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http://senjumadara.com
搜索
楼主: 海裡一顆桃

[短篇/完结] 【柱斑】La Rosa Negra(人鱼X海盗船长)10/16 Ch.20&尾声121L

  [复制链接]

2

主题

59

帖子

74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33
发表于 2017-6-27 23:37:19 | 显示全部楼层
噢噢噢噢!太赞了!!两人的性格都把握得很到位,但是有些不太明白,斑爷还真正活着么?应该活着吧?话说柱帝解除斑爷的诅咒后,会不会把斑爷变成人鱼?然后两人生出一窝人鱼宇智波hihihihihihi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53

帖子

20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73
发表于 2017-6-28 01:34: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加勒比五居然站了萨杰邪教233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9 16:56:37 |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10

       “如果我说,我能解除你身上的诅咒呢?”
       斑干脆道:“不可能。”
       一开始,他也认为有办法可以解除,他去过了所有能去的地方,找过所有有能力的女巫术士,但最后,都只有失败,那个诅咒依旧存在,永远都不可能消除了。
       柱间却说:“在这大海之上,一切都有可能,不是吗。”他顿了顿,神情变得认真起来,“斑,我没有在骗你,我有能力解除你身上的诅咒。”
       斑闭上眼睛,他笑了笑,却突然回想起柱间向他展示的能力,还有从柱间伤口处流出的金色血液。一瞬间,仿佛灵光乍现,斑问道:“柱间,你不是普通的雄性人鱼,对吗?”
       柱间点头:“我一直没有向你表明,对不起,斑。”
       “不,我也有秘密隐瞒,这下我们两个互相抵消了。”斑捋过杂乱的头发,说道,“我想你的身份一定十分尊贵,才至于要隐瞒吧?说吧。”
       一时间,大海间永远不变的波涛声似乎停止了,柱间的声音无比清晰。
       “我是人鱼一族的首领,继承了海神的名号,我真的有能力为你解开诅咒。”
       斑听了,有些怔怔。他双手扶住了船栏,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接受这个消息。
       “斑。”柱间唤他,斑抬起头来,他看到人鱼身上的伤痕已经纷纷愈合了,柱间目光深沉地看着他,说道,“你知道吗,猎杀鲛人,在大海的律条里是值得奖励和赞扬的行为。我以海神的名义,你的英勇行为可以为你得来解除诅咒的奖励,只要……”

       过去的伤痛艰苦,他一个人扛了下来。世上所有不幸的滋味,他也一一放在口中品尝过了。现在,却突然间告诉他,他可以变回一个人类?
       “不。”斑突然打断了所谓海神的话语,“我不相信你。”
       柱间皱起了眉,说道:“斑,我相信你,你难道不相信我吗?”他追问道,“你在害怕什么?难道你船舱里的金子不足够你招募船员,让黑玫瑰号重新扬帆起航,亦或是回到陆地上,重新生活吗?”
       藏在船舱的秘密终究还是被柱间发现了,那些都是斑多年通过鲛人尸体交易得来的。其实柱间的话也并不是没有道理,那么多金币对他来说毫无用处。只是他一直被过去的生活所影响,尽管被宇智波驱逐了,他也依旧会那些不再承认他的族人囤积金币。
       也是意料之外的,斑并没有因此而生气,他直起身子,抬头望着月亮,喃喃着:“不是我不相信你。柱间,是我不相信我自己。也许这并非诅咒,而是我的命运,终究有一日,我会溺死在这片大海之中。”
       他闭上眼睛,将手中的海螺掷了出去。
       柱间刚想说些什么,就看到有东西从甲板上被抛下,噗通一声落入水中。他游过去捡了起来,也正是靠着这个当口,黑玫瑰号突然加速往另一个方向开航了。
       故意扔偏海螺只是为了吸引柱间的注意力,但是斑并没有料到在这大海之中,所有生物都追赶不上人鱼的速度。几乎是一瞬间,柱间已经出现在了船的侧舷,他大吼道:“不要那么相信预言,斑,那个预言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那它还能有什么意思?!”斑喊道,突然间,黑玫瑰号像是受到了某种阻力,再也无法前行,整个船急停下来,差点让斑摔了下来,他站稳之后,才发现无数鲨鱼的背鳍露出海面,似乎是威胁性地在他的船旁徘徊着。
       柱间在用自己的行为,向他展示着海神的力量,但是这些在斑的眼里完全没有什么用处,他再一次喊道:“柱间,即便你能把我身上的诅咒解除,你能够解除宇智波族人的诅咒吗?我的英勇足够为他们偿还犯下的错误吗?!”
       柱间的声音变得愤怒了起来:“是他们抛弃了你!驱逐了你!斑!”
       海神一怒,大海也在为之震颤着发出轰鸣声响。雌性人鱼纷纷赶来首领身旁,她们的容貌美丽性感,但是比鲛人还要厉害的利爪足够拆了黑玫瑰号。海潮变得一浪比一浪高,雷声阵阵,斑抓稳了黑玫瑰号的船栏。
       他大吼着,撕心裂肺地,几乎将多年压在心头的罪恶和负担宣泄在了柱间的面前:“不管再怎么样!他们曾经也是我的族人!这个诅咒是因为我才降临在他们身上的!如果要解除诅咒,也应该解除他们的!”
       大海渐渐平静了下来,斑终于站稳了身子,当他再次站起身时,柱间闭着眼睛,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过了一会儿,他才睁开眼睛,与斑直视着。当他说话时,话语却像是直直传入了斑的脑海中。
       “斑,我已经明白你心中所想。我唯一要告诉你的,就是即使你的族人全部都抛弃了你,我也不会抛弃你,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流浪在这大海里了。”
       雄性人鱼说完,一直阻碍黑玫瑰号前行的力量消失了,她重新启动了起来。
       斑转过头,看着身后的场景,在一群雌性人鱼中,柱间仍然那么的显眼。
       “对不起,柱间。”他轻声说道。
       这个时候,斑听到雌性人鱼开始齐齐唱起了一支陌生的歌谣,她们的歌喉温柔而悲伤,缓慢地在海面上回响着。

