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http://senjumadara.com
搜索
查看: 704|回复: 37

[限制级] 【柱斑】Hands on me

[复制链接]

13

主题

281

帖子

779

金钱

战斗单位-AB

Rank: 8Rank: 8

积分
1060
发表于 2019-8-23 00:33: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p柱斑。
*年齡差,現代paro請注意。
*輕鬆可樂餅車(?),一發完。
-
年長的幼馴染意味著什麼呢。
玩伴、良師益友、家人、或許還是那個偷偷替你在不及格的成績單上簽字的人。
對於千手柱間來說,還有一個比較特殊的意義。
——喜歡的人。
-
千手家和宇智波家比鄰而居,兩家人也很容易在日常生活中碰面。作為宇智波家的長子,宇智波斑比千手柱間大十歲。不知道斑第一次見到柱間的時候是怎樣的光景——那大約是在柱間的嬰兒時期,或許他還被他的母親抱在臂膀之中——但柱間第一次見到斑的情形,柱間一刻也不曾忘記。
那是在柱間四歲的夏天。跟著田島去了別的城市讀中學的斑考回了本地的高中,正把自己的行禮從客車上卸下來。十四歲的少年已經有了流暢的肌肉曲線,輕快地搬運著行李的樣子像極了一隻小黑豹。柱間拿著他的木雕玩具,扒拉在二樓的窗戶上偷偷看斑,眼睛一眨不眨。
吸引了柱間的注意力的,首先是那一頭炸起的短髮。在柱間身邊鮮少人的髮型能夠炸得如此清新脫俗,讓柱間忍不住想到父親從海底裡撈上來的刺刺球。但是刺刺球的刺是硬的,不小心碰到還容易被戳出血來,所以柱間並不是很喜歡。面前少年的髮絲則不一樣,雖然那鴉黑的頭髮頑強地朝著四處翹起,但柱間能注意到那頭短髮迎風而起的弧度。彎彎的,有點像是……對。
就像是喜歡在宇智波家的屋頂上曬太陽的貓咪的皮毛一樣。摸上去肯定很軟,柱間如此認定。
要怎麼樣才能讓這個哥哥給自己摸一摸呢,小小的柱間開始苦惱了,用喜歡的東西交換的話能成功嗎?但是,用自己喜歡的東西是不行的吧……他喜歡什麼呢?
整齊的西瓜頭被柱間揉得散亂,他的木雕被他放到了一旁,但即使他把蘑菇頭揉成了肉鬆頭也還是毫無進展。柱間歎了一口氣,一抬頭,就看到少年以直率而清澈的目光注視著自己。
像是在梅雨天後沐浴著第一縷陽光,柱間忽然覺得周身都暖洋洋的,他想也不想便牽起了嘴角,朝著少年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這就算是第一次打招呼了。
-
當領居家的弟弟和你告白的時候你會如何應對?
……特別當這小鬼是你從小看到大的時候,該怎麼辦呢。
宇智波斑深陷這個煩惱。
-
“我喜歡你,斑。”
從窗外照進來的陽光被窗簾濾上了一層薄薄的紅,跌入了擁擠的室內。還未解開的書包被丟在沙發上,棕色的皮革就像是少年瞳孔的顏色,但遠不及那雙明眸那樣閃爍動人。宇智波斑握著玻璃杯,一手還扶在了冰箱的拉門上,此時卻是完全沒有拿點什麼喝的慾望了。冰箱被斑關上,塑料相貼時發出一聲不大的悶響。這道聲音宛若一道訊號,挺直腰桿站在斑面前的少年吞了一口唾沫,鏗鏘有力地以發出宣言的氣勢再度告白。
“我喜歡你,斑,從我還很小的時候開始就一直——”
“停。”
宇智波斑看了一眼手中的玻璃杯,本想將它放到廚房的吧台上,慌亂之下卻險些將其摔下盥洗台。斑閉上眼睛,勉強靜了一下神。說實話,連他自己也沒想到來自柱間的告白會讓他動搖到這個地步。斑打開水龍頭,看著順滑透明的水柱溢滿了透明的玻璃杯,終於下定決心逼迫自己轉過了身去面對柱間。
“為什麼?”
“誒?”
“我在問你為什麼,柱間。你身邊應該有很多和你同齡的人,比起我,他們有用更多和你相處的時間。在你升入中學之後,我更是只有假期才會短暫地回來一次……為什麼,是我。”
“因為斑是斑啊。”
“……”
千手柱間過於率直的回答讓宇智波斑一時不知該如何回應,他習慣性地將雙手抱在胸前,垂頭眼睛直看著柱間。柱間知道這是斑豎起防備時不自覺的動作,現下的情形只是他預想過的數百個之中的其一,於是少年再接再厲,想要打動他年長的心上人。
