是他并没有要停下来,继续嗅闻着斑身上的气味,像是在用鼻子重新认识着斑。他缓慢认真地从耳廓开始,移到斑的额头与脸颊,而柱间充满酒香的嘴唇就差点要贴上斑的嘴唇,这让他更加两颊滚烫起来。
       “够了吧,柱间,放开我……”他试图推开柱间,却没有成功,人鱼依旧将他牢牢地抱在怀里。或许他抱得真的是太紧了,斑竟然十分意外地感到自己的乳头正贴在柱间的胸膛上,摩擦之间渐渐变得硬实起来。
       尽管之前曾经发生过一次,但斑还是感到了意外和羞耻,他原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有任何感觉,可是现在……
       “你的眼睛好美,斑。”柱间用双手捧着斑的脸庞,他的目光迷茫又真诚,炙热的吐息吹拂在斑的脸上,“像红宝石一样,真美……”
       斑闭上眼睛,轻声说道:“你不能再多看下去,我的眼睛……是不祥的。”
       柱间说道:“这世上竟然会有人将这样的珍宝当做不详吗?”他的拇指温柔拂过斑紧闭的双眼,“我不认为是不祥,这是上天给予你的礼物。”
       随即,一个轻柔的吻落在斑的眼上。
       斑的心脏传来一阵颤抖,即使双眼紧闭,他也感到眼前天旋地转。
       他可能是真的喝醉了……
       然而,下一刻,柱间重重地倒在了斑的肩膀上,响亮地发出了呼噜声响,将他唤回了些许清醒。
       斑睁开双眼,见人鱼已经醉得不省人事,就将他的上半身扶在甲板上,自己则站起身,步伐不稳地往船长室里走。等到倒在床上,他按住胸口,里面依旧传来砰砰心跳。
       而这时,斑感到自己的裤子紧得厉害,在一片旋转的房顶下,好不容易脱掉了裤子,正准备也同样脱去湿透的衬衫时,乳头处再次传来被摩擦的酥麻感。其实斑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还会有这样的感觉,尤其是在这么平常的地方,为什么会敏感成这样。
       为了确认那感觉是真的,斑又隔着衬衫揉搓着乳首,结果酥麻感传来的更加强烈,让他忍不住喘息了起来。斑翻身趴在床上,裆部却被压得极其难受,他往下看去,才发现自己的阴茎勃起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模糊地喃喃着,突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斑孤身航海,禁欲的生活已经是常态,或者说性欲从来都和他毫无关系。
       但是现在,他的身体就像是一条被打破船舱的船只,那些压抑已久的欲望如同海水一样汹涌地涌了进来,要将他彻底淹没。
       他到底是为什么才会变成这样的……
       内心的另一个声音对他说道,都是那条人鱼……
       对,没错,都是那条人鱼……斑把脸埋进床褥里,呼吸虽然变得困难,但是脑子却越来越活跃,都是他,都是柱间,突然的离开,又突然的出现……
       对他说羞耻的话,让他的心脏变得像不是自己的一样,时时乱跳。
       然而他并不能对自己勃起的性器不管不顾,再怎么样,至少在新月之夜,他还是可以尝试着当一个正常的人。当斑握住肉柱时,那个声音又说道,那这么说,他得谢谢人鱼给予了这样的机会。
       斑侧躺在床上,上下撸动着,他已经很久没有自慰过了,以至于眼下的行动让他感到陌生,但是被抚慰的快感却是骗不了人,斑喘息声愈发粗重了起来,他不得不咬住湿淋淋的衬衫,好避免一切可能发出的声音。
       但是过了一会儿,单纯的撸动性器也让斑感到有些无聊,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开始配合着撸动的节奏,用空闲的手揉捏着自己的乳头。
       “唔……嗯……啊……”一时间,船长室内全是斑隐忍的呻吟。
       房顶旋转地更加厉害了,斑干脆闭上了眼睛,专心抚慰起自己。然而,控制不住的,前几日的记忆浮现在了脑海中。柱间是如何蛊惑他的,他是如何变得危险又充满魅力。
       随即,记忆里柱间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斑,你不知道吗,男人的这里都很敏感,只要稍稍的刺激……”仿佛是代替了斑自己的手,柱间愈发用力地对斑的乳头又捏又拉,“也许就会射精了呢……”
       “啊……不是……我不是……你不是柱间……啊啊……”柱间完全没有说过那样的话,但此刻听起来无比真实。
       “没关系,这都很正常。”柱间的声音充满了戏谑笑意,“让我来帮你吧,斑?”他说着,伸手包裹住了斑的手,开始搓弄起了斑的龟头。
       “不行……放开我……啊啊……那样弄……”斑分不清现在到底是什么,只有一味地在快感下屈服,他在床上拱起腰肢,如同一条脱水的鱼一般苟延残喘着。
       “我想射了……我要射了……”斑呻吟着,他说得宛如恳求一般。
       这时,他黑暗的视线中有什么画面正逐渐清晰了起来。柱间一脸真诚且温柔,正是在那个极近的距离下,称赞斑双眼的样子。
       柱间……
       斑整个人重重一颤,挺立许久的性器开始跳动着,射出股股腥稠液体。他深深地喘了口气,举起手,看着上面沾满了自己的体液。
       真的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斑清楚地如此想到。

       TBC

*斑唱的歌出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25首
————————————
         总算是黄了一把,十分的开心(。)不过,人鱼到底是不是真的喝醉了呢,请大家理智讨论=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  

GMT+8, 2019-1-23 08:53 , Processed in 1.47072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