       “夺掉我的爱,爱呵,请通通夺去;
       看看比你已有的能多些什么?
       没什么,爱呵,称得上真情实义;
       我所爱早属你,纵使不添这个。

       那么,你为爱我而接受我所爱,
       我不能对你这享受加以责备;
       但得受责备,若甘心自我欺绐,
       你故意贪尝不愿接受的东西。

       我可以原谅你的掠夺,温柔贼,
       虽然你把我仅有的通通偷走;
       可是,忍受爱情的暗算,爱晓得,
       比憎恨的明伤是更大的烦忧。

       风流的妩媚,连你的恶也妩媚,
       尽管毒杀我,我们可别相仇视。”*

       黑玫瑰号在这旋律中渐行渐远,斑看着应该属于柱间的身影,忽然间,在他还没有腐烂的眼眶里缓缓流出了泪水,顺着下巴滴落进了海中,化为了大海的一部分。



       TBC

*出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40首

——————————————
        莎翁十四行诗痴迷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221

帖子

324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545
发表于 2017-6-29 18:5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大大加油,,话说社么后有肉啊233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 16:5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剧情有参考《加勒比海盗》系列及最新的《加勒比海盗5:死无对证》,没看过的小伙伴警惕稍微有点剧透……

                                                                                        Chapter.11


       斑重新回到了自己的生活。他偶尔与出得起金币的船只做着鲛人的交易。而似乎在突然之间,斑也顿悟了,这样的行为根本没有必要,他船舱里所拥有的黄金已经足够他一辈子在海上撒着玩。       于是,他乔装去了沉船湾,沉船湾由古往今来无数的沉船组成,早已形成了如同岛屿一般的规模,那里不算陆地,因此也是斑在百年流浪间唯一为了消遣可以去一去的地方。
       他特地选择了一个新月夜,而在那个夜晚,斑麻木地一杯接着一杯烈酒,他已经付给酒保足够多的钱,足够到可以把这个酒馆买下来,甚至也足够喝死他自己。
       啊,他怎么忘了呢,他是不会死的。
       他不会老,也不会死,他只会腐烂,永久地腐烂下去。返航的这几天,他骷髅一侧的脸已经渐渐在侵蚀完好的一侧,甚至一到晚上,斑感到最先缺损的嘴唇都是麻木的。他只有拿更烈的酒去刺激,才能感到在躲避月光的梦乡里,他的嘴唇依旧存在,依旧是柔软的。
       偶然间,斑也会忍不住回想起与柱间接吻时的感觉。
       那是他第一次与别人接吻,还是他主动,感觉意外地很好,人鱼不都该冷冰冰的吗,偏偏柱间的嘴唇十分火热,他的舌头也是……
       很快,斑就打断了自己的幻想,他这样的想法无耻至极,已经与对方诀别了,竟然还要回味与柱间的接吻来让自己感到真实。他明明只是一个怪物,一个活死人,一个罪有应得的人,即便是死了,之后也会进入地狱,受尽惩罚与折磨。
       斑不知道后来自己究竟喝了多少杯,但是直到后来他彻底醉死在了酒馆里,他的眼前依旧是柱间的脸庞。
       “该醒来了,罗斯船长。”
       斑猛然惊醒,发现自己并不是在酒馆,而是……
       “海女巫?”
       “正是我。”脸上满是图腾的女人牵起裙子,向他行了礼,随即坐在了小木桌旁,说道,“你醒来得正好,想加入我的占卜吗?”
       斑从嘎吱作响的小床上坐起身,他不知道醉了多久,然而身体却丝毫没有什么感觉,看来新月已经过去了。而此刻的他,正在沉船湾最安全也是最危险的人的房中。
       海女巫危险,是因为她几乎无所不知。安全,则是他与海女巫有几分过硬的交情,她大概是唯一一个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也信任得过去。
       此时海女巫玩弄纸牌,用戏谑的语气说道:“罗斯船长,你失恋了啊。”
       “又从你那些纸片上看出来的?”斑淡淡说道。
       女人摇了摇头,她说道:“我的手下在酒馆里一看就知道,你这幅样子是失恋,根本用不着占卜。不过尽管如此,请你加入我吧,船长?”她指了指地面的座位,斑有些麻木地走了过去。
       桌上还有气味糟糕的醒酒汤,斑喝了几口,停顿下来,问:“你特地从酒馆里把我抗到这里,是不是又想要什么东西了?”
       女巫再次摇了摇头,她笑道:“我这次,可是要来卖你一个人情的。”