“和斑待在一起、和斑聊天的時候的感覺是獨一無二的。無論是和父親、母親、扉間,或者是別的朋友,我都沒有和斑在一起的這種感覺。斑也是一樣的吧?”
“……不,你對我的不是喜歡。只是面對年長的同性時會出現的仰慕而已,這種情況很常見,不要搞錯了,柱間。”
“不對!”
“就舉個例子好了。就算我每次都要好幾個月才能回來,你不是也能安然接受嗎?如果是面對喜歡的人的話,一般都會坐不住才對。但你完全沒有……”
“那是因為!——我知道斑一定會回到我身邊啊!”
少年的聲音一下子拔高,他那雙不太符合年齡的、總是保持著沉穩平和的雙眼此時恍若煮沸的開水,在兩人的視線相處的時候,柱間滔天的情感倒灌而來,讓斑生出一股想要逃避的衝動。然而斑控制住了自己,他毫不示弱地瞪了回去,嘴角一挑發出嘲諷。
“我會回來,是因為這裡是我家。我沒有要回到你身邊的意思。”
“那為什麼斑每次回來都第一個來找我?”
“因為給你帶了禮物,當然是先送給你再回去享受我的私人空間。”
這句話語的言外之意直白地將柱間推到了外人的立場,千手少年因此皺緊了眉。當斑習以為常地準備迎接柱間的消沉的時候——這到底是什麼奇怪的小孩子脾氣,長大了也該改改了吧——柱間卻頭一抬,用處於變聲期而略顯沙啞的聲線慎重地說,“我當然也會因為斑不在而感到寂寞,但我們經常通視頻電話不是嗎?能夠每天都聽到斑的聲音、看到斑的臉,對我來說已經非常……不,這是謊話。”
“但是我知道我沒有立場要求更多,因為對斑而言,我只是一個領居家的孩子而已吧。所以,為了能夠向斑提出更多要求,我想要斑當我的戀人。”
“……口氣可真大啊。”
“但這是我的真實感受哦。”
“這些也可以說是因為你比較粘我而已吧?你從還是小豆丁的時候開始就很愛忘我面前跑,現在是改不了習慣而已。想要肆無顧忌地撒嬌,你現在也只是一個小鬼罷了。”
“你明明知道不是的,斑。”
“哼。”
“……”
沒辦法了。千手柱間想,他想要竭力保持認真慎重的架勢,好讓斑清楚他說的無一不是肺腑之言。接下來這些話……實在是有些不太好開口,但如果不這麼說的話,斑肯定會找各種各樣的理由來曲解他的意思的吧。所以,只能這樣了。
“可是,我老爹說,早上晨勃想到的第一個對象就是喜歡的人!”
“……”
這實在是無法反駁。
饒是宇智波斑也沒想到柱間會如此直白地說出這種話,他驚到不自覺地將胳膊垂了下去,看到柱間快要發燙到冒出煙霧的臉龐,艱難地找回了一些理智。
“你的想法很危險啊,柱間。”
“誒?不,不不不不,我只對斑有這種……呃,不是,我只喜歡斑!從來沒有想過其他人!”
千手柱間再如何也終究只是一個十四歲的少年罷了,本來就面對著喜歡的人,此時更是無措至極。他鬆開了抓在襯衫背後的手掌,慌亂地一邊搖頭一邊揮舞著雙手,動作間氣流滑過他的指縫,讓他被手汗浸濕的皮膚有些涼颼颼的。
“……”
見宇智波斑沉默,千手柱間也放下了雙手,靜靜地站在斑的面前。明明前一天晚上柱間考慮了多種用來打動斑的‘決定台詞’,但如今卻因為太過緊張,想不起來最終決定好的那一個。而柱間想得起的那些卻被他自己嫌棄,這種台詞說出來也沒什麼用,說不定還會讓斑嘲笑他……不行,絕對不行。
……那樣的話,也只能把自己的心情直接說出來了吧。
“斑現在找到實習公司了吧?如果,你在職場,被別的人拐走的話,我是絕對咽不下這口氣的!!”
“哈?”
“我無法想象站在你身邊的不是我的光景!!!”
“……”
宇智波又一次陷入了沉默,他將滿滿的水杯舉了起來,湊到唇邊喝了一口,隨後便一直搖晃著玻璃杯而不再作出任何反應。千手柱間知道這是斑在思考著什麼的時候的神情,這已經算是很大的成功了,柱間耐心地等了一會兒,見斑還是不把水杯放下,便識趣地先告辭回去了。
反正他知道斑在考慮這件事情了。
現在,只需要等待斑的回復就好了。
-
等到玄關傳來‘咔噠’的關門聲後,宇智波才將水杯放下。天知道他為了不要一用力捏爆這脆弱的玻璃而花費了多少自製力,他將杯中的水一飲而盡之後,才踉蹌地來到沙發旁,將自己砸到了柔軟的棉墊子裡。