       斑闻言,也同样笑了起来:“你这个人精,这个人情肯定比让我寻找大海里的奇珍异宝更重,看来我得慎重一点。”
       女人却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径直说道:“我听闻,不久之前你被人追杀了?”
       斑一怔,他回想起那些已经死在他剑下的海盗所说过的话。
       “有人给我带话,说是所有被大海诅咒的船只都在悬赏追杀我,因为我的性命能够解除他们身上的诅咒。”他问海女巫,“是这样吗?”
       海女巫摇头,她有些感叹:“竟然会传成这个样子,真是想不到……”
       “这么说,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斑,你可知道,在你被那些被诅咒的海盗船悬赏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斑摇了摇头,女人继续说道,“那时候,他们所有人都在寻找着一个东西,虽然虚幻,但却是真实存在的。”
       她顿了顿,吐出了两个字:“海神。”
       斑浑身一僵,落在海女巫眼里,她继续说道:“准确点来讲,是海神的三叉戟。”
       斑皱起了眉:“那是什么?”
       “因为他们得知一个传言,只要找到那个三叉戟,就能破除所有这大海上的诅咒。”海女巫说道,“我得到了消息,你的族人也似乎跟随着那个传闻。”
       斑抬了抬眼:“他们已经不是我的族人很久了……”
       不知为何,从女人讲话开始到现在,斑的内心有些隐隐的焦躁不安,但是他克制着没有表现,因此看上去他的反应算得上平淡无奇,这让海女巫露出了些许泄气的神情。
       “船长,看起来你并不觉得身上的诅咒是件坏事?”她开始抽牌,放在两人之间,翻转过来之后,斑看到了倒转过来的骷髅,手持一把大镰刀。
       他不懂牌面上是什么意思,但却是淡淡说了一句:“这世界上,哪有什么诅咒,只有命运。”
       海女巫又翻出一张,示意斑将牌面翻转过来,牌面上是个倒转的男人,手持与十字架一体的权杖。
       “船长,看来你做了很错的事,不过希望我的消息能让你转危为安。”海女巫说,“你知道三叉戟对大海和海神的重要性吗?”
       斑本能地紧张起来,他摇了摇头。
       “若是在以前,三叉戟倒也没有什么重要的意义,可惜自从女海神科丽布索被封印之后,海神的职责就落在了人鱼一族的首领头上,他……”
       斑急了:“女人,不要偏题。”
       女巫又翻出一张,她终于看到了这次会谈的曙光,正位的‘恋人’。
       “看来你依旧心系于他,船长。”女巫笑道,她无视了斑愈发焦急的神情,继续慢慢说道,“那你知道大海诅咒的来源吗?就是那把三叉戟。”
       海盗根本没有权利抢夺属于海神的岛屿,他们唯一能做的,只有租赁,用他们自己的灵魂,与海神做交易,以三叉戟为见证者。如果他们违约了,没有在约定时间内拿回宝藏,那么宝藏就归海神与大海所有,三叉戟的力量会取走宝藏主人的灵魂,而那些充满怨毒的灵魂,就是诅咒本身。
       女人突然逼近了斑,她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窃窃私语:“你懂了吧,船长?那个三叉戟就像藏宝箱一样储藏着大海上所有的诅咒。最重要的,还有大海的力量,如果海盗们夺走它,只是像传言中那样分离它,就会消除所有诅咒,如果没有分离它……”
       斑接道:“那他们就会……获得大海的力量。”
       海女巫点头:“到那时,那位失去力量的海神只有任人鱼肉,被诅咒的海盗会将他撕成碎片。”
       斑直冒冷汗,他感到自己萎靡的心脏跳得飞快,一瞬间又如同灵光乍现,柱间说他会解除自己身上的诅咒,如果真如海女巫所言,那就是他要放弃三叉戟的力量,他会变回普通的人鱼……
       柱间,会死……
       “为什么?!”斑突然激烈地反问道,“这一切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因为这个传言,就是海神亲口许下的诺言。”海女巫说道,“不久之前,前往寻找的船,他们已经找到了三叉戟,正当他们要分离它时,海神就出现在他们面前,他说以宇智波斑本人作为交换,他就会解除大海上的所有诅咒。”