沙發上放著的軟枕取用了蟬絲質地的枕套,冬暖夏涼,摸上去十分舒服。此時那光滑的表面上被斑抓出了幾道深深的皺褶,在陽光之下被打出深壑一般的陰影。宇智波斑將臉埋在枕頭背後,口中斷斷續續地發出無意義的音節,最後只能煩躁地一咂舌。
柱間到底怎麼回事!
居然!!喜歡我嗎!!!
宇智波斑的腦子一團混亂,或許是他剛剛強行保持理智的反彈,現在他的心中只被紛亂的情緒所撐滿。斑很糾結,非常糾結。
首先第一個問題。
——答應柱間那自己算犯罪嗎??
……不對,為什麼我要答應他?
宇智波斑愣了一會兒,把自己的額頭撞上一旁的靠背,腦海中兩種截然不同的想法正在劇烈碰撞,時而分離,時而混為一起,讓斑頭疼到想要衝到隔壁去把柱間狠狠揍一頓。
什麼怕我在職場遇到邂逅,我還怕他在學校和別人交往呢。
等一下,宇智波斑,你冷靜下,柱間可比你小了整整十歲。
可是如果我拒絕了他他轉頭找別人交往,那???
……說起來我剛表現得還行吧,維持了社會人的餘裕吧。
絕對不能被柱間這麼一個中學生看遍。
不對,最重要的是。
——喜歡柱間嗎?
……。
那當然,廢話。
宇智波斑更加頭疼地回想起,自己晨勃時第一個想到的對象,也是柱間。
-
千手柱間回到房間後,便忍不住打開了自己房間窗戶,想要看看斑還在不在宇智波家的客廳。雖然,是斑的話說不定已經回到房間去了……或者乾脆拉上了窗簾去做起了晚飯的準備。面對比自己年少很多的柱間的時候,斑總是端著一副兄長的架勢。柱間知道這是斑無意識的舉動,畢竟他本來就是長兄——但同樣地,柱間也是千手家的長子。
柱間希望斑能夠將他當為平輩,而不是弟弟。
……雖然柱間也知道隔著10歲的年齡差實在是有點難,但他會很快地成長起來。
不需要斑等太久。
然而,讓柱間沒想到的是,斑既沒離開,也沒有拉上窗簾。
……這樣的斑可從來沒有出現在柱間的面前過。原來,斑並不如他表露的那樣無動於衷嗎?柱間有些驚訝,他將半長的頭髮撥到腦後,蹲下身子不斷調整著角度,想要從橘紅色的窗簾之間看到更多的斑。
真可愛啊。
——我的斑。
-
距離宇智波斑答應和千手柱間交往至今,已經過了三年。千手柱間順利拿到了高校畢業證書,正享受著他高中生活的最後一天。身為會學生會長的柱間被人群包圍著,他的胸前戴著特質的領花,這是屬於畢業生的榮耀。聚集在他身側的人們不約而同地將目光打量在了他外套的第二顆紐扣上——但因某種緣由,沒有一人敢向前討要。
千手柱間在校這幾年一直是校園中的傳說。無論是學科還是體育都穩坐榜首,為人風趣隨和之餘又不缺領袖氣質,和師長們的關係也非常好。如此優秀的柱間當然擁有一批愛慕者,但每次收到告白的時候,柱間總會以已經有了戀人為由婉言拒絕。
然而在高中整整三年,沒有一人曾見過千手柱間口中的這位與他極為恩愛的戀人。柱間時常因要處理各種各樣的事務而留校到晚飯後的時間,所以也不存在什麼放學後一起約會的人。而在節假日,據柱間親友的觀察,他也只是在家讀書或和家人一起登山而已。柱間的日常生活可以說是十分乏味,全然不似一個在談戀愛的人。
終於有一日,作為柱間的同學兼表妹的旋渦水戶按捺不住好奇心,朝柱間問出了這個深埋在許多人心中的問題。千手柱間撓了撓臉,從褲兜的袋子裡面掏出了自己的手機,眉開眼笑地告訴水戶他的戀人就在裡面。
——沒想到那個濃眉大眼的千手會長,居然是個沉迷於二次元紙片人的宅。
有部分人因此對千手柱間幻滅,也有相當一部分人鬥志昂揚地想要將柱間拉回現實,讓他感受到真實的女孩子……和男孩子的美好。在此之後,千手柱間遇到了許多使人啼笑皆非的事情,但他只是用包容的態度面對著那些男男女女,臉色無波無瀾半點不變。
千手柱間這種淡定到了一定境界的模樣又再度吸引了一批追隨著,而且他這副沉迷虛構世界的模樣反倒讓不少人鬆了一口氣,人們不需要無欲無求的神,需要的是有目的有貪慾的人王。一時間,在學生之間便興起了一股討論千手柱間的二次元‘嫁’到底是什麼角色的風潮。
反正並沒有對本人造成什麼實質性傷害,而千手柱間本人也並不在意自己成為別人的談資,於是學生會也沒有多加干涉。
只是……我喜歡的可不是什麼二次元,而是活生生的人啊。
千手柱間有些無奈。
-
下午是街道在一天中最為熱鬧的時刻,窗外人聲熙攘,歸家的孩童唱著稚嫩的童歌,間或還能聽到看家的狗狗看到小主人時興奮的呼喊。這是最平凡的、微不足道的幸福,也是最讓人眷戀不捨的溫情。
在一窗之隔後,宇智波宅、斑的房間內卻聽不到這些吵雜的聲音。斑關上了隔音的窗戶,闔上了床簾,周遭只剩下空調機所發出的嗤嗤風聲。房間正中央的矮桌上擺著兩杯麥茶,裡面都灌滿了冰,然而直到這些冰塊漸漸融去,化出來的冰水從滿溢的杯口滾落到桌上留下深色的水漬,這房間中的兩人也還是對其視而不見。
宇智波斑仰著頭,費力地接受著戀人急躁而熱情的吻,他的額頭和臉側卻已滲出一層薄薄的水霧。正值青春期的少年心中滿懷躁動,見到心上人便忍不住在腦中塞滿遐思,千手柱間熱切地吻著斑,雙手熟練地將質地上好的襯衫從這具精壯的身軀上扒下來。
得知宇智波斑今天會回來是前一天晚上得到的消息,於是千手柱間便特意花了午休的時間處理了本該在放學後解決的事務,至於剩下的部分——不得不說扉間的工作能力是真的很強,作為兄長,柱間能夠毫不猶豫地給予肯定。
由於兩家關係很近(雖說兩位父親們並不承認),所以千手柱間在同宇智波夫人打過招呼後,便能夠徑直來到斑的房內等待他的回歸。柱間對這個房間並不陌生,除了他自己的房間,這裡可以說是他第二熟悉的地方了。遊戲機和卡帶擺放的位置,書架上哪一行擺著什麼樣的書,甚至斑將日記和舊物放在那裡柱間都記得一清二楚。當然,柱間並沒有去窺探斑的隱私的愛好,只是斑在放置這些東西的時候從來都沒有避著柱間。
千手柱間坐在房內,近乎屏息地聽著宇智波斑打開玄關的聲音,聽他用那低沉優雅的聲線低喊‘我回來了’,聽他一步一步邁上樓梯接近自己。在斑打開房門的一剎那,守在門後的柱間便將斑一手拉到了自己懷中。
千手家的體格一直頗得上天優待,特別是柱間,他在十六歲時便已經突破了一米八的大關,看得出還有不少的上升空間。在成年後便維持了179cm的身高的斑總是對此氣得牙癢,此時也不得不被一個高中生攬在懷中。
他們已經有將近一個月沒有見面了,雖說幾乎每晚都會在視屏通話中聊聊彼此的近況,但柱間還是渴求著斑的溫度和觸感。此時迫不及待的千手甚至無法控制住力氣,他用兩隻瘦長的手臂箍住了斑的腰背,湊在斑的頸脖旁像隻大型猛獸那樣嗅著伴侶身上的氣味。
宇智波斑所能做到的抗拒,大概只有讓柱間先把他的西裝外套掛到衣架上,隨後他便被心急到過了頭的戀人拽到了床上。
千手柱間和宇智波斑很快地便跨過了一壘和二壘——也就是牽手和接吻。斑本以為他會更有餘裕一些,他的自信出於他比柱間豐富十年的人生閱歷,但事實上他對上柱間時總會莫名其妙地被對方帶著走。正因年少所以才更加勇敢無畏,正因無所顧忌才能夠坦率地將一顆真心奉上,面對千手柱間以自身為底牌而展開的攻勢,宇智波斑終是潰不成軍。
“……等、柱間……唔……”
宇智波斑費力地抬起手,扯了扯千手柱間身後柔順的長髮,它們比斑記憶中的又長了一些,現在大約是到了腰。他的襯衫已經被少年從腰間盡數扯了出來,可憐兮兮地被揉成皺巴巴的一團,而那雙不停作亂的手已經打起了他腰帶的主意。斑撇過頭,勉強躲過柱間窮追不捨的舌,來不及喘多幾口便連忙抓住了柱間摁在他腰帶上的手。
“不能做下去。”
“我知道的,斑。我答應你的事情絕對不會食言。”
“……”
在兩人交往之初,宇智波斑便和柱間說清楚了——在柱間從高中畢業之前,他都不會和柱間做到最後一步。柱間還記得那時候斑臉上的破窘和不容忽視的認真,他知道斑在擔心什麼,無非是認為千手柱間年齡還小,判斷力還不夠成熟,以後或許會為交到一個過於年長的同性戀人而感到後悔。柱間尊重對方的想法,所以他願意答應斑,即使他由衷地認為斑的擔憂是不存在的。
猶如冥冥之中的命中註定,柱間知道自己只會戀上斑。
像是向陽的花朵追逐天上的日輪,河中的游魚尋覓皓月的倒影,世間萬物皆有所求。而柱間深知自己所想要的,便是那一直陪伴在他身邊的,還未被任何人辨識出來的稀世珍寶。
千手柱間強壓下欲衝破心口的悸動,他用穩健的雙手解開斑的褲腰帶,如同拆開一份他獨享的禮物,即使早已知道了裡面的內容也依然無比期待興奮。金屬部件發出了輕微的響聲,卻遠不及兩人的喘息聲明顯。一將斑的褲子褪下,柱間便急不可待地將斑的腿打開,將自己壓到了斑的跨前。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別讓我等太久。