       斑不明白这件事为什么会与自己有关,海女巫叹了口气,说道:“我猜,船长,那片鲛人出没的黑海海域并不受海神力量的保护,如果你在那附近,是绝对不会被三叉戟的力量包括的,也就不能解除诅咒。”
       海女巫抽出最后一张牌,正是象征牺牲的倒吊人。
       “那些诅咒船只大概一开始悬赏只是为了要捉住你,可是之后传言越传越离谱,变成了要杀死你。可是他们都做不到,听说还被你全都杀死了。你仔细想想,这一笔账,他们会算在谁身上?”
       斑猛地站了起来,椅子砰地一声倒在地上,同时,屋外也传来一声枪响,隐隐的打斗之声正渐渐逼近了过来。
       斑说道:“我要离开了,谢谢你的情报。”
       他刚要离开,却被海女巫牢牢抓住。
       女人露出了笑意:“对不起,船长,我并不是在出售情报,我要与你做个交易。”
       “你到底是谁?”斑大声问道。此时一发炮弹轰了进来,径直砸碎了窗户,子弹也纷至沓来,两人急忙蹲下。
       “我正是女海神科丽布索的封印,黑玫瑰号的船长啊。现在九大海盗王都收到抓捕你的悬赏,但是如果你能从九大海盗王处将西班牙银币拿回来,替我解除封印,我在这里许下诺言,会帮助你和人鱼首领逃脱出来。”
       “你的意思是,我要带你一起跑?”斑在第二发炮弹轰鸣中大声问道。
       “不然你还希望我像人鱼那样游吗?”科莉布索大叫道,“我现在也是个普通的人。”
       斑短暂地闭了闭眼,在那一瞬间他的脑海内满是柱间与他在船上的吵闹时光,柱间看他的温柔模样,柱间的双眼……
       柱间……
       “成交!”斑握住女人的手,他听着外头枪声渐歇,急忙抱起女人抗在肩上就跑。
       这还真是个非常重的人情,一下子,斑的偶然买醉,换来的却是九大海盗王的追捕,还有解封女海神的重任。这种疯狂的日子即使在从前,他也从来没有经历过。
       但一个念头在他的心中逐渐清晰了起来,那些他都愿意做,他唯一不愿意的,就是柱间要因为他们这群破海盗而死。
       “妈的那可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金色雄性人鱼,是世界上唯一的无价之宝啊!”
       斑大吼着,带着女人杀出重围,最终在千钧一发之际跳上了藏在海里的黑玫瑰号。



       TBC
————————————
       夏天写文,键盘比火炉还要烫,手都不想搁在上面打字(捂脸.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221

帖子

324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545
发表于 2017-7-1 20: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大的更新!飞雷神!大大加油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9

帖子

419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478
发表于 2017-7-2 22:00: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写的好带感,忍不住每天都上来看看更新了木有,大大加油(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96

帖子

323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519
发表于 2017-7-3 14:39:01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大加油哦  什么时候在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3 17:14:02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那句话,剧情有参考《加勒比海盗》系列及最新的《加勒比海盗5:死无对证》,没看过的小伙伴警惕剧透……...