-
“火核,幫我把會議推遲兩個小時。”
宇智波斑將方向盤轉了一個方向,同時對著電話的另一變如此說道。剪裁得體的定制西裝在他身上分外合襯,暗紅的領帶給他暗色的著裝添上一分狂傲。他敲擊在方向盤的手指上覆著一層薄薄的黑色皮料,那是如同他的髮色一樣深邃的黑,連正午的陽光也無法照入其中。他的目光輪轉之間望向了窗外的車水馬龍,導航盡職盡責地將他引向了一條合適的道路,使他能夠準時地在那一場盛會出現。
學校門口的路段不適宜停車,宇智波斑也沒有做久留的打算,他將愛車停到了一旁的街道旁,一邁長腿便從車上垮了下來。手工皮鞋上沒有多餘的皺褶,每一道反光都恰到好處。斑踏步,以君臨的氣勢走在了石灰質的道路上,他在西裝外面還披著一件純黑色的大衣,此時隨著他的步伐搖曳,迎風而起時如同勝者的披風。
宇智波沒有理會旁人詫異的視線,他徑直走入了敞開的校園中,縈繞在斑周身的凌厲氣勢雖然已經被有意識地收斂了不少,但對未成熟的少年少女們來說也過於鋒利了。宇智波所到之處如同摩西分海,人群紛紛默契地避讓到了兩側,用好奇又驚訝的目光打量這位格格不入的來客。
大約已經沒有人多少記得,宇智波斑在十年前也是這所木葉高等中學的學生了。或者說,已經完全認不出面前這將霸道詮釋到了骨子裡的男人是當時的那名問題學生——斑雖然成績優異,但總是在放學後打架而被師長們擔憂。
千手柱間的位置並沒有離大門太遠,他就站在操場旁邊的跑道上,接受著同學的祝賀。本來校園中充斥的熱鬧談笑聲倏然轉為靜默,千手柱間恍若有感地抬頭,便看到宇智波斑朝著他步步逼近走來。
在眾人們的眼裡,便是千手會長留意到那奇怪的男人後,以絲毫不落下風的氣勢迎了上去。作為學生會長,千手柱間理應對這個突兀的客人問上一兩句,好保證校園中平和寧靜的氣氛,即使他的就任期只剩下短短的幾個小時。然而讓所有人沒想到的是,那黑衣黑眸的男人來到柱間的身前卻沒有停下腳步,而是直接貼到了少年身上,手臂一抬便勾住了千手柱間的頸脖,從腦後兜了一圈的手掌摸索著柱間還帶著稚嫩氣息的臉龐。
“久等了?——darling。”
宇智波斑的臉龐湊得極近,柱間呼吸時噴灑出去的鼻息都能順著那人的臉龐飄回來。那人優雅的嗓音如同最上等的弦樂,此時斑刻意壓低了嗓音,那柔軟的舌尖抵著牙齦,稍微一彈,這甜蜜又迷人的詞彙便從嘴裡跳了出來。柱間不知道這上揚的尾音是否也是斑的有意為之,但他知曉他內心最深層的渴望也被這一道短短的音節勾了出來。
猛獸的飼養員親手將鐵欄杆和枷鎖雜碎,在牢籠外招手讓它出來。自由的味道是何其芬芳,柱間知道他所尋覓的一切將在這一刻之後盡數為他揭曉——而他已無法忍耐更多。
千手柱間握住了宇智波斑剩餘的手,他用力地攥緊了那人的手掌,流沙會從指尖流逝,但斑不會。他人的存在多餘到令人生厭,柱間的眼中再也沒有除了斑以外的任何事物。千手的步伐很急切,但宇智波卻閒庭信步沒有半分著急,此時更像是被強行拖著走在了柱間的背後。柱間走了幾步,便轉過身直接抬起雙臂將男人橫抱在了懷中。宇智波斑哼笑了一聲,在不及反應的群眾們駭然的目光中被千手柱間抱到了車內。
宇智波斑本以為千手柱間會直接把他丟在後座——但不知是不是格外牢固的交通安全觀還在千手柱間的腦海中佔據了一席之地的緣故,柱間繞到了車前,將斑塞到了駕駛座裡面,而他自己則是坐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
“噗。”
“我不和你開玩笑,斑。”
接收到戀人的調笑後,千手柱間的臉上卻並沒有多少笑意。他的目光駭然如雄獅,口中所吐出的話語直白到旁人難以想象——當然這並不包括宇智波斑,千手柱間在他面前一向坦誠得可怕,“你是想讓我在這裡干你,還是你自己挑個地方?”
Alright,我還得自己選地方讓你享用我是嗎?”
宇智波聳了聳肩,他戲謔地將眼眸瞇起,那雙烏黑的瞳孔深處仿佛滲出了不顯的紅,“但誰讓你是我的darling呢。”