                                                                                   Chapter.12

       众人看着黑玫瑰号在顺风的状态下飞快地逃离,皆是气急败坏,海盗王们纷纷下令要奋起追赶这艘海上最快的三桅风船。而他们却不知道,正是在这么个嘈乱的时候,他们的船只却已经被斑悄悄潜入了。
       斑手持着女巫给他的罗盘,罗盘并没有南北指向,却能指出那所谓的西班牙银币放在哪里。他从未做过偷窃的勾当,这还是头一遭。等到他被那些人发现时,还好月光明亮,不算他身中数刀的话,斑全程也可以算得上身手完美了。
       但是他也花了一天一夜,夜里在海底里走着,白日在海上游动,甚至还抓了一只海龟当顺风车,才追上黑玫瑰号。
       当船长本人浑身湿淋淋地爬上黑玫瑰号时,坐在甲板上的女人正望着天空出神。
       “喂,女巫。你所谓的西班牙银币就是这么些破东西?”他将怀里的包裹往地上一扔,露出形态各样的零碎物件,纸牌也有,木球也有,眼镜也有。

       斑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道:“我很好奇,你究竟为什么会被封印?”
       女人闭上了眼睛,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因为,我被人出卖了,被一个曾经爱我的男人。”斑没有再说话,他知道女巫会继续说下去。
       “荷兰人号的船长,在被诅咒之前,也是一个强壮英勇的水手。我们两个,曾经度过了一段非常美妙的日子,他甘愿永远留在海上陪伴我,而我,也赐予了他那样的权力。”她的语气柔软甜蜜,仿佛陷入热恋的爱侣,但是很快,女巫的脸上露出了怨恨的神情。
       “他被赋予了权利,也有相应的义务,我命令他运载海上的鬼魂,为他们引路,十年才能上岸与我团聚。他却因此怨恨不平,认为是我背叛了他,与我长相厮守的诺言变成了将他永远禁锢在海上的诅咒。”
       “就这么简单吗?”斑反问道,“我怎么听闻,是在某一次的会面时,你没有如约出现?”
       女人笑了笑,她并没有否认,只是说道:“啊,他忘记了他爱上的是大海,大海永远是阴晴不定的,她永远都是变化无常的。”
       “那……”鬼使神差地,斑问道,“海神也是如此吗?”
       被封印的女海神抬起她深邃的眼眸,从某种程度上看,那双眼睛隐隐地有些像另一位海神,却没有他那么明亮,也没有那样温暖的温度。
       科莉布索最后说道:“谁知道呢。”
       斑懊恼于如此暧昧不清的回答,正当他想再发问时,女巫露出些许饶有兴致的模样,说道:“斑,看来你也爱上了大海。”
       “什么?不,我没有……你……”尽管现在他并没有身体上的感觉,斑还是下意识地感到脸上一热。
       “我并没有指的是我,而是那位人鱼首领。”女人解释道,她走到了斑的面前,点了点斑的胸口,语气变得低沉且充满了神秘。
       “斑,诚实地面对自己的内心吧。它比你想象之中,更需要抚慰。”但是女人的话语还未引起斑的思考,他就看到女巫想将手按在他空荡荡的骷髅胸膛上时,却突然抽回了手,仿佛是碰到了炙热的烙铁。
       “原来他已经对你……”她眼中难掩意外,嘴里喃喃着,“预言已经开始实现了,斑……”
       “什么?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斑下意识地追问着,然而正在这时,他听到了风中传来隐隐的吼叫声。
       “啧,这么快就追上来了。”斑往后处望了望,那些船只竟然追得这么快,他抽出佩剑,说道,“抓稳了,我们要加速了。”
       然而他在眼风里瞥到,女人似乎不为所动。斑转过头时,只见海女巫抬起手臂,遥遥地指着一串连成倒挂着的问号的星辰,而在问号的末头,一颗星星尤为明亮。
       “看到了吗,那就是卡琳娜星,那颗星星的正下方,就是三叉戟的位置。现在,斑……”女人微笑道,“我需要你做最后一件事。”
       “什么?”斑问道。
       “请你用对人鱼首领说话的语气,对我说,‘科莉布索,我将你从这封印之躯中释放出来’。”
       “这是什么怪要求……”斑有些没有跟上节奏,为什么要用对柱间说话的语气。
       女人催促道:“快一些,船长,不然我们就会被追上的。”
       眼看着追兵已经迫在眉睫,斑只好磕磕绊绊地跟着女人念了一遍。
       然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海女巫高声说道:“想想那位人鱼首领啊!”
       “我知道!我想了!”斑转过身举起剑,操纵黑玫瑰号加速往前,拉开了与追兵的距离。海风吹落了他的帽子,将一头长发吹得狂乱无比,斑努力拢着头发,脑海中却突然回想起了柱间对他唱的歌谣,他们曾经共同唱过的歌谣。