“如你所願。”
-
宇智波斑將車駛入高檔的別墅區域,來到了一座還未裝修完畢的兩層小樓前。此處離宇智波和千手兩家的住址很遠,光是開車都要將近一個小時。斑此時選定這裡除了就近以外,也是因為這裡不會有他人打擾——就算那討人厭的千手扉間猜到他們要做什麼也進不來。
由於還未裝修完畢,車庫中還丟著一些雜物和建材。宇智波斑避過它們,剛將車停到了預留好的位置上,他扶在遙控桿的手便被柱間抓住了。
“到後面去。”宇智波斑說著,但是他語調中的顫抖已經明顯到了無可辯駁的地步。他和柱間同樣等這一天等了很久,他用盡殘存的理智將安全帶抽開,剛打開後座的車門便被先一步如內的千手柱間給拽到了車內。
宇智波斑有些後悔沒有開最寬敞的車來,但這輛車是相對比較好洗的,也算是有它的優點。斑趴在柱間的身上,抬起柱間的臉便吻了過去,唇瓣相貼之後兩人都默契地張開了嘴,他們吮吸著彼此的舌尖,吞嚥著混為一起的唾沫。熱度逐漸升溫,他們也越漸沒有了束縛,狠厲的動作與其說是熱吻不如說是撕咬,只有緊貼到鮮血淋漓的地步才能壓下心中愈加旺盛的烈火。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9