       那首歌,仿佛是在冥冥之中印证着他的命运,却在某个时刻给予了他无比的勇气。
       于是,斑开口了,他应着那首歌的旋律,如念又如唱。
       “科莉布索,我将你从这封印之躯中释放出来。”
       话音刚落,斑转过身去看,那些海盗王的信物凭借着未知的力量悬浮到了半空,随即自燃了起来,化作了袅袅青烟。而那些烟雾却如同有自己的意识,自动地归附到了海女巫的身上。
       女人的身体因此而颤抖,她整个人也升到了半空中,全身痉挛着。慢慢地,她的身体变得僵硬了起来,从指端开始,慢慢变成了石头,直到最后,那位海女巫彻底化作了一座漂浮在空中的石像。可这还没有结束,斑看到从石像的额中迸裂出了一丝红光,随即,那裂缝不断扩大,斑意识到它是要爆裂开来了,急忙转身躲避。
       天地间传来了轰鸣巨响,一瞬间,斑感到自己的心脏砰砰直跳,他急忙按住了胸骨,发现那里真的传来了震动。
       “这怎么可能……”斑喃喃自问着。
       他再次转过身时,那石像已经消失不见,一个悦耳动听的陌生女声响了起来:“终于,我自由了。”
       斑抬起头,看着由海水组成的女海神真身,女海神说道:“谢谢你,斑。”
       斑急忙说道:“刚才,我感到我的心跳了。”
       海神颔首,却微笑着说道:“就像我说过了,你所相信的预言已经开始实现了。”
       “被诅咒的流浪者将得到大海的眷顾,永远溺于大海的怀抱。”斑飞快地背出了那条预言,他问道,“你是说,我要死了吗?我要死在这片大海里了吗?”
       “斑,顺从你的内心。”意外地,女海神说了一句似是而非的话语,而斑,也回想起了柱间也曾经说过,那预言并不是他所想的意思。
       斑大声问道:“那预言到底是什么意思?”
       女海神摇了摇头:“去问人鱼首领吧,剩下的,只有他能够为你解答。”她转过头,看着逼近而来的船只,“接下来我会拉开你们之间的距离,你只需跟着那颗星星,就能找到三叉戟。”
       眼看着女海神的人形即将消散,斑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大喊着:“等等!”他指着自己的脸,经过那般在海中不间断的追赶,他的脸上已经只剩下了一侧的眉毛和眼睛。
       斑觉得他绝对不能就这样去见柱间,一个古怪又固执的想法。
       于是,他问道:“你有什么办法让我看起来好看一点吗?”
       海女神笑了起来,她依旧还是消散在了斑的眼前,然而她的声音却如同人鱼的歌喉一般回荡着。
       “斑,你不明白吗。你在海神的心中,是独一无二的美貌。”
       “什么……”斑愣愣道,这时,他才看到方才科莉布索站立的地方,留下了一块鲜艳夺目的红宝石。他捡在手中,却发现那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红宝石,而是从什么不知名的红石头上凿下来的一部分。
       他隐隐地觉得这东西很重要,便塞入了贴身的口袋中。
       当他仰望着天空,认清航向时,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开始凝聚来了厚重的乌云,那些乌云盘旋着。大海的波浪突然变得大了起来,斑能看到与天上的漩涡相对应,海面也出现了一个漩涡。那漩涡来得悄无声息,又形成飞快,正好挡在了黑玫瑰号与追赶她的船只当中。
       斑驾驶着黑玫瑰号赶紧施离漩涡的范围,而在他身后,无数的船只已经被卷入了漩涡之中,大雨磅礴,而属于人类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被封印的女海神终于回归大海,她是在尽情地释放着自己的怒火,展示着她的极端残酷。
       斑转过头,继续朝着他已有的航向进发着。

       TBC

————————————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电影里解封女海神那段,那句话是要用对恋人说话的语气说出来才能为她解除封印(滑稽.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221

帖子

324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545
发表于 2017-7-3 20:24:53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大大加油,,话说社么后有肉啊233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  

GMT+8, 2019-7-19 03:20 , Processed in 0.288729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