帖子

27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46
发表于 2019-8-23 00:48:12 | 显示全部楼层
哦!!年下!!!!总是充满热情的青春期的年下!!!赞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

帖子

40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48
发表于 2019-8-23 01:03:37 | 显示全部楼层
从lof奔来吃粮~太太是劳模啊啊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3

帖子

33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46
发表于 2019-8-23 01: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太太投喂!年下的柱斑也是别有风味wwww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3

帖子

16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49
发表于 2019-8-23 06:33:15 | 显示全部楼层
lof来的!!我爱太太!!!
年下太好吃了呜呜呜(┯_┯)
想不到柱间你个浓眉大眼的竟然也喜欢二次元(不是hhh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

帖子

13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8
发表于 2019-8-23 07:57:01 | 显示全部楼层
神仙太太,我觉得年下更能突出柱间天然黑的气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186

帖子

483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669
发表于 2019-8-23 08: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妈呀,居然是这样的年龄差,真是更文劳模啊
不过感觉年龄差确实容易造成不安全感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90

帖子

81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71
发表于 2019-8-23 08:58:34 | 显示全部楼层
年下啊!吹爆太太!去吃肉肉大餐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6

帖子

7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83
发表于 2019-8-23 09:43:21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分少见的年下哎!我嗑爆他们!太太码字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6

帖子

348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424
发表于 2019-8-23 10: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啊,简直太可以了,少年柱和成年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  

GMT+8, 2019-10-18 02:10 , Processed in 0.301139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